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十年前的《Hello!树先生》,至今看来仍是封神之作

编辑:xal5772021-04-23 15:35:15

电影88分钟,一刀没剪,王宝强,封神之作。

这里没有许三多,没有傻根,也没有悟空,他就是活脱脱的树先生。

辛辣的故事,厚重的情感,揭开了中国农村的最敏感一面。

上映时,能在影院看到它,真是庆幸。

灰蒙的街道与天空。

一个男人从修车的地沟里爬了出来

树,是他的名字。

辈分上,村里的人得叫他一句“树哥”。

树哥,虽是叫哥,但这“哥”的称呼,也是这村里按老祖宗传来的辈分给排上

这村里除了树哥,还有人管比自己小10十岁的孩子叫叔..

管你树哥,还是树叔,还是树爷,这就是个头衔,谁有钱谁才是大爷。

树先生,跟大爷这两字没沾边。

你想一个在村里,趴修车地沟里边修车,家里没几个奢侈的装饰,抽烟都是很冲味又浓的烟,这人能挣几个钱?

一个连摩托车人都买不起的人,跟那些开宝马奔驰奥迪的人,坐在一桌上吃饭,这饭桌上能有平等的话语权吗?做梦。

饭桌上,树就跟个小丑一样。

他问啥时候能过去给大家打个帮手啥的,村霸二猪干脆就说:“我那厂子不就是在你那家对面吗?你在家也是睡,在我那也是睡”

二猪干脆建议,让树先生直接卷个铺盖去他厂子里做个保安看厂去,他还说:“我树哥去了,村里谁能不给面”

这是看厂子吗?这分明是养条狗看门的狗。

树没有反抗的资本,也没有回嘴的话语权,但是他有选择不来这个饭桌的权力,他有选择远离世俗的自由,但树没有这么做。

他好面,喜欢被吹捧,喜欢被在乎,但是你知道,一个人外表越是流露出什么,内心深处越是缺点什么也做自卑什么...

树先生骨子的自卑和殷勤拉扯着他,他越是想努力做一番事业,懒惰就越找上门来,他好不容易踏出了第一步,时代的洪流又把推着,退了十步。

那天他跑去跟二猪理论,二猪扩厂拆迁要拆他们家房子,怎么也不跟他打声招呼。

二猪跟他说,我这是在给你创造美好生活。说完,二猪举起酒杯,走一个,树先生推辞,说着待会有事,意思意思就好了...

这哪里喝的是酒了,这分明是二猪给的一杯敬酒,喝了这事就算过了,不喝就是罚酒,树不喝,两人就吵了起来。

树接着酒劲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你就是仗着你姐夫是村长,所以你装b是不”二猪让树给他跪下,道歉认错,树跪下了

“兄弟,刚才外面人多,哥对不起”

树的生活本不该是这样,是那场悲剧改变了他的人生。

那是1986年,树的哥哥被派出所当作流氓给抓了起来,父亲生气,把哥哥给吊在树上打,失手把哥哥给勒死了,爸爸也离去...

在农村,男性就是劳动力和生产力,一个家庭一下去失去了两个顶梁柱,这还能正常生活吗?所以树也没读过书,也没上过学,知识改变命运之前,他首先得吃上碗饭。

如果老天爷给选择命运机会的话,树不想成为二猪那样有权有势的人,他不羡慕二猪,也对权力和金钱也不感兴趣,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成为旧时的好友陈艺馨那样的人。

有知识,有文化,有修养,又善良,又内敛,这个好面子要强的树哥,也只有在陈艺馨面前才会交出自己的脆弱,留下眼泪...

第二天,一切如初,树又回到了好强要面的树哥。

他昨天还给二猪跪下道歉,第二天早上又跑去和二猪众人,一起去闹婚礼闹新娘...

喧嚣声很大,但是他没有参与感,这里也不会有他的参与感,他的闹也好,他的折腾也好,显得与众人格格不入。

艺馨不辞而别,树先生买了车票去长春找他,昔日的老友,艺馨挂念这份情意,便让树在自己的手底下打杂工...

工资不高,买不起房,买不起车,但至少比家里睡着要好,生活的新机,也给了树先生自信,他给曾经相亲失败的小梅写了首情诗发了过去,

他是在盲人按摩店认识的小梅,小梅不是盲人,她是个聋哑人,但这条短信让树先生也终究抱得美人归。

约会,谈恋爱,感情升温

树先生和小梅跟所有的人一样,热恋期后也筹备着自己的婚礼。生活是五大三粗了点,但婚姻一生也只有这一瞬。

树先生没钱,但是在婚姻这件事上也不能马虎,更何况他是个好面的人,他让三弟去城里给自己借辆“皇冠”车当是婚车。

万事俱备,就差辆“皇冠”车了。

晚上回来,三弟没能借来“皇冠车”,因为实在是借不到。就为了那台没借来的“皇冠车”,树先生对三弟生气,两人动手打了起来,一把火差点把房子给烧了...

