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台湾吴孟达”张世,让央视“钦定田蚡”,演技被北电当教材

编辑:xal5772021-07-19 08:21:56

文/文刀贰

香港演员里面,吴孟达的小角色是无可比拟的。

台湾演员里面,张世的小角色也是无可比拟的。

你可能会忘记他的名字,但是不会忘记他的角色。

堪比吴孟达的张世,为何在演技巅峰期隐退?

一、

1966年,张世出生在中国台湾。

父亲是一名军人,又老来得子,所以对张世极为疼爱。

小时候的张世调皮捣蛋,书念得不好。

父亲觉得张世的个性挺适合表演,所以把张世送到了国光艺校。

国光艺校早期在台湾颇为有名,与电视台电影公司的关系都非常好。

导演需要演员都会去学校里挑人。

张世是国光艺校的第三期学员,大美女王祖贤是他的师妹。

15岁时,张世因为好友的引荐,去侯孝贤导演的《风柜来的人》试镜。

因为一双像熊一样的眼睛,被导演挑中了。

那时候的张世全然不知表演为何物,只是在侯孝贤的调教下自然的出演。

人生的第一部戏是侯孝贤导演执导的。

张世从进入表演行业开始,就知道了真诚的、好的作品是什么样。

《风柜来的人》这部影片提名了第21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剪辑。

这部电影也被誉为侯孝贤创作的割裂点,从此告别了青春的迷惘。

张世的第二部影片是《第一次约会》。

导演是华裔导演王方正,带着整个美国的班底来到台湾拍戏。

王方正,王朔曾经这样评价他:

“王先生虽然久居美国,但是他对北京的历史文化,民俗典故的了解,透彻到以致于任何一个北京人和他聊上几句,都会觉得自己是不正统的北京人”。

那是台湾第一部现场首映的电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这次拍摄经历让张世大开眼界,对张世的冲击极大。

他第一次知道电影原来可以这么科学。

这种专业的团队、专业的设备在张世心里埋下高标准的种子。

人一旦见识过好的东西,又怎么肯再和差的东西为伍呢?

这部电影大获成功。

参加了纽约影展、洛杉矶影展、西雅图影展、多伦多影展、蒙特罗影展。

还在电视网频道和美国商业戏院映演。

1989年,张世的第三部电影《香蕉天堂》让他摘获了金马奖最佳男配角。

成名要趁早,得奖的时候张世只有22岁。

那时候的他整个人好像得了“大头症”,急速膨胀。

获得金马奖的第二年,张世离开台湾,只身赴美寻找电影梦。

当时的张世愤世嫉俗,看不上台湾的电影环境,他向往更科技、更完善的电影工业。

张世只在美国呆了不到2年,可以说一事无成。

在美国的他语言不过关,前期靠着积蓄过活,后期跟着朋友打黑工,刷盘子。

落魄的张世找到了《第一次约会》导演王方正,希望能够帮助自己一把。

王正方看着落魄的张世,困惑不已,“你怎么来美国了,现在都流行到中国去”。

并且丢了一本书给他,张世念到“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恍然大悟。

张世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想得太多了,是不是应该回归到简单生活,自己不就是想好好地拍戏吗?

张世在前无进路,后无退路的时候,不断规劝自己。

这个时候,导演黄建新要开拍《五魁》。

一部纯粹表现内地黄土高原风味的文学电影,导演挑中了张世。

张世回到台湾,预备重新开始。

二、

但回到台湾后,面对台湾的环境,张世内心又起波澜。

在拍某部戏时,张世与制作方签订了4个月的合同。

最终合同到期,戏还没有拍到一半。

制作方整天吃喝玩乐不好好拍戏。

原本4个月的戏要拍9个月,还要求张世就维系4个月的合同。

张世耿直地提出不满,要求解决问题,最后被公司“封杀”。

而此时,张世已经酝酿来内地发展很久了。

95年拍摄《风月》的时候,张世来过上海。

被上海的发展吓了一跳,跟自己以前对内地的印象全然不同。

1999年,张世揣着2000块钱,带着女朋友来到内地闯荡。

当时张世的工作没有一点点着落,只能不断地拜托自己的朋友帮忙。

一天,张世正和朋友吃饭,正巧沈阳台台长从旁边经过。

台长与张世朋友寒暄,朋友顺手介绍了张世。

台长认出张世是电视剧《真情告白》的演员,并且这个电视剧在电视台的收视不错,所以请张世过去做节目。

大年初二,张世飞到沈阳,赚了来到内地后的第一笔钱。

之后通告排得满满的。

那时候的张世,发誓再也不要回到台湾了,他以后就要好好挑剧本,好好演戏。

来到内地的张世并没有延续他在电影上的辉煌,而是一头扎入了小人物的世界。

在台湾,谁不认识张世,而在内地,一切都要从头再来。

在台湾,张世凭借悲剧获奖,在内地,张世用小人物喜剧站稳脚跟。

“我自己知道我的长相不占优势,所以我要比别人用功十倍、努力十倍。”

“能走到现在,我一直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因为有很多人帮助过我,鼓励过我。”

“我能继续从事演艺工作就是要把这些人给予我的展现出来。”

2003年,张世在《粉红女郎》里面饰演了一个好色又善良的房东。

主演们都是帅哥美女,长相平凡的张世硬是凭借演技让观众记忆犹新。

张世曾带着爸爸在内地逛街,遇到张世的影迷对着张世喊“龚喜,你的小人物演得真好。”

父亲用四川话夸他,“你演得这个小人物,深入人心哦。”

