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专访|张博:“演好戏就是最重要的事。”

编辑:xal5772021-01-29 09:11:13

正在央8播出的《紧急公关》,是近期难得的一部相当专业的职业剧。在这部戏里,张博在他的人生中,首次饰演了反派——一位从底层奋斗起来,因被岳父瞧不起、心态逐渐失衡的黑公关。在戏里,他和黄晓明饰演的正面角色展开了一场精彩的双雄PK。

张博演过孙权、勾践、嬴稷、光绪,一度被称为“帝王专业户”,外加长了一张相当正派的脸,他一直都在演男主角、演好人。这次挑战与自己性格截然不同的角色,对于演戏着重“体验派”的张博,是相当疯狂的体验。本次,我们深度对话张博,了解这位一心想“演好戏”的演员。

01

“我不是老演一类人的演员”

以德塔文观察到的当下商业标准看,演员演出自己擅长类型时,商业价值是最大化的。但是,张博不理这一套,他完全不打算做一个商业化的明星。他说,“我不是老演一类人的演员”。

“当时有人跟我说你是帝王专业户,我就不再演帝王了,说是红色小生,我就不再演红色小生的角色,因为我觉得,演员最大的快乐就可以不断的去演跟自己不一样的,就是你在感悟人生嘛。”

虽然这样说着,但真的接到了《紧急公关》的“方励”这个反派角色,演了20多年戏的张博也还是很紧张。紧张来自多方面的理由,一是,角色和自己毫无相似之处,演起来特别耗神;二是,这个角色会是一个众矢之的,“肯定被弹幕里弹死”,也怕观众不能接受自己的表演。

但是,出于对惠楷栋导演的信任、和黄晓明二次合作的默契,最终,想要不断“突破自我”的想法仍然取得了上风,就有了现在“方励”。

张博对方励的性格解构下了很大功夫,他理解中的方励,“出身小地方、在社会中受到过各种打压排挤,通过自身努力还是取得了一些成功,这让他有些自负和虚荣,他想要维护家庭,但又被他的岳父贬低瞧不起,这种想要被看得起的心态,导致他心灵扭曲、人生扭曲;他很孤独,不相信任何人;太要强,太想证明自己,结果其实不会好;但最终他还是一步一步走到最后,完成了自我成长和救赎。”

张博说,这个角色其实有他的魅力,他是一个有血肉、具有现实感的人,他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是一类人的代表,会让一些人从他身上看到自己、反思自己。

演方励是张博职业生涯的最大挑战之一。最困难的地方,就是这个角色和自己“没有一丁点儿的相似”,以至于琢磨角色的时候,“折磨的我快碎了”。

说起琢磨方励的过程,张博有一箩筐的感慨。张博一直觉得,演戏的最高境界就是“角色使用你的躯体、你演他的思想”的“上身式表演”。但是,张博自己三观正、方励路子野;张博性格阳光活分、方励是静水流深;张博是北京人、方励是小地方出来打拼;从头到脚,两人都是那么的不同。

张博形容自己那会儿,“就跟神经病似的,家里人老以为是进来人了老有人说话,然后一看是我一个人在那儿嘟囔念台词呢”;“吃不好,睡不好,这人给我带来的这种负面情绪特别多,好困扰我呀”。

这是张博的习惯,从不轻易放过一个角色,一定要琢磨透了。张博对方励的琢磨也很有人生智慧,他说这个角色是和大家活在一个时代的人,这种社会人的真实,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要演出现实感非常难,但他还不能接受把角色演得平平无奇,让人无爱无恨,也难怪有一阵子烦得够呛。

尤其是《紧急公关》拍摄过程中,还赶上了去年的疫情初期,完全被封在了成都的酒店里,虽然因此,张博和整个剧组都成了“过命的交情”,但是也导致中间一个多月拍不了戏,复拍了得从头再琢磨一次。

演出方励,张博也用了一点小道具——一副眼镜。这是他让人“再深一个层次”的设计,“眼镜背后还有一副眼镜”。因为方励这个角色内心波涛涌汹、表面却很平静,要将内心戏外化,张博就设计了推眼镜的小动作。

