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香港最接地气明星打工秀,终于有一档不装的

编辑:xal5772021-06-14 09:50:45

绝对不夸张地说:

近一个星期。

所有广东人都被这三句话洗脑:

“我唔可以冇咗哩份工!”

“我唔理你讲咩,我唔听!”

“总之,无论如何我要保住哩份工!”

......

有多夸张?

Sir公司的HR小姐姐之前在工作群发居家办公的通告。

不出十秒,同事们已经发出二十多条“语音”:

没办法,原视频实在太“魔性”:

一口标准的老广粤语,颇有气势地喊着要去上班。

视频一出,就好像“三点几饮茶啦”那样,传遍全网。

短短几段语音,尤其是最后那句结案陈词式的“总之,无论如何”,让冒死上班多了一份悲壮的义不容辞。

然而,玩梗归玩梗。

玩笑背后也有打工人的无奈。

几句看似刁蛮的话,透出的是一种失去工作的焦虑。

正如她所说——

“冇咗个饭碗点生活啊?”(没了饭碗怎么生活啊)

中女唔易做

Viutv又一真人秀。

看名字有点眼熟?

还记得去年Sir推过的综艺《中佬唔易做》吗?

六位待业的中年艺人,疫情期间为求生计,到社会再就业。

别看他们在电视荧幕前光环加身,在节目里他们自愿卸下了光环。

节目里,他们做起了外卖骑手、货运工、货车司机......

没有彩排,没有修饰。

一切的笑与泪都是最真实的反应。

贴地(接地气),是这档节目最大卖点。

时隔一年,Viutv将镜头从一群中佬转为对准中女。

比起中佬,社会对中女,往往会多一层有色眼镜。

这种偏见,在她们再就业的路上随处可见。

比起上一季普遍都是演员的中佬不同,这一季的中女的身份明显更加多样。

DJ、演员、主持人,还有的息影多年,处于半隐退——

一个镜头扫过,可能有一半,观众都记不起她们是谁。

卸下了光环,她们得从零开始。

节目开拍,第一个难题来了——

她们能干嘛?

在吃青春饭的娱乐圈,她们可能很早就进入社会。

如今步入中女,被迫转行。

这么多年下来,很可能......

她们只做过一份工作。

首先出场是赵学而

港剧迷不会不认识。

《天龙八部》的木婉清、《皆大欢喜》的林玉露,都是她20年前的经典角色。

观众对她的印象基本定格在2000年前后。

而在这之后......就是漫长的沉寂期。

除了艺人工作,按她自己的讲法——

最少30年没面试过别的工作。

在剧组的帮助下,她获邀面试电器售货员。

尴尬的是……

她竟然没带简历?

别误会,绝不是职场新人那种疏忽。

人家给面试官的理由,的确无法反驳:

“网上可以搜到啊。”

唔.......好吧,确实能。

唯一比较对口的部分,就是她曾经兼职过售货员。

唔......30年前。

面试官现场让她表演一下推销技巧,她反应敏捷地巴拉巴拉说了一堆。

然而,产品信息几乎都说错了.......

虽说卖电器,但她原来不知道这电器是干嘛的。

面试官问她还有什么疑惑时。

她则说希望自己可以选择上班地点。

简历,没带;技能,没有;班还没上,就提要求。

正常面试,估计早被踢出局。

当然,这40多年不是白活。

她能准确找出自己问题的根源:

不太好,差在不够诚恳

如果要艺人们找到工作,节目才能开拍。

估计这个节目会胎死腹中吧。

没辙了,节目组唯有拜托对方录用这位超龄实习生。

初来报道,首先要记住200多款电器款式、功能和折扣。

光听到这个任务,她就想放弃了。

一开始,还能找经理,告诉别人自己是新手,企图蒙混过关。

答非所问,误导客人还只是小事。

赵学而是差点让客人进医院。

一般来说,用脱毛机前要给客人剃毛。

而她直接将彩光照射皮肤,剃毛变成了烧毛。

客人差点掉一层皮。

幸好她只是短暂地体验生活,如果让她再干下去,可能会闹出人命……

为期几天的打工生涯,让赵学而深感自己“老了”。

如今的她已经没能力短期内记住这么多新事物。

过去的那套工作模式早已习以为常(或者说固化了),无法调整。

不是她拒绝新事物。

而是新事物拒绝了旧了的她。

有人坐以待命,有人主动出击。

一开始被节目组问到心仪的工作时,她答:美容、按摩。

平时也许能安排,但疫情当前,节目组也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生意本就惨淡的美容院,还没拍完就倒闭.......

第一志愿被毙,选点别的。

比如.......农民?

