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撑起中国影视圈的“半壁江山”,《士兵突击》要走向神坛了?

编辑:xal5772021-01-13 20:00:17

2020年已经过去了,回望这一年的影视圈,有几个人物无疑能入围年度人物榜。

有凭借《八佰》 《金刚川》 《一秒钟》等电影“霸屏”的张译;

有王宝强&陈思诚这对老搭档,在《我和我的家乡》中再合作,而《唐人街探案3》想看人数已接近700万;

还有同样出现在《八佰》和《我和我的家乡》中的李晨,以及出现在《紧急救援》中的张国强;

而在第33届金鸡奖上,除了入围最佳男配提名的张译,颁奖嘉宾段奕宏冷漠.jpg的表情也引起热议……

说完以上6位演员,在你的脑海中是不是浮现了一部剧呢?

没错,它就是《士兵突击》

这部剧自2006年首播以来,口碑逐渐发酵而播放量猛增,豆瓣有超13万人打出了9.4的高分,还获得了飞天奖、金鹰奖优秀电视剧奖。

面对如今从2019年的《陆战之王》 《飞行少年》 《反恐战队之天狼》,到2020年的《蓝军出击》,不论是加入“小鲜肉”谈恋爱的设置,还是军队生活的魔幻感,这些军旅剧口碑无一例外都不及格。

15年过去了,这部许多人心中的“国产军旅剧的巅峰之作”不免让许多人发出喟叹——

至今还尚未有军旅剧能超越《士兵突击》!

更为重要的是,这部剧对从主角到配角的精彩刻画,不仅让观众记住了剧中的角色,更让饰演剧中角色的一众演员们走进大家的视野。

可以说,正是因为这部剧,让大家对这些演员们不由得带着天然的好感,看着他们从无名小卒到大放异彩,一步一步地在自己的演艺道路上越走越稳。

从这里看,说《士兵突击》捧红了影视圈的半壁江山都不为过。相比现在浮躁的造星活动,通过一部剧稳扎稳打磨炼出来的明星们反而更为难能可贵。

它如同星工厂一般,直接带红了一大批演员。

在所有爆款影视剧中,《士兵突击》出来的演员显得更为耐磨,15年过去了,他们愈发显得迷人,从对影视圈演员的贡献这个角度来看,这剧已经迈开大步地走向了神坛。

一段时光过去,再回首总是能有新的发现,时间的沉淀总能给人以启迪,我们不妨看看这15年时光中一众主演的“前世今生”吧。

1. 许三多与成才:一个人的一体两面。

说起王宝强,他的经历似乎总是带着“草根逆袭”式的励志,而这与剧中从“孬兵”成长为“兵王”的许三多无形中有了对应。

从小被打到大的“龟儿子”,到了新兵连也成了最早现形的“骡子”,被派到无人问津的红三连五班,面对混日子过的老兵们,坚持每天出操、训练、打扫卫生的许三多,说出了他其中的一条人生信条:

“好好活就是有意义,有意义就是好好活。”

跳脱出温水煮青蛙般环境的许三多,以一种莫问前程、但行前路的埋头苦干精神,修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而他的另外一条人生信条,便是属于钢七连的“不抛弃、不放弃”。

从333个腹部绕杠、死缠活捉A大队中校队长袁朗,到参加“A大队”选拔赛即使只剩临门一脚还要背着伍六一前行……

傻傻的“许木木”,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一根筋式的努力,有对兄弟不惜两肋插刀的真诚,更有无论如何都听从自己内心的纯粹,看起来痴傻无用,实际上是个“内秀”到底的人

正如剧外的王宝强,从《天下无贼》 《我的兄弟叫顺溜》 《人在囧途》等频出代表作,到首次执导的处女作《大闹天竺》扑街,甚至亲自去领了“金扫帚奖”,表示:

“我知道这不是一个特别光彩的奖项,但它可以鞭策我进步。”

