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李星文vs颜丹晨:当演员究竟需要多强的信念感?

编辑:xal5772021-01-08 09:13:40

一、演员要有足够的信念感

李星文:欢迎我们的影视演员颜丹晨老师。昨天也和你聊了很多,我看你也演过很多类型的作品,像抗战剧、古装剧,以及一些乡土气息比较浓厚的剧。包括后来还演了一些很仙儿的角色,比如说嫦娥,这个角色直到现在可能还有很多观众记忆犹新。那你是如何进入这些角色的呢?(上期内容详见李星文VS颜丹晨:40+女演员危机?不,这是创作的黄金年龄!)

颜丹晨:我喜欢抗战剧是因为我想演那种当兵的角色,就觉得女孩穿军装特帅,加上我爸又有这种英雄情结,包括现在也是非常爱看抗战系列的剧,所以我拍抗战剧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爸爸喜欢。

李星文:有一方面是为了尽孝。

颜丹晨:对,有一点,而且我自己也会有这种英雄情结在里面。那像《宝莲灯》这种戏,其实就是给自己圆一个梦。因为打小看《西游记》长大的,就觉得孙悟空、猪八戒,各种神仙,应该是很好玩的一个戏,而且在拍摄前期就跟我说这个角色是有挑战的。因为有很多东西是在后期做的,当时拍这部戏的时候,应该是2003年左右,有很多东西是我们之前没有接触过的,所以我是抱着一种学习的态度过来的。到这儿之后,我才意识到演员的信念感是要很强的。

李星文:就是站在绿幕前无实物表演,是吧?

颜丹晨:对,当时拍的是我跟焦恩俊的对手戏。导演就跟我说,他站那边我站这边,说你们背后有一棵树,然后这边是银河。嫦娥你要走到这里,这边是焦哥。你在这里看着他笑,笑完之后不要动,然后我们会把你画成一个骷髅。我听完之后就很惊讶,当时就觉得身边那些人看我们都跟神经病一样吧。

李星文:想象当中这个行动线还挺复杂的。

颜丹晨:对,我就觉得挺好玩的,因为毕竟是第一回感受到电影跟科技的这么一种结合。

李星文:但是更像无实物小品。

颜丹晨:对,这需要你有极强的信念感。拍的时候副导演就在旁边给你提示,告诉你有一片乌云来了,逼近你了,突然它全变成了虫子。你就根据他说的这些东西去表演,所以我觉得这也是挺好玩的一种尝试。

二、演“神仙”也得按照“人”去演

李星文:不管怎么说抗战剧它还是偏于现实主义的。虽然抗战神剧可能不太现实,但是至少表演的过程是现实的。但是刚才说到神话剧的表演有时候有点像无实物小品,但是有时候又不像,因为它有想象很多超自然的东西,那你一开始进入表演的时候会不会有困难?

颜丹晨:是,譬如说嫦娥这个角色,她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你很难去找到一些东西去对应,不像拍抗战戏,总有一些文字、影像,以及照片可以去参照。但是一个神话人物就只能从支离破碎神话传说当中,依靠自己的想象去构造。比如她在月亮上面,她可能是比较清冷的、比较高傲的,但同时她的内心又是火热的,要帮自己闺蜜的孩子去见三圣母,所以说她这种尺度的把握是比较难的。最后还是要看自己想象中的审美,是不是能够跟大众对神话角色的审美有共同点。

李星文:但你所饰演的《宝莲灯》里的嫦娥跟《西游记》里的那个嫦娥还不太一样,《西游记》里的嫦娥完全是个符号,就是引诱猪八戒犯错误的一个符号,最后只需要拂袖而去,表演就完成了。但你饰演的这个嫦娥其实需要很完整的一条心理线,就是说她虽然是个神仙,但她的心理活动完全跟常人一样。

颜丹晨:因为她毕竟是偷了仙丹才上天的,她在人间是有爱的,她跟后裔也是有情感的,她到底是主动去吃的仙丹还是怎么样?这个东西就不可考,但是她既然是从人升的仙,那她身上肯定还会有人的特质,情感这个东西也一定会在里面的,也会有一种对自由的向往,也希望能够用自己的情感去感化和帮助一些人。总会有一个向善的东西在里面,作为神仙的话,她更多的会有一种普渡别人的心态,就是从各个方面使这个人物丰富起来。

李星文:有一首诗中提到,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你刚才说到历史疑案不可考,但是在这个诗里头我们可以看出她是后悔了,她失去她的伴侣了。

颜丹晨:对,所以你可以根据这些东西,去找到她的行动线。就是说她的闺蜜跟刘彦昌两人那么相爱,但是神仙跟人是不能在一起的,所以她才会去帮助她。包括三圣母被压在了华山下面,她的儿子又起来了,按道理、按辈分说他应该是我的外甥,我应该帮助他,所以很多东西就是你通过一些其他的点,我们把它结合起来,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她的出发点是什么?你就很容易找到这种依托感。

李星文:对,演神仙其实也得按照人去演,至于那些超自然的部分后期特效会帮忙的。

颜丹晨:对。

三、从“现实”中来到“现实”中去

李星文:那你后来其实也演了不少的都市情感剧,近期又演了一些献礼剧、主旋律。包括《又是一年三月三》这是献礼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的一个作品,《不负人民》肯定跟脱贫奔小康、脱贫攻坚,决胜决战之年这个有关系。当代都市女性这个角色跟自己的生活可能会更接近一些,那这方面的表演又有哪些难点呢?

