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流金岁月》里的男人们

编辑:xal5772021-01-09 17:36:14

最近播出的电视剧《流金岁月》里我们不仅看到了两个绝美的女性;也看到非常理想化的女性人格,比如朱锁锁简直就是义气的化身;我们还看到,最理想化的姐妹情谊,“我成功,她不妒嫉,我萎靡,她不轻视”。

朱锁锁(倪妮 饰)与蒋南孙(刘诗诗 饰)

但《流金岁月》把蒋南孙、朱锁锁方方面面都刻画得绝美,并不意味着它是一部成功的女性剧集了。如何书写男性,也是一个重要的判断指标。

赞美女性,观众举双手赞成。不过,跟之前的女性群像剧一样,《流金岁月》依然没有走出言情线主导的范式,占据剧情最重要篇幅的,仍旧是蒋南孙、朱锁锁与各色男性之间的情感线,或是爱情,或是某种友达以上、恋爱未满的暧昧情愫。

《流金岁月》看下来,还是会让人觉得剧中的男性形象太“熟悉”了。他们都曾出现在此前的女性群像剧或者主打女性受众的言情偶像剧里。女性剧中的女性虽然进化了,但她们遇到的男性依旧是“同一拨”,有些重复乏味。

第一类男性:皇阿玛式男子

代表性角色:叶谨言、杨柯、李一梵

这个说法引自毛尖在一个采访中对《我的前半生》《都挺好》《三十而已》等女性剧中“独立女性”的判断,她认为,“当代影视剧中号称的独立女性,哪一个背后没有皇阿玛的目光护送。”

皇阿玛式男子,换个说法,就是导师型男子。很典型的是《欢乐颂》里的谭宗明,《我的前半生》中的贺涵。他们是大资本家,有钱;但他们又不是脑满肠肥、挺着大肚子的油腻男,而保持着良好的身材,有着文雅的气质和得体的举动;他们格局远大、洞若观火,总能在关键时刻给女主角必要的点拨和扶持……在他们的目送下,女主角迅速成长,一次次华丽转身。

《流金岁月》中,朱锁锁身旁的叶谨言和杨柯都是这样的男子。叶谨言身为上海一家资金雄厚的地产公司的老总,对朱锁锁这样一个新晋职员青眼有加,细节里都是呵护和关爱。朱锁锁将八宝饭上的油沾在他定制的昂贵西服上,副总说,“闯这么大的祸能活到现在的,你是第一个。这要是范金刚啊(注:田雨饰演的秘书),就在老叶家门口自刎了!”

叶谨言(陈道明 饰)

我们知道编剧一定会给出叶总偏爱朱锁锁的解释(朱锁锁与他去世的女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这个解释一定不具有普适性。只有在剧里,顶级富豪才会有那么多闲工夫跟小职员东拉西扯地各种互动。

担心朱锁锁可能有危险,叶谨言千里跨城救人

杨柯原本是精言集团销售部经理,他偶遇朱锁锁后,一眼就发现朱锁锁是销售人才,给她机会,用人不疑,倾囊相授。而杨柯也是所有职场人士所渴望碰到的那种领导:有领导力、有担当、信任爱护手下、有福同享……出去应酬,他帮朱锁锁挡酒;朱锁锁拿不下的客户,他亲自出马;朱锁锁因犯错差点被开,他说,“你是我的人,不是说开就能开的”。

杨柯(王骁 饰)

平日里不爱学习的朱锁锁,前脚还被男的欺骗、愁找不到工作,转眼就成了精言集团的销售骨干和叶谨言的“左臂右膀”了。而蒋南孙身旁,也有一个精英男李一梵守护和追求。

李一梵(于小伟 饰)

这实在是一出爽剧,映证的是:编剧潜意识里仍旧渴望女性的成长路上有男性权贵阶层的一路相送。

第二类男性:王子+总裁

代表性角色:王永正

很多观众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当我们在说“白马王子与灰姑娘”或“霸道总裁爱上我”时,男性的身份是有钱有权的“王子”与“总裁”,而不是一个普通的经济适用男。男性的经济实力,构成浪漫爱情最核心的组成部分;“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是无数偶像剧潜隐的价值观。

跟章安仁相比,王永正有更好的成长环境和教育背景(母亲是蒋南孙小姨的朋友),有更大的格局、更宽广的视野(他在餐巾纸上随便一画就战胜了章安仁几天几夜的设计)。章安仁一出场就输给了王永正——编剧一定意识不到她的“拜高踩低”,王永正瞧不起章安仁,就像安迪和曲筱绡瞧不起樊胜美。

王永正(杨祐宁 饰)

除了家庭背景不错外,王永正身上结合了白马王子的儒雅、细心、默默守候以及霸道总裁对爱直线球式的猛烈攻势。因为女性剧中,女性观众对男性的“三观”审查更严格,所以传统白马王子以爱之名的“拯救”以及霸道总裁以爱之名的“控制”,都会被剔除干净。王永正是女性理想的男性伴侣:有钱,有品位,有格局;爱她,尊重她,平视她,理解她。他与蒋南孙也会有冲突,但会终成眷属。

我好奇的是:如果王永正也是“凤凰男”,编剧还愿意赋予他美好的人格吗?