“我第一次当导演确实欠缺经验,有很多不足,我相信经过努力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导演。感谢这个奖项给我个机会,对观众说声对不起。”

直到2020年,参加节目的王宝强在提及《士兵突击》时,仍能不假思索地说出自己是钢七连的第4956个兵。

而与许三多相反的,是伍六一口中“一个蠢得像猪,一个精得像鬼”的“人精”成才。

其实,本想演许三多的陈思诚在一开始是排斥演成才这个角色的,他觉得这个角色圆滑世故就像个反派。

作为村长的儿子,自带一种自信和优越感的他,强烈渴望出人头地,不论是耍“三包烟”的小聪明,还是成为钢七连第一个跳槽的兵,抑或是在老A选拔的冲刺关头毅然抛下了伍六一跑到终点线……

满脸写着“要赢、要成功”的成才,以利己为原则,利益成为了他对人、对事的先决条件。

而从剧外的陈思诚来看,从在《春风沉醉的夜晚》中直男变弯获戛纳影帝提名,到自编自导自演《北京爱情故事》抱得佟丽娅归,一直到《唐人街探案》系列狂揽42亿票房,打造系列IP……

既然演员混不出头,那么就从导演“弯道超车”的陈思诚,懂得观众兴趣点、会经营IP,有这样的商业头脑怎么能不成功呢?

成才和许三多,就像站在天平的两端的两个人,实际上却更像是一个人的一体两面。

如果说许三多召唤着我们对真善美的内在人格,那么目标明确的成才又何尝不想奉行“成功学”的我们的外在人格呢?

正如很多观众在看到成才时不由得说“其实成才更像我们普通人”,不由得想起袁朗在拒绝成才成为老A的一番话:

“你很活跃,也很有能力,但你很封闭,你总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想自己的、做自己的,任何个人和团体很难在你的心里占到一席之地,七连只是你的一个过路的地方,如果有更好的去处,这儿也是你过路的地方,我们不敢跟这样的战友一起上战场。”

一边是至善无私,而另一边是精致的利己主义,我们就在这两个看似两极的角色中,照见了自己。

而戏外的王宝强和陈思诚也成为15年的挚友,记得在一次访谈中当主持人问最受不了对方什么时,王宝强直言最受不了陈思诚的自恋:

“演戏永远是摆POSE、耍帅,但其实别人拍不出他的真挚。”

可见,王宝强真的懂陈思诚,也正因为如此,陈思诚在拍电影时首先想到的便是让他成为自己电影男主角。

戏内一体两面,戏外也成就一对好搭档,这一切都源自《士兵突击》。

2. 史今和伍六一:如母如父的兄弟情

要说《士兵突击》中一个最鲜明的特点,无疑是全剧无女主演,女性角色全部打酱油,是一部100%的纯爷们儿的戏。

而就是这样一部没有爱情线的军旅剧,不仅燃起了许多小伙子的当兵梦,更深深吸引了许多姑娘。

为什么呢?

因为他的兄弟情是饱满的、多层次的

剧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无疑是张译饰演的一排三班班长班长史今,他是兰晓龙口中的“军中之母”,是剧迷心中的“白月光”。

身为班长的史今,不想要放弃班上的任何一位新兵,而许三多成为花费他最多心力的那个。

从心软把许三多从他爹的“魔爪”中救出来,到在他当兵后事无巨细地教导、替他解围,尤其是在他恨铁不成钢时甚至以“自虐”式的方式促成了许三多的觉醒:

“我来掌钎,你来抡锤!”

