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首日票房 5 亿,不止因为有四字弟弟

编辑:xal5772021-01-11 15:41:28

《送你一朵小红花》后劲太大了,已经过去 7 天了,姐还没走出来。

豆瓣评分 7.5,预售票房破 2 亿元,创下 2020 中国电影新纪录,首日票房破 5 亿。截止 1 月 6 日 23:30,累计票房 8.73 亿。

说实话,一开始,姐确实是冲着阵容去的。

易烊千玺和新“谋女郎”刘浩存主演,还有朱媛媛、高亚麟等一众老戏骨加盟。

不过,回归影片本身,题材也相当能打。

虽然讲的是抗癌,但这部电影并没有刻意煽情催泪或贩卖苦难。相反,它克制、温柔的同时,还传递了爱与希望。

当你变得积极主动

生活就会奖励你小红花

它的主线并不复杂:两个癌症少年的抗癌故事。

作为二级脑瘤患者,韦一航 (易烊千玺 饰) 有病的不止身体,还有心灵。

他活得很丧。

阴郁自闭,不愿意敞开心扉对待他人。

“你好,我叫韦一航,你想看我的脑肿瘤切片吗?”

每当爸妈逼他走出家门、多交朋友,这句话就成了他对抗世界的方式。

走路喜欢挨边走,坐公交必须得坐在最后一排,不想跟任何人产生联系......

参加「鸡汤大师」的癌症信念讲座,鸡汤大师说:“尝尽五味,而生无谓。”

韦一航直接反驳:“期待奇迹?我希望的奇迹就是一觉醒来,癌症没有了,可生活,哪有奇迹?”

而那些外在的丧,只是为内心的怕找到的借口。

这一切不是因为他不想要、不需要,而是因为,在他看来, 他没资格假装正常人。

他的内心其实很柔软,只是害怕失去爱,也害怕让人痛失所爱,所以不敢去爱。

用他的话说就是,“我怕我刚把我的真心掏出来,我就死了。”

抗拒,是他对所有人的反应。他拒绝别人的关照,关闭自己的世界,刻意不去爱别人,也拒绝感知爱, 只想躲在自己的世界里。

在他看来,只要不主动接触,就不会被拒绝;

只要不面对别人,就没有那些让他心烦的牵挂;

只要不把真心掏出来,就不怕心碎。

他有句台词很扎心:“上天就是这么不喜欢我,一见我过得舒坦点,立马就把我的生活调成困难模式。”

直到遇到马小远。

她积极乐观、热爱生活。

面对韦一航的冷漠和抗拒,她用契而不舍的战斗力,摧毁了他们之间那堵墙。

带着韦一航在野外露营。

一起撸串。

韦一航有远方探险的梦想,但由于身体原因无法走出去看世界,马小远便带着韦一航“模拟探险”。

在冰库放几个企鹅玩偶假装是在南极。

去工地的沙堆放几颗仙人掌盆景当撒哈拉沙漠。

在充气泳池,喝着椰汁寻找夏威夷海滩的感觉......

但你以为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乐天派姑娘吗?

不。其实她是比韦一航更资深的脑瘤患者,并且复发的可能性比韦一航还要高。

她从 5 岁开始就每天大把大把地吃药,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活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韦一航癌症复发,生活重新陷入泥淖时,她指着路边的聋哑外卖员和丢了孙子的老奶奶,反问韦一航:“你觉得上天喜欢谁?“

韦一航的悲剧,不只是癌症,更是被陷在“受害者”思维里,无法看见他人对自己的善意。

面对命运的不公或者不幸,我们是黯然被吞噬,还是奋力求生,选择,总是存在的。

无论哪种选择,韦一航都没有选择接纳自己:不敢表达 → 来自外界的负面评价 → 自我否定 →讨厌自己......

他就在这个恶循环中,走不出去。

马小远,就像是救赎韦一航的一束光。

让他终于醒悟,不是这个世界太糟糕,而是他还没有学会,去发自内心地,好好拥抱生活的全部。

最终,韦一航逐渐打破自己设下的“心牢”,并 得到了一朵象征希望的小红花。

你看,当一个人变得积极主动,生活的奖励无处不在。

现实中,每一个经历过失去却依旧勇敢珍惜当下的我们,都值得收到一朵小红花。

走出“受害者”心态

更是一场自我救赎

《送你一朵小红花》说的不止是癌症患者之间的救赎,更是生活里每一个普通人的自我救赎。

《送你一朵小红花》电影上映前,官博向网友征集了生活里每个平凡的点滴,那一个个陌生又熟悉身影,不禁让人心头一暖。

从他们身上,姐看到的不是痛苦和迷茫,而是努力想要活得更好的希望。

命运再面目可憎,仍然有人选择不屈服。

即便在生命中缺失了很重要的东西,依然能让生活发光发热,给别人带去温暖和启发。

就像 陶勇医生,看完《送你一朵小红花》后,他在微博写了很长一段观后感:“韦一航与马小远在苦难中仍相信美好,相信人间值得。”

