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活动 导航

《一个勺子》发布会 陈建斌赞蒋勤勤旺夫

编辑:小男2015-10-26 13:46:40

  金马奖电影《一个勺子》发布会在北京举行,王学兵陈建斌情同手足,但是由于王学兵吸毒事件的发生使该部电影的上映时间推迟了将近半年直到11月20日才公映,精彩情节和人物精彩演绎让这部片子大获好评。

《一个勺子》发布会

《一个勺子》发布会

王学兵《一个勺子》定档

王学兵《一个勺子》定档

勺子兄弟

勺子兄弟

  王学兵《一个勺子》定档 “勺子兄弟”横空出世

  获得了第51届台湾金马奖的5项提名、并一举拿下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新导演两项大奖的电影《一个勺子》在北京举行了定档发布会。当天下午,导演陈建斌携主演蒋勤勤、王学兵、金世佳现身发布会现场,一起见证了《一个勺子》的又一个“奇迹”。在宣布电影定档今年5月1日公映的同时,还曝光了首款“翘翘板”海报来展示《一个勺子》的含“金”量。

  王学兵陈建斌追忆青春 “勺子兄弟”默契十足

  发布会当天,筷子兄弟王太利倾情助阵。从大学开始就是情同手足好兄弟的王学兵和陈建斌,俩人当即成立“勺子兄弟”组合,现场“挑衅”筷子兄弟,决心要比一比拼一拼。此次,为了支持陈建斌的处女作,王学兵不仅零片酬出演,甚至可以说是“豁出去”了。王学兵笑言:“那造型,我妈都快不认识我了。”不过,正是因为王学兵的那股“勺劲儿”,他还凭借《一个勺子》获得了金马奖“最佳男配角”的提名。现场,王学兵和陈建斌追忆起了“匆匆那年”的青春记忆,陈建斌爆料王学兵爱写诗,“以前我们居无定所,借住在一个朋友家里,对方刚买了一个冰箱,王学兵写了一首《冰箱颂》”。对此,王学兵表现的十分谦虚:“这方面我对于他来说完全是皮毛,你可以问蒋勤勤,他给你写过好多诗吧?”现场,“勺子兄弟”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整个发布会的气氛被俩人的默契衬托的十分轻松欢乐。

  “中国最大碗拉条子”震惊全场 王学兵被赞“精神勺”

  《一个勺子》是一部具备浓郁西北风情的喜剧电影,“勺子”是西北方言,即“傻子”的意思。在导演陈建斌看来,“勺子”并不是贬义词,它更多的是指一个人的执着和善良。在他看来,王学兵正是这样一个灵魂、精神上的“勺子”。陈建斌透露,“他有很多业余爱好,实际上都是很小的小孩子才会喜欢的,比如拍照片拍东西,比如喜欢自己捣鼓一些短片,音乐,有时候看上去,这个人都这么大年龄了,还在搞这个东西,真是勺得不轻,但是他一直坚持了下来,在我看来这是难能可贵的,我觉得我们人不能太正常了,时不时的要勺一下,这个勺能够让你灵魂得到平衡,精神上得到平衡,然后你才能是一个正常的人,如果一个人从头到尾活了这么大,每天24小时都很正常,那这个人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勺子。”

  不过,发布会现场,筷子兄弟王太利特意带来了一个长为1米的惊艳的大勺子。除此之外,还有主办方精心准备的直径为160厘米,碗的高度是65.6厘米的青花大瓷碗,里面是由二十位厨师耗时三天制作出总重量约为750kg的拉条子,荣获大世界基尼斯中国之最记录,令在场的媒体和观众惊叹。

  《一个勺子》发布会惊现“中国最大碗拉条子”

  一碗打破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的 “中国最大碗拉条子”出现在荒诞冒险喜剧电影《一个勺子》定档发布会的现场,而该片主创陈建斌、蒋勤勤、王学兵、金世佳一起为到场观众奉上这道“饕餮大餐”。同时,筷子兄弟成员王太利也来到了现场,和 “勺子兄弟”(陈建斌和王学兵)一起共捞一碗面,共享奇观美食。

  当天,蒋勤勤不但成为“中国最大碗拉条子”的第一位品尝者,还真实的享受了“娘娘”级别的待遇,在音乐声中,王学兵端起碗,筷子兄弟组合成员王太利捞面。而陈建斌则夹起面条和菜,边随着音乐摇摆,边给蒋勤勤喂面,夫妻两人恩爱之情溢于言表,羡煞众人。

蒋勤勤亮相《一个勺子》发布会

蒋勤勤亮相《一个勺子》发布会

陈建斌赞其旺夫

陈建斌赞其旺夫

  蒋勤勤亮相《一个勺子》发布会 陈建斌赞其旺夫

  《一个勺子》剧组在北京举行盛大的媒体答谢会。陈建斌、蒋勤勤联袂出席,王学兵从话剧《人民公敌》全国巡回的城市特意飞回北京参加。全体主创除为《一个勺子》在金马所获得的荣誉庆贺之外,还透露了影片台前幕后的拍摄花絮,现场主创互动频频,相当欢乐!

