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霹雳舞入奥,体育舞蹈的30年“出圈”之路

编辑:xal5772020-12-09 19:18:53

“现在偶尔逛街上个厕所都能被认出来,感觉好像真的像明星一样。”拉丁舞者侯垚打趣道,被这么多圈外人认识,确实会有一种不真实感。

一年前,《舞蹈风暴》在湖南卫视播出,口碑甚佳,侯垚和搭档庄婷凭借节目中的多次出色表现,突然成为了拉丁舞面向大众的窗口。今年,侯垚又创建拉丁男团POWER 6重返《舞蹈风暴2》,在12月5日播出的第8期最新节目中,POWER 6与舞蹈家谢欣合作演绎《了不起的盖茨比》,收获广泛好评。目前,《舞蹈风暴2》的豆瓣评分高达9.4,拉丁舞和其所属的体育舞蹈,从未以如此热度出现在国人视野。

拉丁男团POWER 6

其实体育舞蹈参与者在我国早已是一个庞大群体,一个非官方数字是全国体育舞蹈泛参与人数达到5000万。然而对于更多圈外人来说,“体育舞蹈”更像是一个谁都见过、但并不了解的名词。除了拉丁舞,体育舞蹈还包括标准舞(摩登舞)、健身交谊舞、salsa舞、阿根廷探戈,以及街舞。北京时间12月8日凌晨,国际奥委会宣布,街舞门类中的Breaking正式进入2024年巴黎奥运会。

时光退回到30年前,早在1990年,体育舞蹈就经当时的国家体委批准,成为我国正式开展的体育项目。30年过去,有人脱下舞鞋,有人起身上场。这个充满了传承的行业,走到了革新的十字路口。

赛事:宣武工人俱乐部的延续

在更早的岁月里,部分体育舞蹈项目已经在中国落地生根。1987年,第一届中国国际标准舞锦标赛(包括摩登、拉丁)在原北京市宣武区工人俱乐部举行。四年后,第一场全国体育舞蹈锦标赛来到北京工人体育馆,当时的参赛人数只有百余人,每年的比赛也只有两三场。

如今又过了近30年,当年的比赛场地依旧,只是“宣武区”不复,场地外悬挂的标志变成了“北京市杂技团”。但体育舞蹈已经在更广阔的土地上发展壮大。据体育舞蹈行业杂志《尚舞》报道,每年由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主办的国家级、国际级赛事有近20场、国家三级赛事近100场,全国每年的体育舞蹈赛事总和有上千场,参赛人员超过200万人次。

第一届中国国际标准舞锦标赛比赛场地,如今的西城区工人文化宫

这其中,规模最大的全国体育舞蹈锦标赛去年举办了第29届,这次比赛的参赛人数已经超过4000,赛程也首次增加到4天。为了让如此多的选手完成比赛,赛事经常要从每天早上8点半比到第二天凌晨3点。“震惊世界”,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健身交谊舞和社会舞蹈委员会副主任任荣生这样形容此次比赛。据他介绍,如今中国赛事现场布置的豪华程度远超国外,“外国人来了之后都觉得中国的赛场弄得高端大气,灯光、音响、LED屏应有尽有。反观国外好多比赛装饰就是喷绘,然后龙门架挂着一块布,成本很低。”

30年来,赛事的规模、专业度火箭般快速提升。但相比之下,赛事商业化却如同一架古朴的马车,缓慢地前行。

“我们更适合叫半商业”,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副秘书长、原成都市体育舞蹈协会主席闫小梅这样解释道。在她的家乡,成都世界体育舞蹈节已经举办十届,这也是我国举办的最大的体育舞蹈国际赛事之一。然而,赛事的商业化依然是一块短板。

作为一项吸引30多个国家、200多位国际选手、每年超过3000人参赛的赛事,成都世界体育舞蹈节的票务收入每年只有约20万元。相比之下,更多的经济来源出自地方政府的支持。据闫小梅介绍,由于舞蹈节每年包含超过20项赛事、论坛、展览等活动,时间跨度长达7个月,出于发展体育旅游的考虑,各区县政府非常愿意招揽舞蹈节到各自地区举办,去年地方政府为这项品牌赛事出资约200万元。

传播是赛事的另一个薄弱环节,尽管从业者不断宣称要致力于赛事宣传推广,但在当今时代传播的主战场——互联网平台上,体育舞蹈赛事的存在感很低。以年轻人用户比例最高的哔哩哔哩为例,搜索“成都体育舞蹈节”,仅有7条相关视频,其中热度最高的一条也仅有300多播放量。

