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浪荡子”秦昊的跌宕史,从戏混子到中年顶流,这5个女人太重要

编辑:xal5772021-07-19 08:24:37

当生活是一场骗局时,那么再较劲的活法,都像是一个“傻子”狂热的独舞,即使挣扎,即使怒吼,也只是困兽对这个黑白世界的无声对抗。

“我走到今天,尝试过一条道走到黑,也把该走的弯路都走了,撞到南墙,我知道回头了”,秦昊淡淡地说道。

对于这个43岁的男人来说,他的前半生在自己的表演世界里疯魔成活,为文艺电影倾尽心力,一度被封以“无冕影帝”的最高称号,不论作品还是演技都在业内有口皆碑,却始终籍籍无名。

2020年,因为家庭悬疑剧《隐秘的角落》的热播,秦昊火速出圈,而再度翻红的他,已是不惑之年。

“我还有机会吗”?剧中台词也是戏外之问,秦昊选择与自己和解,放下心中执念。

这一次,他看到了更大的世界。

一、东北“愣头青”成长记

1978年,秦昊出生在东北沈阳一户富裕家庭,父亲是做生意的,母亲曾经当过兵,后来退役成为一名公务员。

对于家中这根独苗,父母倒也开明,对他没有过多的要求,也不十分溺爱,母亲章宏更是早早为其规划好未来。

一路向学,安安稳稳考个好高中,然后去新西兰的奥克兰商学院留学,镀金回来后,继承家族企业,一生顺趟无忧。

童年,秦昊是在姥姥家的暖炕上蹭大的,穿过屯里的铁匠铺,绕过烟囱房,扑进玉米地,一群光溜屁股的孩子在秸秆堆里时隐时现,欢笑声一茬接着一茬。

而这片黑土地也将这份纯朴与敦厚馈赠给了孩子们。

9岁时,秦昊拿着姥姥给的零花钱,买了两盒卡带,一张是张国荣的《拒绝再玩》,另一张就是伊能静《19岁的最后一天》。

“十九岁的最后一天阳光似乎也被带走......”收音机里飘出一个甜甜的女声,却蒙着一层淡淡的忧伤和悲凉。

秦昊倚在床头,翘着二郎腿,胡乱地哼唱着,偶像伊能静的海报贴满了整面墙,青春美好似夏花绚烂。

彼时,20岁的伊能静,已经出道3年,她与裘海正、方文琳组成的“飞鹰三姝”组合,红遍了台湾各地,然而,她却一点也不快乐。

作为家中第七个女孩子,她自小带着父亲的嫌弃出生,当父亲为了生儿子抛弃这个家时,她的童年也就结束了。

为了支撑起这个伤痕累累的家,16岁的她就出入娱乐圈打拼,被迫挣钱养家,直至21岁,她才将家里欠下的巨债还清。

与残破家庭里长大的伊能静相比,秦少爷的成长之路顺遂又自由。

他骨子里透着东北人的轴,顶着一张“厌世脸”,像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大高个子的他被安排在教室的后排,一上课就蒙头大睡。

高二时候,整天吊儿郎当的秦昊,像是被青春遗弃的孩子,没有少年的明媚与直敢,除了热衷听卡带之外,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直到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热映,秦昊被深深地吸引了,姜文饰演的王起明幽默潇洒,生活气味极浓。

“这人长得不咋样,可怎么就演得那么钻人心”秦昊心里疑惑。此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他想做像姜文一样演员。

之后,他决定考中央戏剧学院,也就是姜文的母校。父母得知儿子的想法,极力反对,家里祖上十八代没有过演艺圈的人,就是想帮他一把也没有门路。

倔强的秦昊像着了魔一般,死活不听劝,果断从理科转成文科,埋头为艺考做准备。

中戏三试的现场,有人在高歌,有人在曼舞,还有人浑身都是戏,面对全国各地优秀的艺考生,毫无才艺傍身的秦昊,彻底怂了,摊在椅子上,苦想待会如何应对。

“报告老师,考号543,我叫刘烨”,一个留着寸头的男孩,把身上的海魂衫周正地掖在军裤子里,操着一口东北话,羞赧地介绍自己。

“你会什么呀?”老师问道

“什么也不会,就会打篮球!”傻憨憨的他睁着一双透亮的大眼睛,天真无邪地答道。

......