尽管做了各种功课,但到了播出前,张博还是很紧张,因为是人生中的第一个反面角色,他“很在乎我塑造的这个角色能不能深入人心”。还好最后呈现的效果,我们已经看到,方励完全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一脸正气的张博了。

02

“我是一个匠人心态,一步一个脚印地在走”

一般电视观众应该都看过张博的戏,因为《三国》实在是太过家喻户晓。张博饰演的孙权,当时和陈建斌老师的曹操、于和伟老师的刘备一起中原逐鹿,开拍《三国》那年,张博才26岁。

戏里“生子当如孙仲谋”,戏外张博也可谓天资出众、成名甚早(在那个流量还不流行的年代)。他不但是中戏毕业,还是三年的专业第一,参演中戏毕业话剧《图兰朵》还获得过国际戏剧节表演教学研讨会与演出展“优秀表演奖”。

但是,回顾这些早年经历,张博看得蛮淡的,“我没觉得演孙权让我一炮而红啊,只是觉得大家认识了我吧,也没什么好飘飘然的”。

29岁的时候,张博饰演了《大秦帝国之崛起》中秦昭襄王嬴稷这个角色。2017年过年期间,这部戏登陆央1播出时,曾引起不下于《大秦赋》的巨大反响,直到今日还多有观众回顾,称赞张博演绎精准,甚至有人希望张博能够再演嬴政。

事实上,张博自己就是大秦的粉丝,因此对于能演《大秦帝国》,他说已经是“送给我人生中一个非常好的礼物”,张博甚至觉得自己那会儿还有些稚嫩,所以“如果大家觉得我演的成功的话,要感谢我的师傅丁黑,他把我打碎了重组,才有了这个让你们满意的秦昭襄王”。

从孙权到嬴稷、再到备受好评的《苍穹之昂》这些过去,张博都以一种谦虚甚至谨慎的方式看待,访谈中我们就发现,张博的心思只在如何演好上,对于他来说,“演好戏”就是最重要的事,“能演戏就很开心”。

“我觉得能称之为演员,是一个无比高尚和无比强大,让我有优越感的这么一件事,而不是明星。我就想脚踏实地的好好的做一个演员,用我银幕上的每一个角色去打动观众,不管是古装啊,不管是近代,不管是现代,每一个都会给我人生留下一个印记。”

张博不爱曝光自己、不上综艺,不喜欢当明星“在大众面前好像没穿衣服”的感觉。他说“没有摄像机,我就是一个老百姓”;“不拍戏的时候,就看书、看电影、和发小同学聚会、陪家人”。这真是妥妥的老戏骨做派。而张博今年39岁,只能说是中年。

但张博觉得演员的“人到中年”挺好,年轻时太稚嫩、年纪再长也麻烦,现在正好, 价值观、技巧都“更加成熟了,正是出作品的年龄”。

张博今年还有一部剧会播,是由航空工业集团联合工信部工业文化中心领衔出品的《中国制造》,讲述我国建国后七十年来、军机、商用客机研发制造试飞的故事,很燃的题材。张博从20岁演到95岁,这让他觉得很过瘾又很有突破,“是一个脱胎换骨的张博”。

张博既不想当明星、也不愿意冲着流量演不好的剧本,他甚至有些许的不善表达,但满脑子都是要精进演技、突破自己。

他想要回去演话剧,但是“因为疫情”暂时演不了;他在2017年辗转多个国家、一手包揽艺术总监、主题曲等工种拍摄的悬疑剧《谜·途》暂时播不了,他有点愁;但他还是希望未来有机会能够自导自演一个戏,为自己创造更多可能。

一位对“演戏”技艺精益求精的匠人,这或许是这一阶段,张博的最佳定义。


以上为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原作者:

苏秦|德塔文影视观察

德塔文影视观察

德塔文科技 影视数据专家

影视数据分析|艺人趋势分析

舆情动态研判|宣传策略咨询

展开更多
标签:角色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