对于未来商业化的规划,闫小梅认为关键在于创新,通过不断更新形式,来捕获更广的群体。在这方面,也确实有赛事走出了新的模式。

中国体育舞蹈俱乐部联赛(杭州站)至今已举办5届。与大部分体育舞蹈赛事按省市为代表队不同,这项比赛以俱乐部为单位报名,赛制以俱乐部为主体。据杭州市体育舞蹈协会会长徐立伟介绍,往年每届比赛大约有150至170家俱乐部参赛,选手数量达到2000多人。

由于调动了俱乐部和培训机构的积极性,赛事在赞助方面小有所成,目前的赞助主要来自舞蹈产品类商家,但每年的总赞助额不到10万元。相比之下,票务收入规模更小,赛事的主要收入仍要要靠报名费支撑。不过据徐立伟透露,经过几年的开发,中国体育舞蹈俱乐部联赛(杭州站)从2018年开始已经实现收支平衡,但比赛的传播力度还不够理想。

中国体育舞蹈俱乐部联赛(杭州站)

与过去几年,国内体育领域里的许多其他领域的大众参与型赛事一样,体育舞蹈赛事纵使参赛人数规模不小,但暂时仍未赚取足够的经济回报。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健身交谊舞和社会舞蹈委员会副主任任荣生也曾长期担任国内各大赛事主持人,据他介绍,这些赛事大多无法收回成本。人员、场馆的开销都很大,但收入大部分只来自选手的报名费。“那点报名费远远不够”。

从赛事的参与人群和观看受众来讲,目前愿意为赛事买单的主要还是体育舞蹈的业内人士,这的确也符合这些赛事创立本身的目的——通过赛事增强选手或学员的消费粘性。但显然,要解决“半商业”的问题,仅仅面向业内是远远不够的。如何“出圈”,如何创造更大的影响力,如何让赛事本身产生更多的价值,这些都是赛事运营者亟待解决的问题,

相比之下,体育舞蹈强烈的视觉表现力和运动本身丰富的文化意涵其实已经为这项运动的“出圈”提供了优质的素材。今年10月,快手宣布启动“天生就是舞者”舞蹈大赛,其实舞蹈赛事的魅力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平台发现,赛事也迎来了变革的契机。而在过去几年,火爆社媒的舞蹈类综艺更早地利用了这些素材,成功出圈。

综艺破圈

“以前,我们圈子里真正顶级这些选手是不屑于上电视的。”侯垚承认,自己对于拉丁舞曾经出现在媒体上的方式感到不满。“可以看到各种网红出现,但是跳得太恶心;而且跳的不好没关系,关键他传达的方式是好像你屁股扭扭就是拉丁舞了。”

这位多次跻身世界大赛前三名的舞者已经34岁,竞技水平在国内早已毋庸置疑,还担任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运动委员会副主任。近年来同一时代的运动员相继退役,他认为职业生涯到了这个阶段,自己应该再为拉丁舞做些什么。去年,湖南卫视发来邀请,经过再三考虑,侯垚和搭档庄婷决定赴约。“我们也没有想过红不红,就是想让大家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拉丁舞者。”

在舞蹈项目中,拉丁曾被认为是“不值一提”的舞种,尤其是男子跳拉丁。“很多人提到我们男选手,第一件事就是觉得娘。”于是,两季节目中,侯垚不断回应着外界的偏见。他先跟庄婷一起证明了顶级拉丁舞者的魅力,又带领POWER 6拉丁男团证明了男子拉丁舞者的阳刚之美。“参加节目是我做过有史以来最正确的决定,大家终于认识了拉丁舞者。“

对很多年轻人来说,综艺是接触新事物的重要来源。其实早在《舞蹈风暴》系列之前,就有综艺完成过对舞蹈的推广。

2008年,《天天向上》曾播出过不少街舞内容,正是从那时起,马斌斌心中种下了街舞的种子。“一开始家人觉得这是不务正业,只能边做其他事边坚持街舞。”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多年过去,《这就是街舞》等综艺以更大的能量让更多人认识了这项运动,“现在别人会认为这也是一件正经事”。如今,马斌斌已经是街舞厂牌CASTER北京合景魔方店的店长,他也代表了受综艺影响的一代街舞人。

除了推广项目,综艺热度也直接影响了舞蹈市场的消费状况。CASTER创始人刘磊介绍称,《这就是街舞》和《热血街舞团》两档节目并发后,当时CASTER单店的营收直接增长了30%。

