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湖南卫视和央视终于抱在一起了!

编辑:小男2013-11-06 09:17:59

  在大家的印象里,湖南卫视是各大卫视做的最好的,而央视也在一定程度上压制湖南卫视,两家是水火不相容的。在百度知道上,有一个非常惊人的提问:央视要和湖南卫视合并了吗?提问时间是2012年。网友之所以产生这样的疑惑,是因为一向被视为死对头的央视和湖南卫视,在2012年开始出现了异动。

湖南卫视与央视开始合作

湖南卫视与央视开始合作

  2012年9月,第9届金鹰艺术节主持人盛典暨第26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主持人颁奖盛典上,有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崔永元、撒贝宁、李小萌亮相;12月,央视娱乐传媒主办的“十大新锐歌手”演唱会,众多“超女”、“快男”出身的歌手参加演出,央视音乐频道制片人顾蕾表示,央视从来没有封杀过“超女”、“快男”等选秀歌手;年底,央视和湖南卫视在北京召开了“好戏共赢”《咱们结婚吧》新闻发布会,在《咱们结婚吧》的插曲《没那么简单》作为背景音乐的情况下,两台的大佬宣布,将在2013年的黄金时段同时播出电视剧《咱们结婚吧》。他们的合作,还将延展到“宣传、购买、收视率计算、主持人节目等各个领域。”

  2013年2月,谢娜和何炅,出现在了央视的《梦想合唱团》节目里,和撒贝宁一起担任主持;7月,谢娜以嘉宾主持身份,出现在了《艺术人生》中;11月6日,《咱们结婚吧》,即将同时在两台播出时,有消息说,央视邀请汪涵担任一档名叫《嗨!2014》的脱口秀节目的主持人,2013年“快男”冠军华晨宇将会出现在《直通春晚》节目里。

  但若把时间倒回2005年前后,却会发现,弥漫在央视、湖南卫视之间的,是微妙的敌意,而人们的观望、议论,更让这点微妙意味被放大。

  2005年,“超女”最盛的时候,央视在节目里含蓄批评选秀节目。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播音主持委员会还举行了一个题为“珍惜受众信任,树立健康形象”的座谈会,参加座谈会的,是众多央视主持人,他们就“文艺娱乐节目的低俗化倾向”进行讨论,崔永元在这次研讨会上,说出了那句著名的“片面追求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2008年,人们的猜疑在央视直播的“北京奥运会倒数100天”晚会上达到了高潮,这次晚会上,李宇春和张靓颖都有演出,但在观众看来,镜头只要一到李宇春、张靓颖,就变得躲躲闪闪,甚至有人怀疑,徐若瑄是因为站在李宇春旁边而受到了牵连。但就在这台晚会播出的前一天,“超女”出身的周笔畅,作为《北京欢迎你》的歌者之一,出现在了“倒数100天”为主题的《焦点访谈》节目里,并接受采访。

  显然,一切都影影绰绰,没有实证,那种敌意或许只是出自群众的想象,或许只是人们将自己所感受到的激烈竞争投射在了两台的关系中,但这种想象,也代表了人们对两台关系的一种判断,至于真实状况是否有那么简单或者复杂,就不是旁观者能够知道的了。

  央视和湖南卫视之间,为什么必须要有敌意呢?首先,竞争关系是存在的,他们在收视率、节目资源等等方面,是有竞争的,随着湖南卫视的疆域越来越大,这种竞争关系也越来越明显,那些猜疑的起点年份之所以是2005年,也是因为湖南卫视在2005年,借助“超女”显示了强大的影响力。

  更重要的是,湖南卫视,提供的不只是节目,而是“另一选择”,是另一种文化输出。在湖南卫视崛起之前,内地电视台的数量不少,但它们不过是央视之外的“另一个电视台”,而不是“另一选择”,它们的框架、秩序,和央视没什么两样,区别只在于投入的多和少,规模的大和小,它们像俄罗斯套娃一样,可以一个套进一个,最后聚合成一个大人偶。

  湖南卫视则奉献了另一选择,用“现实、表面、瞬间、感性、快乐、平等、简单、机械、重复、大众”取代了“深刻、精英、历史、永恒、优越、成熟、绝对、唯一”。湖南卫视关注的是市民文化,是青年人的喜好。 就连红歌,他们也提供了另一种唱法。比如黄英唱的《映山红》,是庙堂之外的另一种声音,民歌被雅化之前的歌唱形态,让前后所有版本黯然失色,这个版本甚至受到华侨的欢迎——它把后来强加于民歌的那部分东西抖落干净了。而在唱《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的时候,黄英是这么出场的,她风情万种地走出来,斜着身子,一只胳膊架在乐手的肩膀上,摇摇晃晃地唱着“革命理想”。这首歌本来看似柔软,实则坚硬,黄英却把它彻底柔化了。

  人们敏锐地觉察出了这种价值观、趣味的不同,而价值观的不同,是比收视率更致命的差异。所以,人们认为央视必然要打压湖南卫视,网络上一度流传着一个帖子,关于湖南电视台所遭受的打压,包括后来的“超女”、“快男”为什么让人觉得少人关注,都被认为是央视从中作梗。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在湖南卫视所倡导的草根文化面前,央视所表达的,不是敌意,而是轻视,“超女”、“快男”在湖南卫视之外的待遇,不是因为竞争,而是因为他们的草莽出身。这种轻视,其实也普遍存在于许多媒体里,内地的一线时尚男刊女刊上,很难看到“超女”和“快男”的身影,他们不可能上封面,也很难上采访。他们身上的草莽印迹,要很久才能被去除,他们要用艰苦的工作,来为自己赢得二次承认。

  真的有敌意吗?没有吗?有吗?没有吗?这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当湖南卫视变得足够强大之后,当它开始影响内地的电视格局,影响电视节目取向,央视和湖南卫视之间是不是有敌意,已经毫不重要了,两个强人之间,其实是没有敌意的,所有的强人,在利益诉求上都是一致的,合作比摩擦更符合利益扩张的需求。

  何况,在他们的对面,已经出现了一个新的共同敌人,那就是新媒体。前两年,一则新闻广为流传:艾瑞咨询的电视机开机率调查显示,过去三年,北京电视机开机率从70%下降到30%”。尽管艾瑞传播后来出面澄清,说他们从未发布过电视机开机率数据,“正确的数据是CTR发布的如下数据,2009到2012年,北京晚间电视机日均开机率从32.5%下降到31.5%。”但假新闻有真实的心理依据,在人们看来,电视已经步入漫长的黄昏,衰微是迟早的事。

  其实,真正进入黄昏的,是从前概念上的电视和电视机构,现在当我们谈论电视时,其实是在谈论“新电视”,新的播出方式,以及新的观看体验。春晚、《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显示了这种体验是多么重要。不论央视,还是湖南卫视,都得转身成为“新电视”,一种消除了地域、出身、行政特色的电视,在这种显而易见的未来之前,合作比敌对更重要。

  与其去对立,闹得老死不相往来,还不如在合作中竞争,在竞争中求发展,这样互惠互利,有什么不好的呢?

展开更多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