男人窝

明星库 导航

罗美薇:天王嫂子

  罗美薇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情逢敌手》当中饰演了一个角色,从此踏入影坛。她于张学友因为合作电影《痴心的我》而结缘,罗美薇陪着张学友走过了人生的低谷,两人的感情平淡而持久。1996年他们结束了10年爱情长跑而走向婚姻的殿堂,婚后罗美薇持家有道,使得张学友的资产不断增长,张学友也对其呵护有加。

  罗美薇个人资料

  中文名:罗美薇

  外文名:May Cheung

  别 名:May May

  国 籍:中国

  民 族:汉族

  出生地:中国香港

  出生日期:1965年9月1日

  职 业:演员

  代表作品:再战江湖

  主要成就:1985年,拍摄《开心乐园》

  1986年,拍摄《双龙吐珠》

  1992年,拍摄《女儿当自强》

  配 偶:张学友

  活跃年代:1985年-1996年

  年 龄:48岁

  子 女:张瑶华 张瑶萱

  身 高:162CM

  星 座:处女座

  体 重:49KG

  个人生活

  家庭生活

  罗美薇和张学友的恋爱过程,也和普通人一样,经历了甜蜜、争吵,直到平淡。他们的爱情冷暖,和普通人没有两样。结了婚以后,学友和美薇的婚姻生活像一般人一样围绕着柴米油盐。但是,生活本来就是在平淡中品出它的味道。张学友说自己是一个专一的人,看他和罗美薇走过的这段爱情历程,我想没有人会怀疑它的真实性。

  1996年2月15日,张学友和罗美薇在英国伦敦秘密注册结婚,走进结婚礼堂,结束了长达10年的爱情。

  2000年,张学友和罗美薇的女儿出生,取名张瑶华,两人全心全意抚育女儿。

  次女张瑶萱于2005年出生。1999年,世界小行星协会给予张学友为一颗小行星命名的机会,张学友将此颗行星命名为罗美薇的英文名“MAY”。

  罗美薇持家有道,多年来为学友任财政大臣,代他投资保财买楼无数,令学友成为大业主,学友感激爱妻,对她特别尊重。

  张学友和罗美薇在合作电影《痴心的我》时坠入情网。交往初期,张学友还没有走红。个性温婉的罗美薇陪着他走过了那一段人生的低谷。当他在歌坛不如意、常常酗酒浇愁的时候,美薇依然在他的身边,不断地安慰他,鼓励他,让他重拾自信,重新在歌坛上站立起来。回想起那段日子,学友说:“在我最潦倒的时候,我看到了美薇对我的真爱。”

  家庭

  因为双亲离婚,罗美薇从小是和婆婆一起生活长大的,1996年2月15日,罗美薇与张学友在英国首都伦敦注册结婚,共同组织一个令人称道的幸福家庭。现时二人育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张瑶华,小女儿张瑶萱。

  感情

  进入娱乐圈后与梅艳芳共同上契何冠昌夫妇,结成契姐妹,此后两人关系如同亲生姐妹般,这段亲情一直到梅艳芳逝世。1985年在拍摄电影《痴心的我》而认识张学友,二人开始恋爱。人们都说张学友和罗美薇是明星中的“地下情”的“鼻祖”,因为他们曾在1988年宣布分手,但随后在1991年又宣布复合,传闻是因为当时张学友演艺事业处于低谷,而在1991年张学友事业稳定后两人迅速的再一次公开恋情。二人感情转趋稳定后,罗美薇选择转向幕后,辅佐张学友,逐渐淡出娱乐圈。

  生活特点

  罗美薇在单亲家庭长大,缺乏完整家庭的温暖,心理上一直缺乏安全感,对人不信任。即使对婚姻,她也一直存有恐惧感,是张学友令她对婚姻有信心,她才肯委身下嫁。

  罗美薇有洁癖是人共皆知的事。她什么都要消毒,大女儿瑶华

  出生时,亲友送她婴儿用品,她也要别人拿去消毒一番才肯让BB穿上,情况一度令亲友尴尬不已。学友也被管制得很严,他在外应酬回来,一定要把烟酒味全散清才能入屋,马上冲凉。罗美薇本人也一直不停地洗手,她总是让保姆把家具抹个不停,这让保姆不知所措。

  她因不敢用公共场所浴巾,从不在健身房洗澡,而且随身携带消毒喷雾,上高级餐馆也自备餐具,住饭店必定用清洁剂、消毒水狂擦浴缸、马桶,几乎到神经质地步,据了解,最让张学友尴尬的是她曾在梅艳芳丧礼,因别人咳嗽、打喷嚏,不悦地用手左拨右弄,有点失礼。

  洁癖事件

  2002年5月张学友在录制邓蔼霖电台节目中,承认太太罗美薇患上了洁癖。最近有香港媒体报道,称罗美薇的洁癖近年越来越严重,非常影响张学友与两爱女的日常生活。日前记者就发现张学友与两爱女齐齐到附近的南湾沙滩嬉戏,虽然离寓所只是约十分钟车程,但罗美薇仍是全程无影。

  张学友和罗美薇一直是演艺圈的模范夫妻,罗美薇和张学友结婚后,一直深居简出,专心相夫教子。两人育有13岁的大女儿张瑶华和9岁的小女儿张瑶萱。罗美薇有洁癖众所周知,对于家人和家佣的清洁罗美薇则更加重视,全家在外用餐时都会自带餐具。张学友曾表示,自己一向不修边幅,因而不时与爱干净的太太吵架。有指他们夫妇二人在3年内更换近20名菲佣,被菲律宾驻香港总领事馆列入黑名单。

  其实多年以来,罗美薇的洁癖一直被外界视为一种病态,谁知做了妈妈之后,她的洁癖有增无减,明显升级。

  罗美薇对家人的健康和卫生“过分”照顾周到,不少的行为却颇让人费解。

  行为一:除了家人、学友和照顾女儿的佣人外,其他人一律不准接触女儿,以免她受到细菌感染。 行为二:每次出外用膳,罗美薇都自备碗筷,有一次忘记了带私家碗筷,被迫无奈用餐厅提供的餐具,不过要当场用开水不停地清洗,然后再以纸巾擦拭数十次。

  行为三:张学友的朋友买了衣服送给女儿,并表示要她穿上试试,但罗美薇立刻拒绝,表示要拿回家洗干净才可以穿。

  行为四:每次全家出外旅行住酒店,罗美薇必定带上清洁剂和消毒水出门。一进酒店的房间,她会立刻先跑到浴室把马桶、洗脸盆和浴缸洗干净,然后再把消毒药水洒在地毯上。

  行为五:在与张学友一同出席梅艳芳的葬礼,去火化场的途中,有人在车上打喷嚏,罗美薇当时反应非常大,用双手不停左扇右扇,令张学友非常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