2005年,央视大剧《汉武大帝》备受瞩目,由陈宝国、焦晃、归亚蕾主演。

其中的宰相田蚡一角,央视放弃了其他一线演员,指定张世来演。

结果是毋庸置疑的,张世的“田蚡”把国之蛀虫的虚伪、狡猾都演绎的淋漓尽致。

他的演技,就算在众多老戏骨中,也是不容小觑。

张世还有很多经典角色:

《县令黄马褂》里的黄马褂,《神话》里的高要(赵高),《钟馗传说》里的北斗星君,《梦回唐朝》里的袁天罡。

一个个小角色,让观众记住了这个其貌不扬的台湾演员。

2008年,张世发布一张单曲《小人物进行曲》。

小人物,让张世真正从内心有感而发的角色。

张世有两个最为人所知的角色。

一个是《粉红女郎》里的房东龚喜,一个是《神话》里的太监赵高。

龚喜一角极大地打开了张世在内地的知名度。

而奸臣赵高一角则直接将张世送上了演技的巅峰。

“我再也不想受欺负了,我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爬到最高,我要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赵高!!!”

张世的精湛演技,连搭档胡歌都赞不绝口。

也因为这段表演太过精彩,还被北电写进了教科书。

张世在演艺事业上的成功,主要来源于他的认真与严格。

他说:

“你只要看看我拍过的剧本就知道了。”

“我从来不会只用荧光笔画几条就算了,通常都是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而且剧本都被翻得破破烂烂。”

“不管我的戏份多少,我都会用‘我是男主角’的心态来对待,即使只有一句话,我也会认真对待。”

在角色处理上,张世一直有着深刻的认识

他拒绝用二分法处理角色,世上不会只会有好人与坏人。

而是要看你用什么角度和视角看待事情。

在被人认为是喜剧演员时,张世也说过:

“我最讨厌人家说我搞笑。我很讨厌那个‘搞’字,明明我在认真地做一件事情嘛。我这个人做事就喜欢吹毛求疵,在表演上也喜欢斤斤计较。”

从进入演艺圈开始,张世一直与内心的高标准挣扎。

张世追求艺术性作品,而在当下,有艺术性的作品不多。

张世几次三番地与世俗抗争,皆没有大获全胜。

在张世心里,自己一直是个没有出息的孩子。

三、

在2005年时,台湾综艺节目《国光帮帮忙》上。

朋友爆料张世上学时暴打女友,将张世身为军人的父亲气坏了,进了医院。

之后,老父亲做了心脏搭桥手术,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同时又饱受着糖尿病的折磨。

对于这场风波,张世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自己看完以后,经常就想,也许更多的是我自己做得不好,才落下话柄给人家,爸爸常说一日三省。我想自己也有原因。”

年轻时候的张世,确实是一位浪子,与朋友厮混逍遥。

少年时的放纵终于在不经意间给了张世重重一击。

之后两年,张世减少工作,专心陪护父亲。

后来,张世接到邀约,回到大陆拍摄一部周期只有40天的戏,并告诉父亲,自己很快回来。

但是张世到了大陆只10余天,父亲就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父亲去世前交代张世的弟弟,“告诉张世希望他事业顺利”。

那个时候是2007年,张世还没有等来他的巅峰角色“赵高”。

张世感到万分遗憾,他觉得自己的事业没有顺利过。

拍摄《淘气包马小跳》时,张世接受采访,说了一句:

“我奉劝天下儿女抓紧报恩,别有后悔的那一天。”

2011年开始,张世就开始减少拍戏,似是要践行当初的那一句“我奉劝天下儿女抓紧报恩。”

“从我来的那一天,就告诉自己,我绝对不要像观光客一样,转一圈就回去。”

“这也是我的个性。所以,从1999年起,我就在这里安了家,一直住在这里,直到2007年父亲去世,他临死前嘴里还念着我的名字。”

“而我却因为工作,没能陪在他的身边。这件事情让我一直很愧疚。”

“父亲去世后,我就回台湾陪母亲一起住了,但是主要的工作重心,还是在这里。”

总有人感慨张世演技那么好,怎么不拍戏了,他去哪里了?

年迈的母亲在台湾,自己的女友詹婉妮也远离故土,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二十余年。

减少拍戏,回到台湾生活其实并不是一个难理解的选择。

2020年,张世在网剧《唐人街探案》中客串了一个小角色,又重回大众的视线。

6月,他接受采访,浅谈现在的低调生活——老婆想回归山林。

所以张世在新竹买了900多坪的地给老婆种菜。

张世很少上综艺节目,因为母亲告诉他“很多事情就留在心里感受,说多了都是是非”。

如今的张世还因为年纪大以及吃了15年的素,患上了肌少症,不得已开始吃荤了。

他并不贪恋镁光灯,只想与家人共享田园生活。

对于观众对他回归荧幕的期盼,他只是说“一切随缘”。

尽管观众不断地为张世的几个小人物角色,津津乐道。

但对于张世而言,那不过是事业中的几处闪光时刻。

对于张世来说,父亲、母亲、妻子以及生活,这些情感与牵挂才是生命里更重要的东西。

生活是一场集寻找,探索、博弈的修行。

张世前半生浪子逍遥,与世俗针锋相对,后半生皈依佛道,与家人共享年华。

就像他曾在书里读到的那样。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如今,54岁的张世如愿修得了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看完记得关注@文刀贰 图片来源网络 侵删

往期精彩:父母双亡留下幼子,姐姐想卖房把弟弟送人,张子枫新片太折磨人

蒋雯丽的故事,可比马思纯精彩多了

展开更多
标签:台湾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