出人意料的提议。

但当你知道是由她提出,倒觉得有创意,符合她的人设——

阮小仪。

偶尔会在剧里露脸,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的主场是在电台和综艺。

荧幕前开心果的她,私下其实也有过不少困扰。

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是否有别的去处,离开香港?

带着这种的疑惑,她离开城市,归园田居当一回农民。

当然,这是她的美好幻想。

毕竟她对农田的最深印象,就是在那小过一次便。

一入田里,就被农场阿姨吐槽衣着。

水鞋、手套和防晒帽。

小仪没有一样是穿对的。

废了一轮功夫,“重装打扮”后。

第一步,拔杂草。

别以为手起刀落,杂草就能去除。

除杂草要的是连根拔起,先用镰刀刮出根部,才能斩草除根。

光是一根,还能接受。

但当杂草是整一片时,做好深蹲至血气不通的心理准备。

除草、浇水、采集......

一轮功夫后,别以为农活就此罢了。

真正考验她的事还在后头。

采摘回来的蔬菜,将烂熟的留下给自己吃,其余的得全部卖掉。

早上五点多,农夫就得准备,出发到市场。

怎么把这些辛苦摘回来的新鲜蔬菜卖掉,这就很考验打工人的推销能力了。

跟赵学而不同,小仪明显得心应手得多。

善用社交媒体宣传,吸引熟人光顾。

推销时,可谓是软硬兼施

不能存放的,让客人晚上就吃;能存放的,再买多一包回去吃。

硬塞进别人菜篮之余,还不忘问候一句:“一包够吗?”

乍一看,六人里,小仪算是最像模像样的打工人。

但她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因为实在是太累了,腰酸背痛。

按她自己的说法,上厕所都会脚抖。

所谓“力不从心”,对中女而言,这个“力”首先是体力。

前面两位都是只打一份工。

但这一位不是,她打的是钟点散工。

而且她的出现,一定程度粉碎了人们对于“女人脸好就能过得好”的幻想。

杨思琦,前“港姐”。

别看她样子变化不大,以前人家叫她思琦妹,如今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与其说她选择身兼多职,不如说是不得不。

节目组有意让这位在职妈妈打灵活的散工,也是让她可以多点时间操心家里的孩子。

第一份散工就是发传单。

目顾四方,凡是眼神有接触的客人都不可放过。

吃闭门羹是常态,厚着脸皮,哪怕硬塞也得发掉(否则别想下班)。

发完传单,赶紧接下一份散工。

下一份散工做什么?

卖水果。

表面上,发传单和卖水果都是在促销。

但显然,后者涉及到掏钱,那就不是靠硬塞就可以。

论积极性,思琦妈算是相当主动,客人一到,她就开启推销模式。

客人一进门,仿佛就像被猎物盯上。

润物细无声不存在的,她要的是单刀直入。

“一箱六个好划算呀!只做三天!你有没开车来,整箱搬上车啦!”

“你有什么预算呀?别不过啦!”

“你们一看就是运动型,一人给我买三个吧!”

见到犹犹豫豫的客人,直接骂他笨。

不结合具体场景,还以为这人是在恐吓。

这种连珠炮发式的强买强卖。

让节目组实现安排的托儿,都买不下手,赶紧跑路。

企业级销售灾难。

随后,她跟着老板走向街头。

扫码关注,水果免费送,流程清晰,且不费力。

按理来说,这工作应该很容易做成才对。

然而街坊们却是无动于衷,尽管思琦妈已经使劲叫唤,大家依然懒得去扫。

面对街坊们的一脸冷淡。

这无疑是给她一腔热血浇上一盆冷水。

六位嘉宾,杨思琦算是最有分量的一个。

既是港姐,又是曾经的TVB花旦。

但她也是落差感最强的一位。

一厢情愿将她认为物有所值的东西塞给对方,却没能考虑到对方的需求。

一切从妈妈角度出发的她,似乎忽略了感同身受的重要。

节目中有不少女性交谈的环节,其中她们都谈到怕与时代脱节,只活在自己的世界。

相对于中年人,其实Sir更推荐年轻人去看看这节目。

试试多一个角度去看世界,去看身边的人:

中佬、中女与其说是一个年龄段。

不如说是一种胶着的状态

停止流动,拒绝变化。

如今她们被抛掷在一个不断流动的现实,不得不再次打开自己。

这种状态,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遇到。

怎么做?

尽管节目中屡次出现翻车和意外。

可Sir觉得,她们的尝试与反思,至少勇敢。

勇于重新发现自己。

更勇于去看到,去否定,某一部分僵化的自己。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海边的卡夫卡

展开更多
标签:节目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