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导航

怀孕女子千里寻夫 准新郎竟已是他人夫

编辑:小男2014-12-05 10:05:28

女子千里寻夫竟是别人新郎

  26岁的曾丹是上海某公司的中层管理员,她的男友今年30岁,是千岛湖某婚庆行业的员工。在没有得知真相前,曾丹满怀希望的想要和男友结婚,可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在没有得知真相前,她觉得自己是他唯一的女人。而且她还怀上了他的孩子。

  但是她和他之间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这个男人法律上的妻子,并且刚刚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得知真相的她,快崩溃了。

  女人找到司法所

  想给肚里的孩子讨个说法

  昨天下午3点,淳安县司法局千岛湖司法所相关负责人和一个广西女子通了好长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子边哭边感谢。

  “我们是在电话回访。”淳安司法局相关负责人说,这事有点曲折,得从11月27日说起。

  当日上午9点,千岛湖司法所来了两个女人。年轻的二十来岁,身材很好长相也好;年长一些的女子也衣着得体,涵养有加。

  但她们一开口,却让司法所的工作人员有点懵:怀的孩子快4个月了,你们帮我们讨个说法。

  中年女子叫李琴,神情憔悴却气愤满腔。她是广西南宁人,前几天才到的千岛湖。

  “女儿找不到孩子他爸了,在电话里委屈得直哭,做父母的不放心,上千公里路啊,我们立马就来了。”她说,孩子他爸到千岛湖后呆了2天有事提前回去了,现在她是女儿的“全权代表”。

  年轻女子很安静,难得说一句话也是声音很轻,话没说完就已经满脸羞红,时不时摆弄下衣角,并提醒妈妈注意说话语气语调。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准新郎

  竟然是人家的丈夫

  李琴的女儿曾丹27岁,在上海某知名大学毕业后没回老家,而是留在上海一家园林设计公司工作,是公司财务结算中心的中层管理人员。因为工作勤奋,曾丹很受公司管理层器重,经常会被外派参加行业内的重要会议。去年12月中旬,曾丹就是到杭州千岛湖参加会议。

  会议期间,她认识了千岛湖本地人陶军。

  他们相识并互留联系方式后,曾丹回到了上海。短信、微信、电话,很快两个人熟络起来,陶军向曾丹展开了爱情攻势:鲜花、礼物……两人很快坠入爱河。他们隔三差五就会碰面,直到今年9月初——曾丹发现自己怀孕了。

  陶军信誓旦旦承诺非曾丹不娶。之后,曾丹几次在电话里和陶军商量结婚的事,陶军却一拖再拖。11月下旬,曾丹直接赶到了千岛湖。“电话是通的,人却不露面,我以为他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坎了,只能向父母求助。”

  远在广西的父母听说准女婿可能有难,马不停蹄1000多公里赶到千岛湖畔,费劲心思找到陶军住的地方,推进门一看傻眼了:陶军有老婆,就在曾丹赶到千岛湖的半个月前,他老婆刚刚产下一个男婴……

  男人决定要妻子不要女友

  姑娘们交男友千万擦亮眼

  怎么办?千岛湖司法所工作人员安排双方见了面。司法人员和陶军核实了几个时间点:

  2013年12月,陶军、曾丹相识,不久后两人确立恋爱关系; 2014年5月,陶军和另一女子结婚;2014年9月,曾丹怀孕; 2014年11月上旬,陶军的妻子分娩;2014年11月下旬,曾丹来千岛湖找陶军。

  这些,陶军都一一认了。

  “他在千岛湖一家婚庆公司工作,口才了得,掌握女孩子心理方面也有一套。”曾丹这样对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说,陶军还多次提及承包了几个工地,日常往来的现金流都几十上百万的,“到最后才知道,他的一切都是谎言。”而据了解,被同样方式欺骗的女子不止她一个。

  司法所工作人员调解了半天,有了结果:陶军决定要妻子不要女友,给3万元作为胎儿引产的经济和精神损失补偿。

  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梅宁律师说,像曾丹、陶军这样的情况算是自诉案件,属于“告诉才处理的案件”,可以进行调解。“但是,只要曾丹或者陶军妻子中的任何一人提告,陶军就可能面临重婚罪的处罚。”

  一段不该发生的恋情,让曾丹满心伤痕,还有肚子里无辜的孩子。

展开更多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