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导航

锯腿农民曾买好丧服 自称已经做到死的准备

编辑:小男2013-10-14 11:20:16

锯腿农民曾买好丧服 自称已经做到死的准备

   因无钱治病而锯腿的农民无疑是最近最受关注的焦点,因为没有足够的钱,只能通过最原始的方法来进行治疗,一起来看看他为何锯腿,有哪些苦楚,现在境况如何?

   事件回顾:一根钢锯、一把小刀、一个缠着毛巾的痒痒挠,保定清苑县农民郑艳良用这三种工具将自己患病的右腿锯下。

  “锯腿那天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2012年1月的一天,郑艳良感到臀部和大腿疼痛,并很快发展到难以走路。在村卫生室简单治疗后,到保定市、北京市多家医院进行诊治,被确诊为双下肢动脉血栓,属于疑难病症。

  郑艳良妻子沈忠红说:“有的医院说没法治疗,不接收我们住院,有医院说要一次交付30万元押金,后续治疗费用得上百万元,我们没这个经济条件。医生告诉我,他顶多活三个月。从医院回来后,我们就进行保守治疗,他的腿逐渐出现大面积溃烂,2012年,农历二月初十开始流脓,三月二十一发现有蛆往外爬,他几次说过要把腿锯掉。我始终不同意,中间我们还吵过架。”

锯腿农民曾买好丧服 自称已经做到死的准备

  沈忠红说起那天锯腿的情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辈子都忘不了,2012年农历三月二十四,他又说要把腿锯下来,我跟他嚷了起来,气得我说你愿意锯就锯吧,就赌气跑到了西厢房。谁知道,二十分钟后,他叫我过去,说你收拾一下吧。我一看,傻眼了,差点晕过去。要知道他真这么锯,我不会让他自己呆着。”

  郑艳良说,自己拿了把水果刀、一根钢锯,把毛巾缠在痒痒挠上咬在嘴里,动手把右腿锯下来。10月11日下午,记者在他家看到,锯腿用的三样工具放在他坐着的轮椅上,他把缠着毛巾的痒痒挠咬在嘴里,给记者比划了一下。

  他说:“患病后整日疼痛难忍。因溃烂处生蛆,每天起床,被子里有蛆,看着恶心,就想动手锯掉。下肢血液不流通,锯腿时流血不多,肌肉腐烂割时并无知觉,锯到骨头时,疼痛难忍,咬着缠着毛巾的痒痒挠。”

  我们也希望社会有能力的人士能够多多帮助那些被病痛折磨的穷人,同时也希望国家能够尽快的完善医疗这一块的费用,不要再让农民治不起病。

展开更多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