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头皮发麻!冷门恐怖新片,“有韩国鬼片鼎盛时期的感觉了”

编辑:xal5772021-01-07 15:03:28

郑秀雅有病,但吃药没多大用。

好在还能上班,正准备出门,被一个女学生撞到肩膀。

可……

秀雅住在这层楼的最后一间房,走廊的尽头没有人家,女学生是从哪里来的呢?

走到楼下,又发现地上散落着那个女学生的书包。

秀雅奇怪地蹲下细看——

啪!

鲜血沾满整个脸颊,一扭头,女学生歪着扭断的脖子,正空洞地冲自己笑……

前方高能

……

《学校奇谈:永远不会来的孩子》

???? - ?? ?? ??

非常小众的一部韩国新片,豆瓣只有196个人看过。

但依然拿下6.4分,这成绩在恐怖片中算不错。

甚至有网友看完觉得有韩国鬼片鼎盛时期内味了。

悬疑钩子埋下很多,后面也都能一一填坑。

真不,悬念又来了。

很奇怪,秀雅熟门熟路地去看神婆,神婆上一秒还温馨问候家里人,下一秒就变脸。

异常严肃地告诫她:

“近期不要接近孤僻的人,要保管好自己的东西。”

接着,秀雅就没事人一样去实习了。

剧情马上进入点题阶段。

班上有个男生崔智勋,已经一个月没来上课了。

但班主任不上心,还在点名册上划掉了他的名字。

同学们照常玩耍,也没一点担心。

秀雅责任心很强,决定“多管闲事”。

她拨通了崔智勋家的电话——忙音。

只能亲自家访。

阶梯上,有个爪痕,但秀雅没多想。

一到大门,发现更诡异的东西——

贴满了符。

门一推,竟然开了。

院子里凌乱不堪,她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叫着崔智勋的名字。

突然,反锁着的房间有回应:

你是谁?

一把冷漠的男声,磨砂门上露出一个高出秀雅很多的黑影。

原来,他就崔智勋。

没来得及多问,秀雅一转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崔智勋的妈妈。

她仇恨地看着秀雅,一直念叨着:

进来了杂鬼。

甚至,还吐了一口鲜血。

秀雅觉得妈妈精神有问题,急急忙忙跑了。

但第二天,她还是放心不下一个被妈妈反锁在屋子里的学生,拿着课本去关心他。

“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我?”

秀雅被问住了,她在意边缘学生,是因为她小时候也被孤立、被校园霸凌。

差点从楼上跳下去。

而那天,旁边还有个女孩。

那女孩真的跳下去了,但秀雅没有。

所有这么多年,她一直被那个跳楼女孩的心理阴影困扰。

开片她看见的女学生,就是她治不好的心病。

可能是因为被感动,第二天,崔智勋竟然来上学了。

崔智勋看上去有种说不上来的怪。

眼睛总是空洞又侵占性强烈地看着秀雅,但又总是没什么存在感,似乎被所有人孤立,显得极其可怜。

有天,她和往常一样坐在教室最后旁听,一只黑色的手挑衅似的,勾起她的一缕头发。

紧接着,她和崔智勋的妈妈一样,吐血了。

崔智勋完全不惊讶地递给她一个纸巾,并执意拿走了这沾上血迹的纸巾,留下怪异的笑脸和一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老师身上果然有善良人的味道。”

下班回家,睡着睡着,发现有人在按电子门锁。

三更半夜,秀雅慌了。

她探着头往外望,没想到门外的人好像通过门,看穿她心事似的,开始敲门,越敲越猛,仿佛要把门砸烂。

秀雅吓坏了,拽着门把手大喊:

“再这样我要报警了!!!”

瞬间安静。

后来,也怪事频频。

在厕所思考着“什么是善良人的味道”,镜子照射出隔间——一个黑乎乎的人头!

半夜睡觉,客厅出现细细簌簌的声音——

可一闪,却又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门彻底坏了。

师傅来修,说是没电了。

乍一听没啥,但刚换的电池怎么那么快坏呢?

师傅的解释让人细思极恐:

“肯定是小姐你喝醉,不断摁错密码,锁才会没电得那么快。”

秀雅仿佛一下又回到那个被怪异人骚扰的夜晚。

回到学校,她刚好阻止了被人围堵在教室门外的崔智勋。

但班长时候告诉她:

他们不是打架,而是崔智勋单方面被打。

但……

“崔智勋他真的很晦气。

不是你想象中的可怜人。”

因为说了这句话,班长在厕所隔间时,被敲门了。

她本不在意,后来那门像快被人掀开一样被猛击,像极了深夜骚扰秀雅的情景。

紧接着,厕所隔间的门下送进来一个木盒。

班长打开木盒一看:

全是土,往下一扒拉——

这不是自己的照片吗?!

