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神奇公司在哪里》神奇在哪里?

编辑:xal5772021-01-09 18:46:18

今天,东方卫视第一季《神奇公司在哪里》正式收官。

笔者却想借此聊这么一个话题——

《神奇公司在哪里》神奇在哪里?

这当然不会因为节目名叫「神奇公司」而理所当然的「神奇」,而是因为它把「神奇」这个概念做得很神奇——

一方面,在表象上,它确实做到了字面意义上的「神奇」;

另一方面,在底色上,它却呈现的是通俗意义上的「神奇」的反义词:

「神奇」是一个「超现实」的词。然而,在这个节目中,却既神奇又真实,神奇得很真实。「超现实」和「现实」,神奇地兼容了。

穿着「神奇」的外衣

以「神奇」知名,这个节目确实担得起。

它创造了很多「神奇」的综艺名场面——

在助力旅游业复工复产中,它聚集了法国旅游发展署代表、英国旅游局大中华区副总监、日本国家旅游局上海办事处代表、新西兰领事馆代表、以色列国家旅游部旅游领事等五国代表,在节目现场给本期神奇公司服务对象「时尚奶奶团」现场盖章护照,弹幕一片惊叹;

在助力实体经济消费复苏中,它在正大广场打造「神奇综艺」,以致敬一代经典《正大综艺》为形式,唤醒民众对这样一家有历史、有情怀、有时代记忆的著名外企的关注,助力商场客流回暖。而当观众看到这样一个「神奇版《正大综艺》」时,又不禁感慨爷青回。

它创造了中国电视史上第一个抖音直播带货跟节目并行的神奇综艺——

不仅在综艺节目上,进行直播,比如助力上海动物园复游的售票直播,助力双北村民销售农副产品的带货直播;

同时,也在节目外,于抖音同名账号「神奇公司在哪里」开辟每周三、周五、周日晚20:00的直播带货,让很多在一季节目容量空间中,无法一一满足的、更多有意义的公益直播,能通过这样一个同名小屏直播得到更多延展,也让神奇公司变成一个更有伴随性的、真实存在感的亲民公司。

而这,也为未来电视节目无论在大小屏联动,还是在公益帮扶上,都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

它的神奇之处,体现在它有极强的能量场——

它集结、连接并疏通了社会各方的力量:

有需要被帮扶的困难单位,比如上海青旅、上海动物园、汤山温泉旅游度假村;也有来施以援手的热心企业,比如抖音、百岁山、养乐多、片仔癀、MG名爵。

在这样一档节目中,「神奇公司」创造了全新的广告模式,搭起了二者之间的桥梁——广告主赞助的不仅是节目,赞助的还含有帮扶过程中的实际开销。

有各种值得被看到的特殊族群,比如在数字鸿沟里迷失的银发一族,比如在疫情期间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爱心车队,比如在每个夜晚辛勤工作的城市守夜人。

甚至还有公职部门的下场参与,在对外,邀请了五国领事馆代表亲临现场;在基层,有共青团上海市崇明区委员会的深度参与。

以及还有无数网上留言的观众,看到这些真情实感的留言,笔者相信,他们是真心相信这不只是一个节目,而是一个可以倾诉甚至可以帮助他们解决困境的神奇公司。而这档节目的出发原点、重要议题,就是想要传达「如何求助他人帮助」,这个立意,它做到了。

它的神奇之处,还体现在它的帮扶价值甚至超出它的预期——

原本,它的预期,可能更多会是即时的价值,比如帮助动物园能够卖出多少门票,帮助村民们能够卖出多少农产品,但是,却有很多价值正在延展:

还有后续的价值,比如第一期在为上青旅宣传完独特的在上海、游世界的旅游路线之后,上青旅随即推出了一款叫做「懒申卡」的旅游产品,成为他们复工复产的主打产品;

还有长期的价值,比如第八期杨超越提出二手手机置换的IDEA时,因为村长和团委的人都在现场看录制,立马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意。于是连夜发动团委做了「甜心计划」,现在不仅在崇明大范围开展,并且也将一直延续下去。

扒开「真实」的底色

然而,神奇只是它的外衣,真实才是它的底色。

它所有的创作原点,都是基于现实的情况、基于真实的需求。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最终呈现的《神奇公司在哪里》,其实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1-5期,致力行业复工;第二阶段是6-10期,转向关照个人。

