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 导航

宁波慈城游记 在传承韵味中永恒的千年古城

编辑:小男2016-03-25 17:55:03

  慈城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有一种与世俗不相同的慈悲、信仰的力量,让人足够联想起那过去的古香古色,韵味悠长。让人不禁想要深入,想要了解它的过去历史。

慈湖

慈湖

  慈城外的慈湖宁静温润,滋养着这座千年古镇,湖边景致令人流连。

  对一座小城,有时我惧怕听过于悠远的历史。华夏文明历经数千年,有多少真正留下痕迹后又得以善待和传承?有时我也惧怕听风水和格局,格局当初一定精心设计过,又有哪一处保存完好、风水依旧?

  宁波边上的慈城,建城史可追溯至公元前437年吴越勾践时期。房玄龄的孙子房琯因吃了败仗被贬到这里做了县令,他心心念念不忘长安城,依照当时国都的规划建了个迷你版。这些,如今都在?如今怎么可能还在?带着疑虑,甚至预备好的失望,我走进慈城。

  不是随便哪个城都敢不化妆的,即便是古城。初入慈城就进了清道观,便见道观的黑色飞檐与缓缓的小山、植被的苍翠搭配得正好。赶上旅游淡季,一派安静。慈城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眉清目秀。

  走到县衙,慈城的县太爷府可不像古装电视连续剧里出现的那般简陋寒碜。足够宽敞的大门里,正堂二堂、东西六部科房等等,一丝不苟。

慈城地图

慈城地图

  好的古建筑里必贮存了光阴,光阴里埋藏着故事。丰年或者灾荒的民情,租赁或者典当的违约,良善之辈和奸佞一党的冲突争斗……都没有什么新鲜,都曾在这县衙过堂,历朝历代的日子都是日子,百姓都是百姓。

  慈城还有庙宇,城西北有一座妙音精舍,把观音供于架在水上的亭阁中。慈城还有慈湖,小径两侧的红梅和白梅正开得热闹,相互搭讪,旁若无人。远处小山上修行的和尚下山来,三三两两,袈裟恰与景致相配。不知怎么,这里让人想起黄永玉先生笔下的凤凰。湖湘的野气和苗人的巫风自然不属于慈城,但已经足够撒野和发呆,足够不慌不忙地慢慢长大,任何一个童年,都不该在高楼大厦的空调房间里被修剪。

  忘掉建城史2400年的赫然数字和从房玄龄之孙与长安城借来的名气吧,慈城就是慈城,自足、完备、自得,足以想象。昔日生活在这小城里的人,心是有地方放的。在这小城,无论县衙、孔庙、校士馆,都供着土地爷,一方本土小神看管着一方水土呢。俗事、信仰、教育、娱乐,小城哪一点没把人照顾得好好的?围绕着慈城的山,6月还出产杨梅,品质是浙江数一数二的。

  是否,过往所受的教育出了问题?县衙欺压百姓,师爷为虎作伥,牢狱关押良民,城隍庙散布封建迷信,孔庙宣扬吃人的礼教,科考场徇私舞弊禁锢思想……何时起,古代社会好像难见一丝清明?而在慈城感受到的,分明不是这样。

孔庙中的泮池

孔庙中的泮池

  慈城素有崇扬儒学的文化氛围,自唐宋至明清,慈城一带出进士519人,近现代又涌现出周信芳、秦润卿、冯骥才等一大批名家。

  地处西南边陲又属于纳西族的丽江之外,哪一处的古城不包含新建?慈城做到了承诺中
的“修旧如旧,绵泽后世”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慈城的保护开发公司在当地简称“慈开”,语言的无意识透露出当下对“开发”的热忱和对“保护”的含糊其辞,而慈开最大的功劳还是在于保护,并因此在2009年获得了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荣誉奖”,这归功于总经理严再天。

  严总在新加坡有过任职经历,对于工程质量,他极其严格,古建中哪里能走一根电线他都要亲自查看过。慈开公司在慈城古县城之外的五平方公里土地上担任一级开发商,以新城养古城。他最不愿意被说成是地产商,自诩“保护开发”的使命在身。

冯俞宅

冯俞宅

  冯俞宅内的一所偏房在2013年的台风中被毁坏,自2013年进入修复阶段,工匠专门从东阳请来,用传统的工艺进行重建。

  慈城的保护开发,他大概这辈子也做不完了。他在慈城留下的手笔,不仅仅是仿真乱真的县衙和校士馆,还有整体的框架。比如,县城的城墙已无法复原,那就选遗迹留存最好的小东门,给它盖上玻璃罩,像卢浮宫前贝聿铭设计的小金字塔,城墙索性用黑色金属框架象征,现代感也不违和。再比如,城隍庙里发现了宋代的石础,他留下考古发掘现场般的遗存,在目前建筑地平面持平处铺上载重的厚玻璃,你可以俯视千年前不显眼的柱基,却无法对这份保护之心不动容。

空旷的小巷

空旷的小巷

  一位当地的居民满载货物走过空旷的小巷,小巷尽头是一座名为“恩荣坊”的明代石牌坊,脚下的石板路也未曾全部换过。对慈城来说,保护重于开发,恢复有价值的古建重要,让生活其中的人们继续安心地生活也很重要。

  慈城曾是水乡,1950年代为适应行车,填平了河道。今天的慈城有些路面有明显区隔,标识着哪里过去是水道。慈城的水系能复原吗?“先来一段试试。”严总回答。于我而言,在古建纷纷“复原”的趋势下,已经不纠结于新建还是修缮了,只要新建的不“新”。我感动于慈城依稀仿佛还原了旧日的生活和心灵秩序。

 慈城年糕

  慈城年糕

  金源旅游公司隶属于“慈开”,浙江并不缺乏古城镇的旅游资源,乌镇和西塘的效益都高过慈城,如何合理开发慈城,困惑是每一天都要面对的。像最有名的特产慈城年糕,虽然把城隍庙隔壁的火神庙改建成了年糕馆,年关时销路也不错,还上了《舌尖上的中国》,一时名声大噪,但当地的老百姓没有多少经商的意识,枉费了商机。然而,商机是最重要的吗?西塘的长廊下成了另一个丽江,家家卖起了咖啡追求小资情调,乌镇西栅景区赶走了原住民用以招商,是不是多少有些“变味”呢?

上一页 1 2
展开更多
标签:宁波古城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