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青衣》:女性题材电视剧创作的陷落与突围

编辑:xal5772021-01-30 08:50:33

作者:王丽叶

因综艺节目《声临其境》和《演员的诞生》的重新演绎和再创作,电视剧《青衣》得以重回观众的视野。新世纪以来,与女性话题有关的电视剧可谓层出不穷,《青衣》正是这其中的经典代表。细数新世纪以来的女性题材电视剧,从《流星花园》《孝庄秘史》《还珠格格》到《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甄嬛传》《传闻中的陈芊芊》……无论是以“灰姑娘”模式为代表的青春偶像剧,还是一路“打怪升级”的“大女主”戏,抑或是荒诞反套路的甜宠剧、苦情女主担纲的家庭伦理剧等,都无法将《青衣》纳入其所属的类型。反观当下女性题材电视剧在题材、叙事、女性形象、思想价值观念等方面类型化的困境,《青衣》或许可以为女性题材电视剧创作的反类型化提供一条新的思路。

题材和叙事的现实主义倾向

随着电视剧生产市场的扩大和播放平台类别精细化,女性题材电视剧的创作不可避免地走向类型化,每一类型几乎都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叙事模式。如2010年《美人心计》热播后,古装剧“大女主”模式大行其道。除了背景的更换(宫斗、宅斗剧以古代封建王朝为背景,仙侠剧以架空历史中的修仙场所为背景),这类剧作大都将女性角色作为故事主体,以人物情感纠葛或权力斗争为剧情主线展开。现代类型的女性题材电视剧也不外如是,校园青春偶像剧多以“灰姑娘”叙事模式发展情节,家庭生活剧则是以苦情女主的委曲求全求得浪子回头或者家庭矛盾化解。

《青衣》则不同,剧中既描写了八十年代的文艺繁荣时期,也涉及了九十年代经济发展后的下海热潮和新媒体兴起对戏曲的冲击,从舞台上的唱念坐打到家庭生活的柴米油盐、筒子楼里的家长里短,具有广阔的社会背景和现实生活基础。虽然是现代剧,《青衣》却超越了职场奋斗和家庭生活的类型化叙事。筱燕秋既不是职场奋斗剧中坚强独立、追求升职加薪的女性,也不是家庭伦理剧和都市生活题材剧中那些为家庭付出一切的女人。面对生活,筱燕秋的宣言是“我不照结婚照,不请客,不穿红衣服,不去你家,我不想领结婚证……就是不想要孩子。”从这一层面来看,《青衣》呈现出人物内心的复杂矛盾和现实生活的一地鸡毛,这也正是其难以被模仿和复刻的原因所在。类型化有利于批量生产,但也造成剧作缺少艺术个性而变成单纯的复制粘贴。“大女主”“开挂”的人生虽然让人看得过瘾,但如果只是为了迎合观众口味,而偏离现实生活和“人”本身,其实并不利于女性题材电视剧的长远发展。

角色的平衡设定和对单极化的反思

《青衣》的人物形象塑造是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呈现的。剧中设置了一系列的镜像人物,筱燕秋是中心人物,其他三代青衣则是筱燕秋的镜子。柳如云和李雪芬照见了青衣的过去,春来照见了青衣的未来,筱燕秋在她们的遭际中看到另一个时代、另一种选择的自己。同时,剧中的配角展现了不同的价值观念和生活画卷,比如筱燕秋的姐妹裴素锦。在给筱燕秋的信中她写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家庭和孩子只是一个过程,你结了婚,有了丈夫和孩子以后,还得重新回到你自己。”筱燕秋接到信后还不太能理解这样的观点,心里想“这家伙在说什么呀”。可以说,裴素锦向观众展现了女主角之外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这种新鲜的人物设置也打破了类型化剧作中“主角即正义”的人物设定,在众多人物的描写和人物关系的展开中,筱燕秋的形象也愈加厚实、清晰。

反观新世纪女性题材电视剧类型化的创作,为了突出主角,在人物设置上往往存在单极化倾向。这主要表现在为了突出女主角而导致故事不真实、角色设置不平衡,造成了女性题材电视剧的小格局;故事背景单薄、经不起推敲,剧作的展开不以真实为标准,而是为主角铺路,往往在意料之中,却出乎情理之外。至于女性题材历史剧的创作,不仅“人、事两假”而且意蕴也不真实。其次是角色设置的不平衡,无论是在古装剧还是现代剧中,类型化的女性题材电视剧总难避免女主角的独大。女主角往往集各种美好的德行和出众的能力于一身,而女配角大都难逃“黑化”的命运。不仅是女配角,甚至男主角也沦为女主角的陪衬。此外,剧中还会精心设置一个或多个人设完美的男性作为女主角的追求者,来满足女性观众对于另一半完美的想象。然而,过分拗人设、片面追求观众口味和商业红利,往往使电视剧的正常创作和生产遭到反噬,这种全面倾斜向女主角的人物设定,不仅使剧中的人物流于扁平,也会使整个剧作陷入角色单一和内容同质化的困境。

不完美女性形象背后观念的新变

粗浅地看,新世纪以来流行的女主角色大致经历了以下变化:从“灰姑娘”和“苦情”女主到“大女主”、从单一的娴静淑女到性格鬼马精灵的少女,她们的结局大多实现大翻身,爱情事业双丰收。其实,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背后实际上是以女性的自我牺牲为代价的。如果说“灰姑娘”和“苦情女主”只是树立了道德上的“标杆”,那么所谓的“大女主”实际上对女性提出了更加苛刻的要求。它要求女人在和男人一样做一个成功人士的同时,还不能忘记自己作为女人的“本分”。比如以《辣妈正传》(2013年)中的夏冰为代表的辣妈们,她们一方面要承受来自家庭的压力,另一方面也要面对职场上的严峻考验。夫妻双方观念保守的父母、养育孩子的重担、职场上的压力等外在条件,实质上从头至尾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真正改变的只有变得强大到兼顾工作和家庭的女主角。

《青衣》的独特之处在于筱燕秋的不完美和不被规训。观众期待女性应该具有的美德——“大女主”的坚强独立、“小女主”的温良忍让——她都不具备,她隔涩、自私,是一个从头到尾都不完美的女人。同时,筱燕秋对戏曲的痴迷,使剧作实现了对日常生活的超越,暗含着剧作对人生和命运的理解。

近年热播的《三十而已》《二十不惑》《听见她说》《不完美的她》等电视剧体现了女性题材电视剧的新变化,剧中关于女性婚恋观、女性职场法则等话题也成为观众讨论的焦点。此外,剧中的她们在处理生活困境时的不完美更能带给观众共鸣和思考。

总的来看,新世纪以来的女性题材影视作品虽然暴露出类型化的困境,但是求新求变的反类型化追求也从未止步。《青衣》及近年新兴起的现实主义女性题材电视剧,对不完美的“她”的塑造跳出了“女主角=完美女性”的怪圈,体现出创作思想的转变,即不完美的她们更加贴近女性的视角和真实的现实生活。随着女性消费市场的扩大,女性题材电视剧走向批量化生产的趋势虽然难以避免,但是类型化的创作绝不是女性题材电视剧创作的唯一出路。除了作为文化消费产品之外,女性题材电视剧更应该肩负起其作为艺术的自觉和使命。(王丽叶)

来源: 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展开更多
标签:女性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