有人说,树先生就是在这个时候疯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树唯一能依靠能信任的就这个弟弟,可是没想到连自己的亲弟弟也瞧不起自己。

那天倒在地上的树先生做了个梦,他梦到了他爸了,他在梦境中看到了,是他自己在火光中,杀了他爸。

这场大火让唤醒了他埋藏的记忆,但你知道,那是一道被隐藏的伤疤,而不是一道愈合的伤疤,当他再度被提起的时候,树先生崩溃了...

树先生竭尽全力地开始自救,他说:“哥,你咋就不给我托个梦,我要结婚了”

树先生,再睁开眼的时候,

他看见他哥了,哥哥从外边精彩的世界回来,参加他的婚礼。哥哥来的时候是带着他县文工团的女朋友来的,他们两人在音乐上起舞,绽放着他们的叛逆与个性...

可是当镜头开始拉远,拉到躺在床上的树先生的时候,人们这才知道,原来那不过是一场梦,唤醒了哥哥的记忆保护着自己...

树先生的哥哥从来就不是一个流氓,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那是一个洋溢着青春与叛逆的年代,市民的话语权开始在这里滋生,

原有的社会旧秩序还在不断欺压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父亲失手勒死是哥哥,是旧的秩序用“死亡”抵抗着新秩序的到来...

可是当树先看看到哥哥被父亲杀死后,他也被父亲杀死了内心的叛逆与燃烧的火苗,他开始压抑自己封闭自己。

世界与历史的洪流,从来不会因个人的意志而改变。正当树先生压抑着自己的人性,压抑着自己的火苗的时候,外边的现实世界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世纪九十年代,改革春风春漫天,越来越多的下海经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建造浪潮的小船,寻找着属于他们的小岛与绿洲。

商业物质浪潮的到来,开始冲击着一切的理想,道德,现实,秩序,有的人在这场洪流中,借势而为成功上岸,有些人则随波逐流,随人潮涌动,有些人则无动于衷,倒在了这场洪流中,被人分食...

树一会清醒,一会疯癫,但还是完成了这场婚礼。行房的时,他却还是压抑着自己的欲望,抗拒着一切,就连开始也是小梅的主动...

主动的结合,意味着不断打破树封闭的欲望,可是你知道一个压抑着几十年的人来说,一下子突然其来的改变是痛苦的,父亲失手勒死哥哥的一幕幕在自己的眼前呈现。

树掐着小梅的脖子,实质上是掐着过去那个封闭着自己的脖子,这种结合带来的动摇,是树先生的再一次自救,但是跟他当年掐着树干却没勇气拒绝走向前阻止一样,树没能拯救自救,他再次疯掉了。

第二天,树走在路上差点被车给撞了,可是他却突然来了句:小庄要出事。结果那天,煤矿发生了坍塌事故,小庄被埋在了地下身亡...

他又跑去给二猪说,这两天煤矿要出事,21号的时候村里要停水,21号小梅离开了,但村里也是真的停水了。

预言让树收获了村里的人不曾有过的尊重。

自打那天开始,树先生在村里一直都树担任类似“神算子”的身份,二猪和村长给他来送拆迁费,村长觉得树神,就让他给二猪去去晦气...

树就借机装神弄鬼,搞了个仙姑上身的戏法,让二猪给他跪下磕头,曾经欺负过他的人,在“神算子”身份的面前,一个个跪下磕头。

树成为了盛名的“算命大师”,就连瑞阳矿业老总也派秘书过来计算开业的时间,还特别邀请他过去一起剪彩。

剪彩是剪了,可这树先生的算命却越来越离谱了

他和贾总说,废弃的煤石太污染了地球了,让他去投钱搞搞科研,他去帮忙请几个世界级专家,用废石造出原子弹,要去月球搞开发...

神算子的面具也在此刻被树先生自己脱了下来,现实再度把他打翻在地。

拆迁的红头文件下来后,其他的人都奔向了太阳城,去追求幸福的美好新生活。

树先生,却在此刻有些迷茫,他不知所措,他看着有人往前跑,他也跟着往前走,可是还没走几步便又摔了个大跟头。

他又怎么可能奔向美好的新生活呢?他的拆迁款被弟弟带着母亲拿走了,他新娶的媳妇也绝望中离开了,就连他留下的房子和土地也都被拆了,他根被拆了。

历史血红的洪流中,树先生无所依靠,但是在路上他却抓到了一棵树,只是这是颗枯树,这不是他的救生筏。

那天之后,小梅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她有了身孕,那是树先生的孩子。

树先生跑过来,小心翼翼地摸着小梅的肚子,他对小梅说:“小梅,咱们搬到新房子里吧,把孩子也放到新房子里”

小梅说:“走吧,咱走”。

小梅说话的时候,树愣了一下。

他恍惚过来,眼前不过是一场幻觉,小梅是个聋哑人,她没有回来,也没有新房子,

那一刻,树是清醒的。

树也真的疯了,他回不去了,他永远回不去了。

他活在了旧的世界里,成为了那颗守望在旧世界里的那棵树。

迎着太阳,东升西落。

展开更多
标签:自己的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