最后,让大家刮目相看的许三多背后,实际上是史班长总是在一旁无条件信任他、告诉他,他能行。

形象地说,史今更像是在“造人”,在他极致的温柔和责任感之下,却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离开。

临行前,看着执拗地拽住自己行李的许三多,看似云淡风轻的史今忍着自己的悲痛,直到最后一刻还盼着三多能再成长一些:

“你不要把希望再寄托在别人身上,你自己心里也有花,一朵朵的多漂亮。我走了,能帮你割掉心里边最后一把草,你该长大了。”

走之前,看着守护了九年的首都北京城,坐在车里的史今嚎啕大哭——

这一场戏不仅是史今告别了钢七连,也是全剧组所拍摄的最后一场戏,这样的双重离别不免让人真情流露。

就是这样一位长相普通、战斗力普通,各方面普普通通的史今,却闪耀着夺目的“平凡之光”,而这也正如直到28岁才算真正走上演员道路的张译。

在上学时被评为班上的“三大丑男”之一的张译,跑过近10年龙套,为了能参演《士兵突击》,他还曾给导演写了一封长信。

而在这部戏之后,从《我的团长我的团》,到《山河故人》 《我不是潘金莲》,2018年由张译主演的《红海行动》以36.5亿票房成为春节档第一。

直到2020年《八佰》 《金刚川》 《我和我的家乡》 《一秒钟》霸屏,从为角色减肥20斤到演戏投入到演得晕过去,在演员道路上默默耕耘的张译,这位如今大家口中的“宝藏男演员”,他的“平凡之光”终于大放异彩了。

如果说剧中的史今是温柔如水的,那么副班伍六一便是刚强如铁的。

最讨厌老乡攀关系的伍六一,新来的许三多仿佛成为他的“克星”,不仅因为许木木的愚笨,更因为由于他的到来,让他唯一的好友史今把心思全都花在了木木的身上:

因为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他会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你身上,因为你比我看起来更可怜巴巴,比我更像一团扶不起来的烂泥巴!

看起来高不可攀的伍六一,对朋友的定义似乎比别人来得门槛更高,在他眼里,也许只有听见他口袋里钢镚响便知道他没烟抽的史今是他唯一的朋友,而他对三多的不满无疑在说明着,其实友谊也有吃醋

然而,在史今走后,伍六一却成为一次次鼓励三多站起来的人,在三多迷茫的时候他会跑过去以求打架的方式安慰他,在三多老爹来的时候,千方百计让他爹答应三多留下来,即使受到处分也在所不惜,这种担当如兄如父。

其实这个时候,伍六一对三多的好,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史今,而促成他们关系真正转变的,还要到老A的选拔赛上。

不小心受伤瘸了一条腿的伍六一,被许三多不顾一切地背着,而就在临近终点线的那一刻,他选择了弃权:

我们不是朋友,还能是什么呢。

这可是宁折不弯的伍六一啊,当他躺在病床上流泪的时候,让多少观众意难平!

而对于饰演了伍六一的邢佳栋来说,自《士兵突击》后,他是《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虞啸卿,也是《雾里看花》中的郑岩,还是《大秦帝国之崛起》中的白起……

在很多戏中虽然不是主角的邢佳栋,仍在默默地闪耀着自己的光芒。

3. 高城和袁朗:男人也可以可爱和性感

作为一部现象级的军旅剧,《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甚至一度成为央视的征兵广告,鼓舞了一大批青年应征入伍。

要说它之所以能吸引这么多人,不仅在于剧中不断成长的许三多和成才,也不止于他们饱满的兄弟情,更重要的是它展现了当兵的仪式感的美。

而这集中体现在钢七连连长高城的身上,作为钢七连的灵魂人物,是他热血地带领大家喊出“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是他雷厉风行地训练手下的兵,更是他在钢七连改编后目送一个又一个士兵离开。

军装笔挺、整装待发,高城与士兵们无言的敬礼间,凝结的却是伤感、痛惜、甚至于悲壮,正如编剧兰晓龙在写到这一段时一度合上电脑嚎啕大哭。

从高城呵斥史今的“你暧昧你俗气”,到忍受不了许三多的“你就是我的地狱”,我们能看到这个一着急说话就结巴的大老爷们,看着自己的连解散还会躲在被子里嘤嘤嘤,在与三多上下铺时会话痨到踢上铺的床板……