班长一下变得心神不宁,为了安慰她,闺蜜们给她买了三明治早餐。

她有些宽慰,但嚼着嚼着怎么口感不太对劲。

一扯,竟然扯出一丝头发。再一拉,源源不断的头发涌出来……

班长被吓进了医务室。

后来又有个同学告诉秀雅,不要太关心崔智勋。

因为凡是太关心他的,后来都没有好下场。

上一个主动关心他的女生,已经转学。

然后轮到了性格开朗的班长。

现在到你了。

秀雅将信将疑地找了转学的女生:

“我现在听到他的名字都害怕。

以前我看他可怜,对他比较好。后来他常常不分时间地骚扰我,甚至半夜来敲我的门。后来,同学们都笑话我:

谁让你主动关心他?

后来我转学了。

也算是对那些笑我的同学的报复。

因为——崔智勋就像细菌,我走了,他就回去找别人。”

秀雅有些害怕了。

回家时,发现路灯下有个人影。

但眨眼又不见了,似乎跟她一路了。

紧接着,她又被楼道里的女人影子吓坏了,但这次不是别人,而是刚被吓进医务室的班长。

“其实本该告诫你,不要关心崔智勋的。

但我想着,只要他找上你,就会放过我了。

对不起。”

紧接着, 之前围堵崔智勋的那两个男生失踪了。

当大家紧张寻找时,崔智勋冷冰冰地反问:

“这种人消失了有什么好找的?

我一个月没来为什么没有人找我?”

崔智勋好像知道什么似的,甚至神情中还带着得意……

没错,他们。

都被崔智勋活活打死。

可是同学口中一向只有挨打的份、一个那么懦弱的人,为什么突然杀人了?

疑惑层层堆积下, 秀雅又去找神婆。

“你检查一下,什么陪伴你很久的东西被偷了。

被偷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不然那东西会一直跟着你。”

一查,果然。

爸爸留给崔智勋的手链不见了。

可见,电子门确实已经被破了。

决定查明真相。

正准备再一次家访崔智勋家,崔智勋却仿佛看穿了她,准时准点出现在她面前,甚至抓住了她的手。

这次,秀雅厉声呵斥:

“快去上课。”

没想到崔智勋幽幽地问:

“你是不喜欢我了吗?”

“不是不喜欢你,但你作为学生,对老师要有基本的尊重。你现在要做的,是去上课。”

崔智勋果然走了。

但一出校门,秀雅就收到监视一样的短信:

“老师,不要去哦。”

他怎么知道秀雅要去家访呢?

这次,秀雅径直走向崔智勋的屋子。

在神台上,摆满了之前关心过崔智勋的女生照片。

桌子上,还放着秀雅的珠子,还有带着血迹的手帕。

突然,门外有声音。

秀雅拿起珠子,塞进兜里。

把自己藏在衣柜里。

发现——

身边立着被保鲜膜裹着的两具干尸。

一个中年女性和一个学生。

校服上写着:

崔智勋。

真正的崔智勋和妈妈早就死了?

这时,门被打开。

眼前的崔智勋凶神恶煞地指责:

“为什么连你也和别人一样。”

秀雅知道自己可能死在当下, 推了他一把——他被自己的铲子捅中。

神婆说:

“崔智勋因为自我存在感太低,被不吉祥的东西挑中。

偷窃了他的身份,在西方,这样的事情叫二重脸。

说是人只要看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就离死期不远了。”

好在,秀雅烧掉了念珠。

似乎逃过一劫。

唯一奇怪的是,警方在现场并没有看到秀雅所说的干尸。

崔智勋也还活着,但入狱了。

片刻心安后,恍惚间,秀雅看见警察走远——

但之后,秀雅也过上了一段时间的平静生活。

直到——

班上来了个女同学。

但点名时,秀雅吓坏了。

那同学的桌子上,放着那串熟悉的念珠:

“老师,好久不见。”

是的,它。

又回来了。

这个故事的文化背景是日本“二重身”的都市传说。

但没有存在感的学生被鬼欺负只是幌子。

肉叔一直觉得,其实人比鬼恐怖多了。

所以。

人在世上活着, 无论如何不要妄自菲薄,不然。

欺软怕硬,也是某些恶魔一样的人黑暗的嘴脸。

编辑:意安安

展开更多
标签:秀雅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