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导航

同性恋妻子:老公从没看过我脱衣服 婆婆叫我找男小三

编辑:小男2016-04-12 11:14:28

  同性恋、同性恋的妻子,是怎样的一种存在?这个身份特殊的群体,在中国每个角落,隐秘又庞大。自己的丈夫是同性恋,是每个人妻不愿提起的痛,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名受害者一样。

  电影《明天记得爱上我》截图

  电影《明天记得爱上我》截图

  生完孩子,刘思琦才发现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坐在电脑前,她疯狂地搜索有关“同妻”的信息,瘦削的肩膀抖得厉害。

  在内心深处,她始终不肯接受丈夫是同性恋这个事实,直到有一次,丈夫在梦中叫出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她彻底心碎。

  没有质问和争吵,丈夫很快摊牌。刘思琦写了一封遗书,发在了一个男同论坛里。她准备跟丈夫好好聊一聊,然后就跳楼。

  2015年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在中国大陆,约有1600多万女性嫁给了同性恋或双性恋的男子。调查发现,超9成的同妻出现了抑郁症状,超1成的同妻有过自杀行为。

  像刘思琦一样,她们大都毫无防备地跌入有名无实的婚姻。但受传统观念、社会制度、法律规范等因素的桎梏,她们大多选择沉默,忍受着冷漠甚至暴力的丈夫,少性甚至无性的婚姻,以及性病、艾滋病的威胁。

  她们明白,只要社会不能接纳同性恋,同妻就会作为受害者背后的受害者一直存在。

婚后一个月,徐洁送给前夫的生日贺卡

婚后一个月,徐洁送给前夫的生日贺卡

  “到现在他都没看过我脱衣服的样子”

  从发现丈夫是同性恋,到现在已经过去10年。刘思琦觉得自己老了挺多,皮肤也不好。

  她伸出两只手晃了晃,和剥洋葱(ID:boyangcongpeople)说:“10年了,愤怒已经平息,但焦虑一直存在。”她咧嘴苦笑,泪水在眼里打转。

  而在外人看来,她却有着一段令人羡慕的婚姻。中产,有社会地位,在结婚后的第2个月,她和丈夫有了自己的孩子。那时候,他们34岁。

  一切都如此美好。但产后半月,她半夜起来喂奶,经常发现丈夫会匆匆关掉浏览的网页。她产生了怀疑。

  最后,丈夫忘记下线的QQ,泄露了一切。

  “我的世界彻底崩溃了,自己最爱最信任的人,骗了我10年,”刘思琦激动地说,“如果不是父亲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就跳下去了。”

  帮她照看孩子的父亲,打电话让她回家喂奶。

  孩子把她从绝望中拖了回来,成了她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在南京,近乎同龄的陈素春比她有着更深的痛。13年的婚姻生活,丈夫人前热情健谈,人后冷漠暴躁。

  “长头发揪着撞向地板,头脑一片空白,绝望极了。”她说,“新婚后,夫妻生活一个月一次,他让我算好排卵期,到那天才会同房,直到第六个月怀上孩子。”

  此后,丈夫以“前列腺疾病”为由,再也不愿有肌肤之亲。

  离婚刚满一年的徐洁,也仍然心有余悸。从相亲到离婚不到一年的时间,兴奋、猜疑、绝望、恐惧填满了这位大学教师的生活。

  婚前,在翠绿的日记扉页上,她写道:“美好的风景在后面。”但事实上,她甚至不曾与婚姻有过真正的照面,拍结婚照时摆拍的接吻动作成了她印象中最亲密的记忆,“到现在他都没看过我脱衣服的样子。”

  不仅如此,婚后一个月,前夫的男朋友站出来“让我把他的男人还给他”。

  “婆婆要拿刀捅死丈夫。”徐洁前夫说服不了父母,只能把算命、偏方一一试过。最后婆婆下跪,以跳楼相逼,乞求夫妻二人不要离婚。

  徐洁说,在同妻和同性恋的问题上,几乎每一个同妻都遇到过菜刀和膝盖。接受不了同性恋子女的父母,通过生命和尊严的威胁,试图掰直他们眼中“病态”的子女。

  一个被广泛引用和认可的数据是,“中国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有2000万,其中80%会进入婚姻或已经在婚内,约有1600多万女性嫁给了同性恋或双性恋的男子。”在国内男同性恋研究专家、最早研究同妻的教授张北川看来,在男同性恋群体不被社会认知和接受的情况下,“男同进入婚姻势必造成对女性权利的践踏”。

  在他针对男同的一项调查中,选择进入婚姻的男同,绝大部分不会在婚前向妻子透露性取向。

  一份历时三年跟访同妻群的社会学调查,也佐证了同妻的现实困境:“逾九成人遭遇过家庭暴力,三成人在婚姻中没有性生活,但仅有三成人选择离婚。”

上一页 1 2 3
展开更多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