第三类男性:小奶狗

代表性角色:谢宏祖

女性向文化崛起,男色审美流行,小奶狗式男子在偶像剧中开始大行其道。小奶狗也几乎成了女性剧里的标配。《二十不惑》里有段振宇,《三十而已》中有钟晓阳,《流金岁月》里有谢宏祖。

编剧的思维似乎是:男的没有钱,就不配谈浪漫肆意的爱。所以总是那么“碰巧”,小奶狗家境都是非富即贵。钟晓阳可以无心上班,房子也早在上海买好了;谢宏祖就更不简单了,出生于财阀世家,买几千万的房子眼睛眨都不眨一眼。

谢宏祖(董子健 饰)

小奶狗之“小”,可以指年龄小、阅历少,但它更多指涉一种感情模式:恋爱大过天。他们脑袋都是你心里都是你、念的都是你全部都是你。每一次他们望向你,眼神认真、执着又痴情。可惜的是,他们思想幼稚、缺乏阅历、想法简单、不够成熟。女人们不忍心伤害小奶狗,就像她们不忍心伤害一个孩子。

小奶狗的专属痴情

《流金岁月》里朱锁锁与谢宏祖的互动也很甜,但有一点我并没有看太透:谢宏祖为什么爱上朱锁锁?谢宏祖曾给出答案,“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你吗,你当时来KTV找我,拿着瓶酒,当时就想,怎么会有那么单纯的姑娘呢!”

这个理由粗糙得就像是偶像剧中,霸道总裁对怼她的灰姑娘说,“以前从来没人敢怼我,很好,我注意到你了”,然后就爱上她了。但谢宏祖并没有比钟晓阳更成熟,这也为他和朱锁锁的情感埋下危机。

女性剧中的小奶狗,常常是作为功能性角色出现的,构成女性情感幻想中的一环:与小奶狗谈一段炽热的恋爱,不虚此行;不过,小奶狗大多无法跟女主角走到最后,独立又自主的女性最终会抛下他们,昂首向前。

第四类男性:渣男

代表性角色:章安仁

蒋南孙因为厌倦了父亲的投机、浮躁,所以她喜欢章安仁身上的沉稳、步步为营。章安仁也曾给予蒋南孙很好的爱与呵护,否则热恋中的蒋南孙不会对朱锁锁说,世上再不会有人像章安仁那样爱我了。

章安仁(杨玏 饰)

但章安仁很快“黑化”。先是举报王永正、对蒋南孙撒谎,之后在蒋南孙家破产时,只为自己计算好后路,拒绝伸出援手。观众都怒了,章安仁成了“凤凰男”的负面典型:他爱上蒋南孙,为的只是她家的财产,为的只是上海户口;他看似是经济适用男,本质是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凡事以自己的利益优先,而不是以蒋南孙优先。

#章安仁比陈屿还气人#高挂热搜。话题虽然有了,但编剧对章安仁的处理让人觉得失望,这个角色完全可以写得更立体一点,而不是只是挑起观众情绪。因为人人讨厌章安仁,但大多数人更趋近于章安仁。

章安仁的个性的确受到出身和家境影响,他是“凤凰男”,他穷怕了,所以总想着给自己留退路,也不愿意与任何人有冲突,这让他的“老好人”显得懦弱和虚假。这样的个性的确不讨喜,可也不意味着,他是渣男,他十恶不赦。编剧并未详细呈现章安仁“怕”的来源,只是让章安仁喊几句台词辩解,之后他就匆匆下线了。在观众眼里,这种空洞的辩解更显得讨厌了。套上一个“凤凰男”的标签,唾弃章安仁的同时,也踩上“凤凰男”这个群体一脚。

有些讽刺的是,舆论对“凤凰男”的一个指控是,“凤凰男”摆脱不了原生家庭,一直在接济原生家庭,是“扶弟魔”“扶爸魔”;可女主蒋南孙的父亲因为炒股把家底败光,却也要章安仁卖房拿钱“接济”,观众却不会指责蒋南孙什么。试想一下,如果是章安仁的父亲炒股败光家底,却要蒋南孙卖房抵债,女性观众会怎么想?这是典型的“性别一换,评论过万”。

女性剧中渣男的“泛化”,女性对男性身上人格弱点的道德洁癖和零容忍,并不意味着一种进步,恰恰相反,它意味着两性关系的紧张和敌意的加深。如同男性一直在苛责女性完美,女性也越来越苛求男性完美。但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存在王永正这样的完美男性。他们可能是有钱的“章安仁”,没钱的“王永正”,“花心”的谢宏祖,会与手下抢利的“杨柯”……同样地,大家都喜欢蒋南孙、朱锁锁,但“袁媛”是更多女性的缩影。

袁媛(何泓姗 饰)

不完美的男男女女,需要寻求一个妥洽的方式共处,这不是为人类的弱点“洗白”,而是正视人性的复杂性,是实现男女协作、互助、共同成长必要的“理解的同情”。

以往男性剧集凝视女性,可如今女性向剧集里,男性也成为客体。把男性理想化(有钱有能力有格调有爱),反映的是女性潜意识对完美皇阿玛的期待,喊着精神独立却不见得真正独立了;而对男性的道德洁癖以及渣男的泛化(没钱的普通男性渣男概率极高),反映的是对一段普通但幸福的男女关系想象的贫瘠,它也反映出女性在遭受父权社会伤害后进入某种“应激”状态。从大方向看,女性书写进步了,但这种进步有太多限度。

《流金岁月》塑造了理想的女性、理想的姐妹情谊、理解的男性伴侣,但它一切都太理想了,反倒像是一个玄虚梦幻的童话,一切都很不现实。女性观众可以经由这部剧做梦,但很难从剧中获取有借鉴价值的女性主义资源。与此同时,渣男的泛化又不免让人担忧,当男女的不完美都成为不可调和的矛盾,只会让双方走向更深的孤立。

来源:澎湃新闻

展开更多
标签:安仁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