听着里面的动静,秦昊一下子放了心,这个大兄弟跟自己半斤八两,他啥也不会,自己还能吼两嗓子小曲,凑合也差不多。

说来也是运气好,即兴表演环节,一张白纸的秦昊,被分到8年戏校毕业的袁泉做搭档,她灵活救场,给秦昊丢包袱,两人一唱一和,倒是让表演流畅又自然。

最后,三人都被中戏顺利录取,更是分到了有名的96明星班,与章子怡、秦海璐、曾黎等成为同班同学。

二、中戏学霸的生活

“我要等的那个东西,是需要我去坚持的,这就是我的追求”,从进入中戏开始,秦昊就不一样了,他为自己设定了标准,并将这种执念楔进心里,越来越深,直至成为一种自然。

一直以来,班主任常莉都以“严师”著称,她对学生的要求十分严格,不允许他们随意私自接戏。

“演员不要乱接戏,应该要爱惜自己的羽毛,除非跟张艺谋、陈凯歌、斯皮尔·伯格这样的大导合作”,第一堂课上,常莉如是说。

坐在台下的秦昊,目光如炬地看着老师,他对这句话深信不疑。4年大学生活,他要认认真真地过,拍戏以后有的是时间。

之后,全班的男同学为此削发明志,十几个人都剃了光头,立志不接戏,决心好好完成课业。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刚上大一,因为期末考的小品作业,所有同学都陷入了焦虑之中。

胡静:“我真的太郁闷了,后悔选择了表演这条路”。

刘烨:“实在没招了,我想哭,给我爸打电话,求他让我退学回长春重念”。

同是专业课困难户的章子怡,与刘烨经常搭对表演,受到他的情绪影响,也曾想过退学,甚至连做梦都在祈祷老天赐给她一个小品稿子。

这边,秦昊倒是十分享受创作的过程,不仅点子奇多,还帮着其他同学排戏,交上去的8个作品里,有6个都出自他的手,一度被同学们封为“秦艺谋”。

大二时,刘烨在篮球场上用傲娇的球技,征服了导演霍建起,饰演了电影《那山那人那狗》中,淳朴无邪、充满乡土气息的山村男孩。

因为“百年校花”曾黎不在宿舍,章子怡捡漏《我的父亲母亲》,被张艺谋带走的那一刻,她已然走上了巨星之路。

此刻的秦昊,没有羡慕,也没有丧气,倒是十分不在意,乖乖听老师的话,老老实实上课,一天不落排话剧,毕业时,他更是担任三场大戏的男主角。

彼时,刘烨通过《蓝宇》获得了金马影帝,章子怡凭借《卧虎藏龙》走向国际,秦海璐通过《榴莲飘飘》获得金马影后,袁泉因《春天的狂想》获得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

而“优等生”秦昊却什么也不是,他还在等待,执拗地等着大导演的好作品里的男一号,为此毕业5年,他生生推掉了12部戏,其中一部就是当年爆火的《步步惊心》,直到最后他被人误以为不再拍戏。

“我不理解,为什么我在学校那么用功,可为什么没成功?是不是只有我自己觉得我是一个好的演员?”这是他第一次质疑自己。

整日郁郁寡欢的他,已逐渐失去表演的激情,为了麻痹自己,他拿着父母寄来的钱,成天泡吧打游戏,或是每晚流连在北京的夜店里,醉生梦死。

母亲从电话里听出了秦昊的灰心丧志,但她清楚地知道儿子有多么热爱表演。

于是,她劝慰道:“你不能总等着大导演的好剧本来找你,成功是一点一点积累的,你不走出去,不愿打开自己,就会永远与机会错过”。

母亲的话犹如抛向水面的救生绳,让快要溺水窒息的秦昊,有了喘息的空间和活下去的欲望。

三、文艺男神的穷途末路

“500年后根本没有人记得今天的所谓首富的名字,但今天的一首好诗、一部好的电影,却可以流传很久,我希望我能演一些给后人留下点什么的电影”,秦昊十分肯定地说。

夜色暮临,霓虹初上,三里屯外停满了扎眼的跑车,男男女女簇成一团,歪歪斜斜地倒在酒醉的春风里,热闹极了。

夜,是一群失意寂寞人的欢乐场,秦昊背着一个挎包,为自己点了一根烟,迅速钻进了灯红酒绿里,刺耳的鼓点与打碟声,让人忘了现实的痛苦。

他摸了一杯洋酒,隐隐看到对桌的王小帅,就晃晃悠悠过去打招呼“嗨,你好!看过你电影,喜欢!”,说罢转脸就消失在人群里。

此时的王小帅正在筹拍电影《青红》,而男主角却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眼前这个飘摇不定又玩世不恭的男人,竟让他想一探所以。

经过多方打听,他终于找到了这个叫“秦昊”的演员,本子递上去之后,两人一拍即合,于是,秦昊与19岁的高圆圆合作了电影《青红》。

剧中,痞里痞气的小镇青年李军,为了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在迪吧里跳了一段迪斯科,动作表情性感至极,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的荷尔蒙。

