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情书 导航

名人情书:蒋光慈致初恋情人宋若瑜

编辑:小男2014-10-21 11:38:11

蒋光慈致初恋情人宋若瑜

  现代小说家蒋光慈和初恋情人宋若瑜的伉俪情深曾一度被传为佳话。下面摘取一篇蒋光慈写给宋若瑜的情书供大家欣赏。

  蒋光慈,现代小说家,又名蒋光赤,安徽六安人。“五四”时期参加进 步学生运动,曾赴苏留学。1924 年回国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从事进步的文 学活动。

  宋若瑜,蒋光慈初恋的情人。两人于 1920 年相识,因共同的志向而产生 了相互爱慕之情,1926 年 8 月,两人在上海同居,不久,宋若瑜因病去世。 这是蒋光慈写给她的情书。

  致宋若瑜

  瑜妹如握:

  读 8月 10日由开封寄来之快信,悲喜交集;吾妹为爱我故,而备受许多之谣言与痛苦,实令我深感不安!吾妹虽备受许多之谣言与痛苦,而仍不减对我之爱情,斯诚令我愉快已极,而感激无尽也。

  北京会晤,畅叙数年相思之情怀,更固结精神之爱恋,诚为此生中之快事。孰知风波易起,谣言纷出,至吾妹感受无名之痛苦,扪心自问,我实负其咎,斯时我身在塞北,恨不能即生双翼至吾妹前,请吾妹恕有我之罪过,而我给吾妹以精神上之安慰。

  惟我对吾妹有不能已于言者:社会黑暗,习俗害人,到处均是风波,无地不有荆棘,吾侪若无反抗之大胆及直挠不屈之精神,则将不能行动一步,只随流逐浪为被征服者可矣。数千年男女之习惯及观念,野蛮无理已极,言之令人可笑而可恨。中国人本非无爱情者,惟爱情多半为札教所侵噬,致礼教为爱情之霸主。

  噫!牺牲多矣!今者,吾侪既明爱情之真义,觑破礼教之无人性,则宜行所欲为,不必再顾忌一般之习俗。若一方顾忌习俗,一方又讲恋爱,则精神苦矣。父母固爱子女者,然礼教之威权能使父母牺牲其自身子女而不顾,戕杀其子女而不惜;子女若欲作礼教之驯徒,则只有牺牲爱情之一途。吾妹若真健者,请千万勿为一般无稽谣言及父母指责所痛苦,置之不问可耳。我深不忍吾妹因我而受苦痛!吾妹若爱我,则斩金截铁爱我可耳,遑问其他。若真因我而受苦痛,而不能脱去此苦痛,则请吾妹将我..

  吾妹之受痛苦皆为我故,斯诚为我最伤心之事!我将何以安慰吾妹耶?近来每一想及我俩身事,辄唏嘘而不知所措。我本一漂泊诗人,久置家庭于不顾;然吾妹奈何?人生有何趣味?恋爱亦有人从中干涉,所谓个人自由,所谓人权云乎哉?噫!今之社会,今之人类!

  吾妹!我永远不甘屈服于环境!我将永远为一反抗,为一赞诵革命之诗人!

  珍重!珍重!

  侠哥

  8月 13日晚 10时

展开更多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