舞种之间的竞争也一定程度上受综艺的影响。“比如这一期里有爵士、拉丁,这一段时间新学员的报课可能都以这两项为主;可能下一期中国舞又出来了,报中国舞的又特别多。”WOW DANCE创始人蔡杰表示,学员的报课数量会随着节目明显波动。

短期内,舞蹈综艺对市场端的改变非常明显,但长久来看,综艺效应能持续多久可能并不好说。据业内人士介绍,各个舞种的天花板级的人物基本都来到了《舞蹈风暴2》,这或许就是这个系列的顶峰。暨南大学教授、街舞项目研究者吴延年同样持谨慎态度。他认为,综艺节目永远不是以竞技性作为第一目的,而是为了吸引注意力,做得再优秀,这种娱乐性的节目总有一天会消失。

这也是整个体育舞蹈产业链条所要面对的问题,”出圈“吸引了注意力之后,如果把暴增的关注转化成为行业的”基本盘“。现在看来,舞蹈培训机构必然是转化的关键之一。

培训机构:做大?做小?

在大众点评搜索“体育舞蹈”,仅北京地区就有196条搜索结果,考虑到拉丁舞、摩登舞等其他关键词,包含体育舞蹈的培训机构的实际数量还要远大于此。对于这个数字,WOW DANCE创始人蔡杰觉得很正常,“每条街都有”。

与庞大的机构数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机构的规模。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自己身边基本都是小型的体育舞蹈工作室,很少有连锁的体育舞蹈培训机构。

现实情况中,一部分体育舞蹈培训“寄居”在泛舞蹈培训机构下。“公司一开始确实想把拉丁做成主要业务,但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WOW DANCE的创始人、主理人都是跳体育舞蹈出身,但传统体育舞蹈在实际业务中只能是一小部分。主理人黄雪介绍,目前最火的课程是街舞、古典舞,相比之下,成人课程中拉丁只占约10%。据称,品牌单店年平均营业额约为250万至300万元。

究其原因,创始人蔡杰认为,社会群体更倾向于简单易学的舞蹈,而对初学者而言,拉丁在入门阶段并不容易。另外,人们的观念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好多家长还是比较传统,比如衣服是不是露太多了、男女孩搭在一起会不会早熟等等,导致拉丁不是很好推广。”这也确实代表了不少圈外人的看法。

在全国其他地区,也存在一些区域性连锁品牌,例如扎根广东的港龙舞蹈,虽然已有超过30家门店,但后者同样不是单纯教授体育舞蹈科目,而是也有芭蕾、爵士等其他课程。想单纯依靠拉丁、摩登舞撑起大型连锁品牌,对很多商家来说并不容易。

WOW DANCE北京798校区

有人依靠其他舞种“做大”,也有人定位高端市场“做小”。

老宣武区工人俱乐部(现西城区工人文化宫)西北十公里,北京广源国际舞蹈中心聚集了超过30家舞蹈培训机构,1758舞蹈工作室就坐落于此。面对数不清的竞争对手,创始人胡耀有自己的策略。

“我们的口号是打造体育舞蹈中的爱马仕”。

胡耀的工作室只开设体育舞蹈课程。据介绍,这里普通学员一学期的课程大约花费7000元,单节45分钟的“大课”价格130元,这在行业内已经属于高收费。而“大课”的满班容量为15人,也比大部分机构容量小。

高收费的自信来源于对明星教师的打造。胡耀的策略是通过网络顶尖教师,并安排其参加《舞蹈风暴》等综艺。这样一来,明星教师自然能拥有更高身价。在这里,想要参加最顶级的创始人授课甚至需要满足更多条件:要么在这里学习3年以上,要么消费储值达到5万元。

不过,较高的价格还无法保证高额的盈利,由于需要经常更新装修、开发线衍生品等业务,目前工作室的流水虽然很大,但利润率并不高。

走高端路线、打造明星教师或许是一种方式,这方面,侯垚可能同样有说服力。2019年5月,侯垚和庄婷在深圳创立恋艺国际舞蹈培训学校,因忙于节目录制和各种比赛,两人无暇主动为机构宣传招生。但侯垚透露,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学员、教师仍然络绎不绝。等退役之后,培训可能会成为他的工作重点。

整体而言,体育舞蹈培训机构处于数量多、但品牌规模不大的状态。对于这种状况,凯兴资本合伙人辛颖认为,体育舞蹈培训属于重度线下的教育培训产业,由于项目复杂度高、重体验感,比较难以线上化,因而不太容易利用互联网赋能。另外由于涉及人的因素,教学服务比较难标准化、规模化。相比于单店盈利模型,更难做到的是人才的可复制模型,而这恰恰是真正扩张能力的关键。

