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生如夏花:朴树 这几年我们好想你

编辑:小男2013-10-30 11:42:03

  最近的朴树演唱会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朴树是一代人的音乐偶像,也是一个时代的音乐印记。他的歌声伴随着很多人度过了青涩懵懂的年华和岁月,不仅是80后,更多的90后也很喜欢朴树,因为他的音乐,因为他的神秘。

朴树

朴树

  上周六“树与花”北京演出获得成功,跟它去年在上海的首演获得成功一样,并不出乎意料。或许是出于人气方面的顾虑,演出主办方为朴树凑了一个戴佩妮,这实在没有必要。“树与花”成为这两天的文艺焦点与“花”戴佩妮关系甚微,而全依仗朴“树”。他上张专辑《生如夏花》面世于十年前,自彼迄今他没有如是大张旗鼓地在公众面前露过面,动静最大的事莫过于为电影《厨子戏子痞子》做了主题曲,却还是翻唱老歌《送别》(“长亭外,古道边……”)。对于如今以提起裤子就翻脸为节奏的流行文化圈来说,乐迷和操手们可以如此长久地惦记乃至迷恋一个客观意义上的隐退者,一个不过仅出版过两张录音室专辑的人,实在有些意思。

  没错,《白桦林》、《那些花儿》和《且听风吟》这些歌都属于可遇不可求的天才之作,其可遇不可求的程度,几乎堪堪可及《香水有毒》。诸位不要生气。从俗这个字眼看来,《香水有毒》比起《那些花儿》来反而更有风骨些,难道不是吗?朴树所有歌曲都紧紧围绕着一个中心,那就是青春期少年对爱情可能把持的最浪漫,同时最造作的态度:被风吹走是爱情的本质,即便最初最纯的那次——但即便如此,哪怕我到了牙龈萎缩,大肠生癌的年纪,我依然爱你不变。那种沧桑,那种烟云,那种委屈和那种深情,讲白了就是流行歌曲至俗至滥的主题——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离弃——不管你死在战场还是连小三蹭上去的香水味儿都懒得洗洗,我都将一如既往地对你死心塌地。

  人们喜欢把他跟许巍相提并论,这可以理解,同处一个时期,且风格上都中北京校园民谣流毒甚深。但二人有两点不同,且皆切乎关键。一,从偶像层面来看,许巍不仅丑得不像话,而且与朴树特立独行的个性相比,他的个性简直类同行尸;二,许巍爱用大词,动辄论及人生和自由,朴树则多从情感和生活本身的细处着手——这方面,我倒愿意将他跟其后辈李志放在一起,后者尽管也俗不可耐地把所有的力气都花在了煽情上面,但要比他更现实、更严酷、更成人一些——朴树永远脆弱不堪地蜷缩在青春期,就算痘变成了痘印仍旧不愿起身,之所以他以虽完成发育,但尚未走向社会的女学生为主的乐迷们,“……要到签名就站在一边静静看着朴树,有些女孩子会哭,也是默默地哭”,以上当然是原因之一。

上一页 1 2
展开更多
朴树
有人说,朴树是都市丛林中的行吟诗人。他的歌曲大多都是低吟浅唱,有时候很容易被忽略,有...详情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