去年年初发生的那起伤医事件,导致陶医生双手和头部多处被砍伤,至今无法拿起手术刀,这是他人生的至暗时刻。

但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走出“受害者”心态,就是一场自我救赎。

首先,他清醒看到自己糟糕的处境,但并不曾屈服和沉沦 。

同样是面临困境,陶勇医生能站在脱口秀的舞台上,用玩笑的方式聊起自己经历过的这场医闹。

没有抱怨也没有不满,更多的是平常心,“请 大家继续把我当作一名眼科医生,而不是一个受害者”。

可能大部分人第一反应会觉得受这么严重的创伤、遭这么大的打击,应该会觉得痛苦和委屈。

受伤后,陶勇确实也会感到沮丧和悲观,时常陷入“我都对他那么好了,又给他省钱,还保住了他的眼睛,他为什么还这么对我?“的痛苦中。

但他并没有一直让自己沉浸在“受害者”的角色里:

如果从此我看世人都是恶人、做什么事都害怕、胆怯,那我才是真正的被害者。

如果我无法自救地沉陷在凶手的恶中,那我在本质上就成了和凶手一样的人。凶手因为狭隘和偏执,才会做出报复社会的行为,我不能被他的戾气所传染。

尽管我肉体上受了伤,但是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还知道我将要做什么。

陶勇医生的这番话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答案,那就是不必像祥林嫂一般不断重复自己的悲惨。

也许我们暂时做不到以德报怨,但是我们可以先试着学会清零伤害,也清零心里的创伤,继续原本要走的路。

其次,他努力从焦虑“受害者”成为扭转现状的“创造者”。

曾经是用来给眼睛做手术的这双手,如今连用来吃饭也变得有些笨拙,这样的落差难免会让人感觉到遗憾和心疼。

但陶勇没有被眼前的困难所裹挟,而是重新为自己规划、打算、行动起来,努力去创造,他说“我的人生还要继续阳光,还要继续有价值”。

受伤 3 个月后,认识十几年的老朋友李润问陶勇,如果幸福指数的满分有 100,你给自己打多少分。他毫不犹豫答,98 分。

去年 5 月份,外伤治好后不久,他就主动回到了原来的诊疗室,选择做更多开发性和创新性的研究,让技术普及,让更多的人受益。

“我觉得就像爬山一样,你可能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了,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去年,陶勇获得了第十二届“中国医师奖”,他在获奖感言中说道:

生命最重要的价值,是寻找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我在医学这条路上拯救生命的同时,不停地把自己的生命变得更加精彩。

他相信,善意是可以互相传递的,所以无论何时,他都会向光而行,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希望和光明带给更多的患者。

同样,还有因癌症去世的“黑豹”查德威克鲍斯曼,他在发现自己罹患大肠癌时,饱受病痛所苦仍坚持拍戏。

其实,查德威克鲍斯曼生前都对外隐瞒离癌的消息,直到他病逝后,查德威克的家人才发声明证实,透露查德威克 4 年前就确诊罹患大肠癌,并表示他是生命斗士,一直都低调努力、坚持不懈,不放弃创作大家喜欢的作品。

查德维克·博斯曼

是这些被命运“放弃”但依旧笑对生活的人,告诉你, 死磕到底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在死亡和很多东西面前,人生并不“公平”。

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遭遇如此不幸,或者被概括在不幸的半径中。但坐着哭一辈子,问题也解决不了,只会让自己成为人人讨厌的“怨妇”。

自助者天助之,每个人都需要有对抗不幸或困难的勇气。

只有我们愿意打开心扉,在每一个当下中找到好的感觉,才能与生活达成和解,学会接纳当下。

你越是强悍,就越是可以影响环境,会影响更多人,寻求改变命运的出路。

最后,送上韦一航妈妈说的那句话:

“人活着都害怕失去,但是面对这种害怕最有力的反击就是:认真活好每一分钟,每一秒钟。”

不要放弃爱与希望,每一个勇敢走出“受害者”心态的人,都值得被奖励一朵“小红花”。

展开更多
标签:自己的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