  蒋勤勤在《一个勺子》中饰演拉条子(陈建斌饰)的妻子金枝子,除了一身土得掉渣的装扮之外,一口纯正的重庆话更把角色地道的土味表现得淋漓尽致,十分接地气。蒋勤勤吐槽:她在影片中有一个大特写的镜头演得特别好,当自己在看回放的时候,都忍不住内心一紧被感动了。但最后,这个镜头由于陈建斌要兼顾整个影片的风格及前后的连贯性而被剪掉了,导致最后自己无缘女主。金马得奖之后,陈建斌在微博上曾写下诗:大溪水生万点金,捷报频传奖勤勤!在答谢会现场,他笑说,娶媳妇名字很重要!蒋勤勤也笑言自己确实很“旺夫”,从《乔家大院》与陈建斌认识,之后相爱结婚生子,到现在看着他在金马创下史无前例的纪录,都是自己和他一起经历。

  据悉,《一个勺子》将在明年初与观众见面。这部用“轻”的方式表达“重”的主题的影片,除了故事极具深意及新意之外,导演陈建斌的表达方式更能让人耳目一新,而王学兵在影片中的造型更是让人大跌眼镜。期待这部用心的作品能口碑票房双丰收!

  陈建斌首谈“勺子”意外:确实整懵了

  整场发布会的焦点无疑是陈建斌在《一个勺子》遭遇意外后的首度公开亮相。他向媒体坦言,在刚刚接到消息时,确实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整懵了,像片中他饰演的拉条子一样不知所措。自己准备了15年的导演处女作,遇到过投资方半路撤资,班底也因为资金问题重新更换过,却在以为终于熬到头时,遭遇如此变故。

  对比那些拥有同样遭遇的大片,陈建斌的处女作《一个勺子》虽然在台湾电影金马奖上一鸣惊人,却显得势单力薄。删戏、重拍几乎均无可能,陈建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和无力。而如今,在经历过一切之后,他反而显得云淡风轻,仅仅用了一句“漫长的等待”来形容半年来的艰苦历程:“任何事情是偶然也是必然,也许这是电影应该承受的,也是我应该承受的。”陈建斌则乐观地将这段曲折的经历看成创作素材的积累,“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事,大多数人都只当新闻看看就过去了,但艺术工作者却可以从中感受到不同的东西。”陈建斌认为等待给了他新的感受和创作欲望,“我从拍这一部电影里得到的东西,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也许都是别人要拍十部电影才能够得到的,这对一个创作者来说是好事。”

“勺子”定档11月20日

“勺子”定档11月20日

《一个勺子》发布会

《一个勺子》发布会

《一个勺子》推迟上映

《一个勺子》推迟上映

  “勺子”定档11月20日

  截至目前,《一个勺子》推迟上映已近半年之久,之前电影的宣传虽然十分给力却因这次意外而断档。然而作为导演的陈建斌却并不担心观众对自己电影关注度的下降。他表示,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作品,是不会随时间推移而被消磨掉的,“我希望《一个勺子》也能成为这样的作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与之相比半年的时间又算得了什么。”而当主持人问到“如果一早就知道会出现这么多困难,是否还愿意再拍《一个勺子》”的问题时,陈建斌想都没想就回答:“当然。”

  蒋勤勤一路见证和陪伴着丈夫陈建斌历经波折,她说,陈建斌是一个对电影很有敬畏心的人,所以才会一路坚持到现在,“这半年的经历对他来说也是一次锻炼和考验,但我相信这是一种很好的开始,经历过磨难,花才会开得更美更有价值。”为了感谢妻子的默默支持,陈建斌也特别在发布会现场向蒋勤勤深深鞠了一躬,“这部电影我谢谢你,真心谢谢。”

  发布会当天,陈建斌还亲自公布了影片的档期,宣布影片将于11月20日在国内公映。

  金马奖电影《一个勺子》原著出版 作者谈创作初心

  “如今网络这么发达,不乏精彩的故事。但导演看中的并不仅仅是我作品中的故事,更重要的是故事背后的内涵。”25日,在天津跨界书店举行的《奔跑的月光》新书发布会上,河北知名作家、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胡学文表示,他的作品屡被导演看中更多是因为小说背后的想法。

  2014年,著名演员、新锐导演陈建斌凭借电影《一个勺子》,荣获第5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最佳新导演两项殊荣。2015年,《一个勺子》的原著小说——《奔跑的月光》,被收录进同名中篇小说集出版上市。

  文学创作正处于如日中天的胡学文,与河北知名作家刘建东、李浩、张楚并称为“河北四侠”。与众多小说集不同的是,收录进《奔跑的月光》一书中的6部中篇均被改编为电影。其中,人们熟悉的电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改编自《婚姻穴位》,主演冯巩也因此片获得第1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受欢迎男演员奖。

  胡学文的另一部小说《麦子的盖头》也被影视公司看中,目前正在筹拍当中。很多读者想问,为什么胡学文的小说容易被电影人相中?这位出生于张家口坝上农村,当过8年中学教师,后来在县教育局做了6年行政工作的作家走了怎样的一条文学创作之路?带着这些问题,中新网记者对胡学文进行了专访。

  记者:您的作品较多地关注了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并且主人公的共同点是性格执拗而有韧性,为什么喜欢写这样的人物?