如果把培训行业的发展比作一次攀登,传统体育舞蹈就正处在最陡峭的山腰,从业者们需要选择最合适的路线克服险阻。但幸运的是,对于内卷严重、红利殆尽的未来,教育一定会越来越刚需,这个产业的潜力仍然巨大。

对抉择中的传统体育舞蹈而言,“后来者“街舞的商业模式或许值得参考。

街舞:新锐势力也有烦恼

12月8日,国际奥委会宣布街舞中的Breaking成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对于这个行业而言,这则消息如同福从天降。进入奥运意味着进入了更主流的视野,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机遇。

相比于摩登舞、拉丁舞,街舞的商业链条已经比较成型。

11月底,BIS国际街舞大赛在上海举行,赛事由CASTER STUDIO创立于2007年,今年已举办到第14届,整个赛事由各大洲分站赛和上海总决赛组成。据CASTER创始人刘磊介绍,目前Breaking单项赛由斯凯奇常年赞助,经过多年的市场开发,比赛从2017年开始实现收支平衡。

除了腰部的赛事板块,CASTER还经营娱乐业务,旗下拥有超过120个签约街舞艺人,他们中不少活跃在《这就是街舞》等综艺舞台。另外,培训业务则是公司的基础。目前公司旗下拥有CASTER和FancyFancy两个培训品牌,直营联营总计12家门店。创始人刘磊表示,疫情之前公司每年培训业务的收入可以达到3500万到4500万。

从培训、赛事再到艺人,CASTER已经把产业链成功打通。在这种模式下,各板块可以完成互相引流。CASTER北京合景魔方店店长马斌斌介绍,新店开业的时候,公司在上海的艺人也会来授课、宣传。

由于本身源于潮流文化,街舞自刚刚登陆中国开始就收到年轻人的追捧,赛事、综艺等方面,街舞都有了飞速发展。去年,街舞世锦赛第一次在中国举办;今年5月,张艺兴与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签约成为“中国街舞运动推广大使”。通过近年来几档S级综艺和流量明星的传播,街舞更收到资本的青睐。仅2018年,就有多家街舞培训机构收获千万级别融资。

缺少资本的想引进资本,拥有资本的却也有所隐忧。“行业变大了,但质量变差了。营收最高的街舞培训机构,反而几乎没有一个特别厉害的老师。”CASTER创始人刘磊认为,很多高营收的机构是在用销售推动公司发展,但培训质量并不高。

对于很多项目来说,圈内人有热爱,但不擅运营;圈外人想赚钱,但受困于项目门槛,难以付诸行动。文化和商业从来都不是水火不容,正行走在传承与革新之间,街舞至少已经敞开怀抱。

未来在哪?

作为竞技项目,中国体育舞蹈早已步入世界顶尖行列。2010年广州亚运会包揽全部10枚金牌、2018年青奥会也有中国的Breaking选手获得第8名。但是,接下来呢?

Breaking选手商小宇

“有的比赛拽人来人家都不看。观众会说,你们每轮跳的都差不多,就音乐不一样。”WOW DANCE创始人蔡杰认为,体育舞蹈还没有被广泛认识。大家都在谈推广,具体做起来又不容易。“这个行业可能有点卡住了,既想走商业模式,又想保持传统。”

作为体育舞蹈“破圈”的代表,侯垚计划做一些突破,其中比赛形式可能是最传统、最不易被圈外人接受的部分。侯垚认为,体育舞蹈的优势是竞技性,劣势是作品的艺术性。将来,体育舞蹈可以尝试学习其他舞种的优点,走进剧场、走上舞台,用更具表演性的形式面对观众。

2020改变了很多事,如果没有疫情,《舞蹈风暴》或许已经完成全国线下巡演,这本可以成为提升品牌价值、带动消费的好机会。对体育舞蹈来说,走更加面向C端的路线也许是一种选择。

30年过去,从宣武区工人俱乐部半米高的红色舞台,到千家万户的大小屏幕,体育舞蹈的平台变了又变,使命落在了新一代人身上。

胡耀是1758舞蹈工作室的创始人,也是一名普通的从业者。“这个项目已经发展30年,专业成绩已经毋庸置疑了,群体数量也毋庸置疑了,但我们想要更多,我们这一代人想要更多的人知道体育舞蹈是什么。”

延展阅读:

展开更多
标签:体育舞蹈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