为了这段戏,秦昊还特地去学习了80年代的迪斯科,想到小时候老舅摸着炕摇头晃脑的样子,自己就编排了这一段。

而这出“动作戏”更是成为全剧经典,甚至被法国媒体评价为,可以与《低俗小说》中著名的“剪刀舞”片段媲美。

凭借《青红》这部电影,秦昊应邀参加了戛纳电影节,这是他第一次走上国际红毯。为了不丢脸,他还特地向老同学章子怡请教,章子怡还大方送了他一身走红毯的行头。

这次的戛纳之行,秦昊被彻底震撼到了,他不知道世界上竟会有这样一个尊重电影,尊重演员的地方,他为这种尊重感到着迷。

“我骨子里面有一种不服输的倔劲,往难听说,那可能是潜伏的一种虚荣心,但我觉得,虚荣心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有被打破过,”秦昊激动地说到。

自此之后,秦昊决定只拍能上戛纳的电影,只做他心中的那种演员。

2008年,他又遇到了正被禁拍电影的导演娄烨,一个同样特立独行的人,娄烨用DV偷偷地拍出了《春风沉醉的夜晚》。

未能抵挡好剧本的诱惑,秦昊冒着有可能结束演艺生涯的风险,与娄烨联手在悬崖上跳舞,而这部讲述同性恋题材的电影,又将秦昊送上了戛纳红毯,并获得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此时,秦昊成为了娄烨的御用男主角,走上了文艺片之路。

2010年,电影《日照重庆》中,秦昊饰演一位夜店舞者“昊子”。

2012年,故事片《浮城谜事》里,秦昊将斯文败类“乔永照”演得入木三分,这个游离在小四小五之间的渣男,竟十分讨女生喜欢,甚至被粉丝称为“性感垃圾”。

在之后,电影《闯入者》与《推拿》更是屡屡创下文艺片口碑之最,11年里,秦昊4次入围戛纳,2次入围柏林,1次入围威尼斯,是业内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

然而,作品也有了,红毯也走了,口碑也得了,可他还是那个不知道是谁的演员。

“我坚持了这么多年,我所得到的,我所看到的,我觉得能够让我坚持下去的东西越来越少,越来越没有”。

在热闹的狂欢夜,秦昊还是那个被遗忘的失败者。

四、光脚走下神坛

32岁的秦昊,坚持拍摄了6年文艺片,然而,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养不活自己,还要依靠家里的支持,勉强度日。

对于这样小众的文艺电影,虽然可以吆喝拿奖,却没有观众和市场,演员收入更是十分微薄。

面对生存的考验,他选择签约“经纪教母”王京花,成为旗下艺人。王京花知道秦昊早晚有天会红,所以并不急着从他身上赚钱,而是帮他拉来各种剧本,增加他的曝光度。

刚签约一年,秦昊就连着拍了6部片子,赚了很多钱,可没有一部让自己满意的好作品,连他自己都懒得看。

“什么时候我知道必须要停止了?竟有人来找我演省委书记的时候。”秦昊说,这次,他结束了与王京花的合作。

2017年,默默等待了17年,他终于得到了大导陈凯歌的垂青,在电影《妖猫传》里,饰演金吾卫陈云樵。

作为妖猫案的头号线索人物,秦昊饰演的陈云樵性格层次非常丰富,时而乖张戾气,时而油腻放肆,每一帧镜头下都是表演之大成。

与陈凯歌的第一次合作,秦昊直言是一种享受,每天都十分过瘾。

《妖猫传》片场,韩三平到处在找穿着红袍的秦昊,他迫不及待地把网剧《无证之罪》的本子递给了秦昊,请求他一定要看完。

下了夜戏回到酒店,拖着一身疲惫的秦昊,才想起来剧本的事情,于是随意翻开看看,没想到这一瞅,竟陷进去了,直到第二天天亮,甚至不自觉地开始构思人物的表现方式。

然而,他却十分纠结,既不想放弃这么好的剧本,也担心电影演员去拍网剧,这种二次降维,会影响自己的职业生涯。

于是,他将这种困惑发了朋友圈,好友周迅留言到:去拍啊,我就在拍《如懿传》,现在哪有什么好电影剧本,送到手里的一个比一个傻,怎么演啊!