傲娇如高城,一直以为自己凭本事做到现在的位置,到很后面才知道,原来大家早就晓得他爹是军区的军长:

“我在团里威,营里横,十六个连长我老大,我跟您都照常顶着干。我一直以为是靠我自己本事挣来的,我就像公园里的一只猴子。”

而这却也是高城的难得之处,身为太子党虽然有牛轰轰那劲儿,却心怀赤诚,不与所谓的“背景”“同流合污”。

喜得“七公主”称号的高城,与剧外看见笑话哈哈大笑的张国强一样的真性情,连本身被看做缺点的结巴,也通过他的演绎与高城融为一体,就像兰晓龙不由得自豪到:

“张国强同志的磕巴,我写的高连长是不磕巴的,我军雷厉风行,哪能一个这么磕磕巴巴的,立立立正,哪儿有这么叫的,我替张国强得意,是老康把张国强的缺陷用的如此活灵活现。”

那么说到《士兵突击》中迷妹最多的角色,无疑就是段奕宏饰演的袁朗了,很多人不由得感叹:

一见袁朗误终身。

作为A大队三中队中队长的袁朗,身怀绝技又通透人性,聪明狡猾又极富神秘感,在康洪雷看来是全剧最难演的角色,而把他交到了段奕宏的手上。

一度把握不住袁朗的段奕宏也曾迷茫和挣扎过,却最终通过不断地琢磨张弛有度地演出了这个“恶的善良人”,显得性感万分。

“善一旦遇到恶,那么受伤的总是善,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对自己说:袁朗,从今以后你要做一个恶的善良人,因为你不能让你的部下受伤。”

回顾对于《士兵突击》的看法,原来,在出演了《白鹿原》 《烈日灼心》 《暴雪将至》等作品的如今被称为“戏妖”的段奕宏,对演员职业的认真的态度早在15年前就已经看出端倪:

这个剧组很干净,很单纯,就是为了把事情做好。在今天,忽悠的演员太多。

如果说史今是给许三多打地基式的人物,那么袁朗就是高屋建瓴式的人物,他总是站在更高的一个层次,看到他们的成长,尤其成为成才的救赎。

而不论是全剧中从头到尾见证许三多成长的高城,还是让成才找回枝叶的袁朗,两个人之间却也存在着惺惺相惜:

高城:我酒量一斤,跟你喝,两斤吧!袁朗:我酒量二两,跟你喝,舍命!

说完了上面6位,我们还可以看到满口“平常心”又聪明而敢于质疑的吴哲,饰演他的李晨如今自己也执导了处女作《空天猎》,成了大家眼中的“大黑牛”;

还有五班,还有高锦饰演的齐恒、李博饰演的甘小宁、王大治饰演的许二和、罗京民饰演的许百顺、说着“别以为我长不出钢七连的骨头”的马小帅……

对于一部作品来说,戏内让我们记住了角色,戏外捧红了几乎所有的主演,现如今依然活跃在影视圈,简直是一件幸事。

现代著名剧作家罗怀臻先生说过,一个演员的代表剧目,其实就是这个演员生命气质的洋溢,而《士兵突击》在这些演员们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直到这部剧开播后的10周年,我们仍能看到一众主演一呼百应的怀念。

据最新消息显示,康洪雷和兰晓龙这对黄金搭档将再合体,找来段奕宏和易烊千玺主演新剧《冬与狮》

《我的团长我的团至终章》似乎也会有张译主演,希望能成真吧。

总的来说,《士兵突击》的好,是因为它洋溢着的心灵的激情,它见证了剧中主演的青春,也成为一代人的青春回忆——

每个人的青春中,都该有这样一部剧的存在。

青石电影编辑部 | 晨晨

本文系青石电影原创内容,未经授权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

展开更多
标签:自己的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