颜丹晨:就是因为太接近了,所以你一定要让他们觉得你就是他们身边的人。《不负人民》这部剧是我们湖南做的戏,也是在我们湖南永州拍摄的。拍摄前期,我们需要提前过去体验生活,然后我就发现百分之六七十的女干部全部都是短发,我就跟导演说我想把头发剪了。导演说,你确定吗?我说要想进入这个人物,就得先从外形上面贴近她们。我也问过她们,我说为什么选择短发?她们说省事儿,说我们忙起来的时候真的是没有时间,

李星文:但是就有很多女演员都不舍得剪头发。

颜丹晨:对,因为你有时可能要去参加一些时尚活动,或者是去接一些别的戏可能就不方便,但是我觉得这些都没什么,要演好一个角色还是得要像她们才行。

李星文:对,你这个让我想起《脱口秀大会》上何广智讲的一个段子。一个丑男去理发,刚进去,理发师就问他,你是要剪一个不用打理也很帅的?还是要一个打理一下特别帅的?其实这两者是不一样的,最后他选择了打理一下特别帅的。那你最后其实选的就是不打理也很帅的,也很漂亮的。为了演戏的工作,你把头发剪了,跟你要去饰演的角色形象就更加地贴近了。其实一般的都市情感剧、献礼剧以及主旋律剧其实还是有些区别的,再加上基层女干部脱贫工作的这种生活状态,可能离你还是有点远的,那你在表演上是不是还不能太生活流了,还得去找找她们一些比较突出的特征?

颜丹晨:突出的特征,我倒觉得戏里面赋予的东西挺多的。我们唯一要做到的就是说如何把我们平常在生活中很少见的那些词汇,譬如说扶贫攻坚的意义在于什么?它们分为几点?如何把文件上的这些东西运用到这个戏里面?而且当你说出来的时候,会让人觉得你是烂熟于心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难点。

李星文:就是让别人觉得这些话都是你发自内心的,不是在背词。

颜丹晨:对,所以首先你就要了解她们的工作流程,当这些已经成为你生活中习惯的时候,不会让它成为你表演负担的时候,这样的话你的表演就游刃有余了,你说出来才不会让人觉得你是在背词。那么其他方面肯定是要突出她不一样的地方,如果天天看一个领导在那里如何工作,观众也会觉得没意思。那么她们的家庭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她们跟其他人接触是什么样的?就像我们表演所说的,我们演的是人物关系,可能我其他的个性就会在跟其他的接触当中有所体现。可能我在外面是风风火火的,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但可能我回到家里就累得不行了,我老公在那儿躺着,我就会把他扒拉开,变成我在那儿躺着,四仰八叉的,这都有可能。所以就是说正因为你面对的是不一样的人,亲密程度不一样,人物关系也不一样,那么我选择的表演状态也会是不一样的。

李星文:那剧里有没有一些需要大段背诵的文件?因为我之前看的一些主旋律剧就是一遇到这种场景,这种戏我都替演员着急,我在底下替他使劲儿。一是我担心他背不下来或者说背得磕磕巴巴的,第二就是非常顺利地背下来了,但感觉就是在背。那你在戏里头有没有这种情况?又是如何处理的?

颜丹晨:就是硬撑着呗。

李星文:但是我听你刚才说也是可以把一些比较长的、比较硬的东西打散了,然后用另外的方式说出来。

颜丹晨:是的,但是有些就必须是这么说的,那你就得记得特别清楚,这是没有办法的,一个字都不能动的。比如说习主席在湘西视察的时候,首次提出了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四点。

李星文:你看你背得挺溜的。

颜丹晨:对,因为我是扶贫办主任,这些东西是我天天都要接触到的。所以如果你要拍这种主旋律戏的话,报纸是一定要看的,《新闻联播》是一定要看的。

李星文:你已经养成这个好习惯了?

颜丹晨:对,否则的话你对这个东西完全是陌生的,你的眼睛里面就会是空的,所以我觉得这种平常的积累是很重要的。

李星文:行,感谢颜丹晨老师的分享,说得非常的充实,非常的有意思。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谢谢收看。

颜丹晨:很开心今天能够来到《四味毒叔》,然后跟大家见面,还好,我觉得我没那么忐忑,星文老师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毒,很开心的一次聊天。

?

展开更多
标签:东西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