在周迅的鼓励下,秦昊如有神助,不再拧巴纠结了,他接下了《无证之罪》,此剧一经播出,获得了豆瓣8.1分高评,更是成为年度热剧。

自此之后,秦昊不再缩在自己的壳里,他将自己全部打开,接纳一切好的作品,不论形式如何。

“我觉得在表演上我走出了某种狭隘……现在给我扔哪儿我都能生长了。”

再之后,《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沙海》、《你好,之华》等接连几部作品,秦昊都做到了超高品质和口碑。

2020年,家庭悬疑网络剧《隐秘的角落》,秦昊饰演的斯文杀手张东升,一个在夹缝中变形的坏人,被他诠释得淋漓尽致,甚至一度与《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的家暴男冯远征,一同被视为全国人民的阴影。

这部剧之后,秦昊彻底走红,而他的“爬山梗”,更是火出了圈,这年他42岁。

从糊咖到中年顶流,秦昊走了20年,面对这一切,他却十分坦然,并且非常感恩自己还能有戏拍。

这次,他说自己自由了,因为再不会有一部电影,可以用钱砸动自己了。

五、刚好的年纪遇到最好的你

“我很幸运可以娶到她,真的,她让我的世界大了很多”,面对爱人伊能静,秦昊动情地说。

生活中,秦昊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人,他很少关注娱乐圈的八卦绯闻,似乎永远活在边缘世界里。

而伊能静却是一个经历丰富的女人,当值花季就已在圈内打拼,受够了人情冷暖,看惯了名利高低,如今的她清醒又自知。

2013年,一场时尚活动现场,伊能静被媒体的长枪短炮堵在红毯上,尽管已经非常疲惫,却还是硬挤出笑容应对,想要离开却无法动弹。

躲在墙角边抽烟的秦昊,目睹了这一切,看着似受惊小鹿的女人无助弱小的样子,竟生出一股英雄气概。

他灭了烟,冲进人群,挡住镜头,说到“感谢大家,今天的采访结束了”,拉着伊能静就往外跑。

解救之后,秦昊才发现自己仗义出手的竟是儿时偶像,激动之余,两人欢快地聊了起来,电影、音乐、话剧......无所不谈。

“小静,能留个联系方式吗?”秦昊大胆地试探,此时有种滚烫的暧昧感,钻进了两人的心里。

这个“拥有暖男的心,却长着流氓的脸”的男人,拨动了她冰封5年的心,她既兴奋又害怕,相差10岁的年龄,以及抹不去的沉痛过往,都是横在他们之间的坎。

45岁的伊能静,早已过了不顾一切的年纪,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于是,她把所有的过去向秦昊坦白,并拒绝了他,挂掉电话的那一刻,她痛哭了一场。

死皮赖脸的秦昊,第二天还是约了伊能静吃饭,席间,他缓缓地说到:“我谈过很多次恋爱,有年纪小的,有看起来合适的,但最后都不行,我也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女人”。

相处的第二个月,秦昊就把伊能静带回了沈阳老家,和父母见面。打第一面起,母亲就十分喜欢伊能静,拉着她的手说,把儿子交给她很放心,希望他们互相信任,好好过日子。

2014年,秦昊向伊能静浪漫求婚,并且深情承诺:“我们结婚之后,绝对不会有小三,有小三我就杀了我自己”。

站在花海里的伊能静,笑着笑着就哭了,甜蜜幸福的样子令人羡慕不已。

2015年3月22日,两人在普吉岛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婚后,伊能静成为一个幸福的小娇妻,丈夫宠爱,婆家疼爱,婆婆更是把她当女儿一样看待,事事站在她的立场,护着她、顺着她。

这个曾被家庭和感情伤得体无完肤的女人,第一次感到家的温暖,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栖息地。

“我很爱秦先生,我希望他有个孩子”,为了让秦昊拥有自己的孩子,她尝试了各种方式造人,终于47岁的她,又一次做上了母亲。

怀孕期间,秦昊正在组里拍戏,伊能静只能在洛杉矶独自待产,高龄加上妊娠反应,她受尽了痛苦。

在最无助的时候,章子怡给伊能静送去了许多帮助,她在美国开工时,经常发语音关心伊能静的身体状况,并且给了很多的建议,还让自己的阿姨亲自过去炖汤照顾,帮忙找医院生产,这让伊能静十分感动。

女儿“小米粒”的出生,让钢铁直男秦昊柔软了许多,他甚至为孩子戒掉了20多年的烟瘾,他也开始改变自己,变得不再偏执和自我,更多地拥抱这个世界。

如今,他静静地享受着为人夫为人父,照顾女儿、疼爱妻子、孝顺父母,默默为他们扛起一片天。

对现在的他来说,不惑之年已然是最好的年纪,他终于不再演了,他只是在朴素地生活。

展开更多
标签:自己的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