  胡学文:我写的人物多是卑微的,没有社会地位。我觉得,如果他们身上连这种执拗的劲头也没有,那么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便很难生存,执拗是他们在这个世界生存和生活的惟一武器,这正是我欣赏的。

  另外,我的情感点在小人物身上。写人一定要符合他的身份,比如写一个坝上农民,写的时候必须有意识地根据过去的经验判断。我从小在农村长大,父母和周围的亲戚朋友都是小人物,我对他们比较有感情,对他们心理的把握可能也会更到位一些。

陈建斌

陈建斌

蒋勤勤

蒋勤勤

  记者:您的作品有着强烈的地域色彩,家乡对您的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胡学文:故乡与童年对作家的重要性就像土壤之于植物。每年我都会回乡待上一段时间,我的写作,多数也与故乡有关。近些年,我在回乡时有了很多触目惊心的发现。村庄后面的树林全没了,当然更见不到鸟,光秃秃的。而人们心中所谓的道德底线也没有了,人心像沙子一样聚不起来。这样的情景在其他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和听到。在现代化的进程当中,人们过分追求经济利益,却忽视了自然环境和人心环境。

  记者:很多读者都注意到,您的诸多小说没有明确的结尾,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胡学文:曾经有读者到我的博客留言,问我《飞翔的女人》中,女人最后到底有没有找到孩子?我不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结尾对读者可能比较重要,但对于我,这部作品并不单纯是寻找被拐卖的孩子的故事,而在于女人寻找孩子的过程以及在这个过程中爆发的力量。对于作家来说,触发人的思考更重要。

  记者:您与影视圈的人相熟吗?为什么您的小说容易被电影人看中?

  胡学文:之前有不少导演与我有过接触,我们曾经共同探讨对电影的看法。比如《向阳坡传说》中的一些情节,就是我讲给导演的。但我想,电影和小说终归是两种不同的艺术,作家不能盯着影视写小说。电影人能够看中我的作品,除了故事,我想更重要的是小说带给人们的思考。

  记者:您认为什么样的小说才是好小说?写小说有没有技巧可言?

  胡学文:不同作家、不同读者对好小说的理解可能有差别。我认为好的小说一定能从各个角度进行阐释并有足够的阐释空间,而且每次阅读都有不同的收获。如《红楼梦》、《包法利夫人》、《百年孤独》等就是这样的作品。

  小说毕竟是叙述的艺术,写小说当然是有技法的,你读大作家的作品,能明显感受到作家的叙述智慧,令人惊叹。但有时很多技法是没法说明白的,只能揣摩。

  记者:小说能为社会带来什么?

  胡学文:我们一直在提治理环境,最难治理的其实是人心环境。小说能为社会带来什么?我想,在当下时代,很难有一部或几部小说能改变社会,但在这过程中,肯定会有相当一部分作家把他们的思考写进小说,对社会、对人心产生缓慢的影响。

  一个社会没有作家,世界还会存在,但不是完整的,就像院子中没有花园,房子还存在,但有一片花坛肯定是不一样的。社会需要这种反思的力量。

  作者小传:

  1967年,胡学文出生在张家口坝上农村。那时的乡村,书籍是相当匮乏的。胡学文回忆,他小时候看的书都是从别人家里借的,《艳阳天》、《封神演义》等被他翻来覆去地看。“那时,村里有书的人家不多,有的话,也多被人们当做卷烟的纸抽掉了。”

  1987年,胡学文考入张北师范学校,守着图书馆,胡学文像是掉进了书籍的海洋,对书籍如饥似渴般地阅读,除了上课,便泡在图书馆,甚至晚上还要借书出来读。

  1996年,他发表了第一部短篇小说《岩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到目前为止,他已发表近70部中短篇小说、3部长篇小说。

  去年8月,他的中篇小说《从正午开始的黄昏》获得第六届鲁迅文学中篇小说奖。

  胡学文平时喜欢看书,上网,或到某个地方去转一转。但平时想得最多的还是怎样写出一部自己满意的小说。

  胡学文说,一个作家曾说过,写作是他的生命方式,“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因为只有写作才让我觉得更充实、更踏实一些。”

  《一个勺子》发布会上蒋勤勤和陈建斌夫妻秀恩爱,为了让电影更加逼真和效果更好,在片子中蒋勤勤掴打陈建斌巴掌,两人险些翻脸。有付出就会有回报,《一个勺子》获得了金马奖,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展开更多
蒋勤勤
蒋勤勤,1975年9月3日,中国内地女演员。1992年,蒋勤勤在《媚态观音》出演媚态观音一角,...详情
陈建斌
陈建斌,1970年6月27日生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1993年陈建斌便开始出演电视...详情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