第一阶段,是基于大量的真实调研。

据总导演王海龙介绍,这些期节目短则历时一个月,长则历时三四个月跟踪调研。节目从2020年5月筹备,9月开机,在四个月中,主创团队实时跟踪行业复工复产最新动态,来进行帮扶行业的选择,「国家在疫情期间一直发布相关报告,哪些行业受到疫情影响最大,每个月都会更新。我们就是根据这些报告、新闻报道、相关热点,来出初期预案,然后分别联系这些行业的从业者进行深度调研」。

比如,第一期切入的旅游业,其实在上青旅这个代表案例背后,节目组深度对接了5家旅行社,只是上青旅几乎所有业务关停,整个部门都去摆地摊、卖鸡蛋、做直播这个点,让节目组最为触动,所以用这个案例代表整个旅游业的状态;

又如,第三期切入的演出业,节目组整整走访了三个月时间,接触了大量不同生存状态的音乐剧演员。这些调研素材,很多真实植入到节目当中了,比如这期节目有一位叫小吕的音乐剧演员,在剧场关停之后才到密室逃脱中扮鬼。他的胆子很小,「我也很害怕,但是至少我还是演员」。

这句话其实是一模一样地复现了节目组在调研阶段中的真实采访。所以,艺人在这档节目中,更像是一个把真实调研情况带出来的串联者,在两到三天的录制背后,是两到三个月的案头工作。

第二阶段,则是基于真实的现实触动。

最典型的一个案例,是第七、第八集的《银发补习班》。

原本,节目组到双北村,是有一套基于案头工作的拍摄方案的。但是,到了当地之后,他们发现,几乎在城市消失的座机还是农村老人的通讯方式,并且,他们座机上还贴着一张纸,纸上写着自己孩子的电话。

这个细节,让节目组大为触动,于是,他们决定基于现实、推翻重来 ,用了不到10天时间除了一个全新拍摄方案——因为他们知道,这才是当地人真正需要的帮扶。

这个思想,几乎贯穿了节目的后半季。王海龙非常坦诚地说,「对于一个节目而言,要去提振一个行业经济,影响一个宏观格局,客观而言,难度很高。然而,帮助一个村的老人会用智能手机,帮助一位音乐剧演员找到新的工作,这种直接的、扎实的、落地的落在个人之上的帮助,也许更有现实意义。」

不只是内容立足现实生活,大小屏互动也是立足现实需求——

它之所以创造出「电视史上第一个抖音直播带货跟节目并行的综艺节目」,并非为了创造第一而创造,而是因为节目组在经过大量真实调研之后,更加深刻感知到,一方面,线下经济折损严重,另一方面,线上经济却发展迅猛。所以,「如果我们真的要帮助一些线下经济的话,其实是要协助他们从线下转上线上」,王海龙说。

这才是这个节目之所以要融入大小屏互动的原点,不是因为直播流行而做,不是为了创作第一而做,而是因为线上方式能够最好解决线下困难的需求而做。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个节目有这么强的连接力与共情力,因为它真实满足了各方的需求——

五国使者愿意加入,因为全球旅游面临严重挑战,他们需要疫情之后中国游客带动世界旅游;

崇明团委愿意加入,因为这个节目切切实实在帮助他们解决银发一族的问题,提供他们一些新的思路,新的方案;

各大品牌愿意加入,因为这是一档不仅帮助他们提高品牌曝光量,更是帮助他们塑造品牌社会责任感的节目。

在看这档节目之时,笔者在思考一个问题——

关于节目的内驱力和外驱力。

节目好看,往往因为主创有一个强大的内驱力,希望奉献给观众朋友优质的内容,这是基于他们的职业态度或者理想;节目不好看,往往就是少了这股子内驱力。

《神奇公司在哪里》的神奇,就是因为它在内驱力之外,还有外驱力——

这个外驱力,来自疫情这个特殊背景造成的现实问题,因为这是节目立项的出发原点,这个外部力量驱动着它前进;

也来自于节目推进过程中不断认识的各方人士、不断延展的各方力量,他们对节目有期待、有寄望,这个外部力量同样驱动着它前进。

内在的使命感与外在的驱动力的交织之下,这个节目,其实是被一种「洪荒之力」推着往前走的,客观而言,它也许不够完美,但确实已够真诚。

而关于第二季,在也许复工复产不再是时代主题,不再是外驱力后,它会走向何方?

总导演王海龙表示,「可能会更多从『社会问题』出发,提出问题、解决问题」。

这么看来,下一季的「神奇」仍旧扎根现实。

展开更多
标签:节目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