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冷暖 导航

最凄美北京爱情故事——刻章救妻男拷问医保之痛

编辑:小男2012-07-17 13:46:13

刻章救妻夫妇

  网友感叹又相信爱情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他们生活在北京,他不帅,她不美,但是一见钟情,最后走在了一起。几年风雨,他没钱,而她失业了,却相濡以沫;不幸她患上了严重尿毒症,他费尽本不多的家当,为其治病,不离不弃。

    由于她没有北京户口,办不了医保,为救妻,他铤而走险,刻了假章,用假章收费单让医院为她透析4年,骗取医疗费17万……

    后来他被抓受审,他说这一切他都未曾后悔后,只能能让她不必自己先死。

  我又相信爱情了。

  ——网友跟贴 

  对话廖丹▶▷

  没想那么多

  就是不想让她先死

  记者:钱对你来说非常重要?

  廖丹:你说呢,医院如果说不要钱,说“你来吧,给你媳妇透析不要钱”,我比谁都乐。

  记者:你怎么想起用假章伪造收费单的?

  廖丹:她病成这样,我总不能掐死她,哪怕有一点钱给她治病,我何必去刻假章?

  记者:私刻公章时,有没有想过后果?

  廖丹:逼的没办法了,没想那么多,就是不想让她先死。

  记者:你要真的被抓进去了,他们怎么办?

  廖丹:最担心儿子,儿子很懂事,也知道学习(指着满墙的奖状),但他还小没人照顾,觉得对不住他,妻子能活三个月还是五个月,都是她的了。

  记者:孩子跟你比较亲是吗?

  廖丹:是的,我小孩自打生下三个月,我就自己带到现在,我孩子说“爸,你放心,你要饭我都跟着你”,我说“行了,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记者:网上把你刻章救妻的事情称作是因为爱情,你相信爱情吗?

  廖丹:爱情?我没文化,我不懂什么叫爱情,但我觉得人要有良心。

  记者:其实像你妻子一样陷入求医困境的患者不少,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

  廖丹:反正别学我,不希望他们像我一样犯法,尽量申请医保、救助基金吧。

  记者:可现在许多人像你一样,甚至不知道有哪些救助形式。

  廖丹:我对救助体制也不懂,就希望政府救助体制完善一些,能让我们这些没多少文化的人也能知道该向哪些机构求助,别让更多人像我一样,走了弯路,走了绝路。

  对话杜金领▶▷

  他都是为了我

  我还能说什么

  记者:你们两个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吗?

  杜金领:以前也总是拌嘴,自从我生病之后就几乎没有了,(指着屋里的空调说)家中唯一的空调装在我和儿子睡觉的房间。

  记者:你一直不知道他私刻公章?

  杜金领:他什么都没给我说,只是说你别管了,只要我活着就会一直给你看病。他太傻了,我要知道,绝对不让他干。

  记者:他被抓后,你有没有生气?

  杜金领:也生气,但他都是为了我,我还能说什么。受审前一天他一宿没睡,临走前掉了泪,这个月低保仅剩下的100元放在我床上。他说他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这100元留给我,能吃几顿吃几顿。

  记者:听说他身体也不好?

  杜金领:糖尿病,挺严重的,但是为了我,他根本没顾上给自己看,平时就是从朋友那里拿点儿药维持着,连测个血糖都顾不上。

  记者:心疼他吗?

  杜金领:(哽咽的杜金领此时已经说不出话)

  廖丹,41岁的北京爷们儿,坐在堆满了账单的床边,埋着头抽着烟,时不时发出沉沉的叹息声。

  东南五环外怡景城景西公寓的一间老房内,50多平的屋里堆满了衣服、药瓶和杂物,墙角布满了黑黑的蜘蛛网,衣柜上积起了薄薄的一层灰,矮小的餐桌上有昨天吃剩的腌黄瓜和半个馒头,墙上贴满了“优秀学生”的奖状。

  为了给身患尿毒症的妻子做透析,在2007年11月至2011年9月的近4年间,廖丹私刻医院收费公章,涉嫌伪造收费单,骗取医药费17.2万余元,后被检察院以诈骗罪起诉,最高或将获刑十年。

  昨日,廖丹向北京东城法院退还全部案款,款项来自于捐款。

  这无疑是一个情理与法理、私德与公义高度矛盾纠结的悲情案件。廖丹以犯罪的方式挽救了一条人命,该如何厘清其中的善与恶?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表示,廖丹家庭悲剧的背后,凸显当前医保覆盖窘境。

  身陷无底洞 “一年12个月,12个月在借钱,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被我借怕了”

  15年前,26岁的廖丹经人介绍结识了比他小两岁、在工厂当焊工的河北人杜金领。1998年,两人成婚,两年后儿子出生。婚后的生活虽不富足,但也过得去,然而好景不长,两人的单位先后倒闭,他们只能到处打零工。

  2007年前后,在按摩院工作的杜金领被查出患了尿毒症。透析是唯一的治疗方法。但昂贵的透析费很快让这个家庭陷入了困境。

  “入不敷出”这个词用在廖丹身上再合适不过。

  根据相关规定,廖丹一家每月能领到1700多元低保,两年前这个数字是1536元;妻子生病后,开“黑摩的”拉活儿便成为廖丹唯一的家庭收入来源。廖丹告诉记者,“每天早晨六点到做早饭这段时间出去拉活儿,一天也就能赚得三四十元”,这就是廖丹所有的经济来源。

  廖丹一周要给妻子做两次透析,两次费用是420元,一个月算下来是3360元,“加上每月的药费和打针费要超过4000元”,杜金领告诉记者,这还不包括廖丹自己治糖尿病的医药费。

  当记者问到有没有想过借钱时,廖丹苦笑着说,“一年12个月,12个月在借钱,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被我借怕了,他们也都说这是一个无底洞”。

  廖丹坦言其实很感谢朋友们的帮衬,“有时候朋友们直接给三五百的,也说是不用还了,但是没办法,借到最后朋友们也都敬而远之了”。

上一页 1 2
展开更多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