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花50元买明星航班信息、靠偷拍年入百万,我们是“饭圈站姐”

编辑:xal5772020-11-26 19:50:2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显微故事,作者丨李不追、常宁宁,编辑丨元一

追星,虽然烧钱,但也能成为某些人的“谋生之道”。

过去十年,爱豆产业在中国跃进式发展。追星从一种小众行为,逐渐演变成主流现象,甚至构成许多人生活中的重要部分。

围绕爱豆产生的饭圈文化也越来越复杂,跟拍、卖图、控评、打榜、洗粉……

一系列术语背后,是日趋庞大的市场和日渐成熟的产业链。

本期《显微故事》采访了三个饭圈中人,她们之中:

有人从普通粉丝变成站姐,靠追星年入百万;

有人操盘过千万级用户的项目,却甘愿为爱豆免费打工;

有人为追星奔波数百公里,却在亲眼见到爱豆之后失去热情。

她们的故事,是粉丝经济的一个微小切片。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偷拍一张照片赚2000元,蹲机场、蹭发布会,一年赚上百万

安安 27岁 职业站姐

我做站姐已经有5年了。

这5年里,我粉过韩国天团,追过内娱顶流,现在是爱豆L的站姐。

起初我只是一个普通粉丝,经常跟着偶像拍图,在粉丝站里分享。

后来站子的人气越来越高,我卖图的收入也逐渐增加,干脆辞掉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成了一名职业站姐。

跟拍爱豆,其实是个很辛苦的活儿。

想要近距离接触明星,你需要跟踪一切他们的行踪,包括各种活动、演唱会、歌友会,但这些场合的票真的很难买到。

为了搞到票,我尝试过黄牛、抢票或者去fb推特上找人买,但也经常遇到被骗的情况。

对于那些明星参与的媒体活动,我们拿不到活动方的媒体邀请,就要另辟蹊径。

有些站姐会拉关系,能找媒体记者带自己入场,我性格内向,就只能高价从黄牛手里买媒体名额。

去年肖战在北京三里屯出席品牌活动,一个媒体名额炒到5000元。

买黄牛票不可恶,但最怕的是黄牛自己还不靠谱,通过保安之类的“关系”偷偷带人进场,中途被赶出来,钱却一分都不退。

真正的硬仗,则是进场以后。

我手机里有120多个代拍群,到达活动现场后,我会第一时间在群里发布到场消息,开始接单。

拍到的图片一般打包出售,有30p、50p、100p和全包几种规格。

最近比较好卖的明星,例如肖战、王一博,30p的价格大概是400元。

热门IP赚得更多,去年《陈情令》热映的时候,甚至出现过一张杀青照2000元的天价。

我只跟爽快的买家做生意,价格谈好先付一半定金,交货后再付剩下的一半。

问东问西、拖拖拉拉的买家我不接,因为现场时间紧迫,偶像一现身,我就要争分夺秒地按动快门,没时间跟买家磨叽。

干我们这一行,必须手速够快,你出图比别人快一秒,可能就会多几百个转发,吸引更多粉丝,把站子养大,才能卖出更多的PB(Photobook,即照片集)。

选活动也很重要。

红毯活动明星多,媒体也多,要抢站位、抓时机,像打仗一样,一场下来累得够呛,勉强到手四五千,性价比不高。

图 | 我每次拍摄的现场环境

我最喜欢的场所是机场。

我一般会花50块钱买明星的航班信息,提前到机场蹲点,拍到照片立刻卖出去,赚得轻轻松松。

如果想赚更多,就要跟飞,也可以选择“刷关”,即购买明星乘坐的同一航班,入闸后再退票。

这样既能拍到明星又不用浪费机票,最多损失几百块退票费。

现在社交媒体时代,站姐给不给力,对明星热度往往有相当大的影响。

比如肖战走红前,某个站姐给他拍了一组机场图,拍得特别萌,为他吸粉无数。

不过,很多艺人私下里其实很厌恶粉丝跟拍,和他们目光相遇的一瞬间,能感到满满的嫌恶。

拍久了以后,我现在对这些艺人已经没什么热情了,就是一份工作而已。

为了这份工作,我5年来没有固定住所,没有谈男朋友,所有的时间都用于跟活动,熬夜修图是家常便饭,比996的公司员工还累。

好在这份工作收入还不错,我一个朋友靠做站姐已经实现了年入百万,我把她视为自己的目标。

我年轻时为了追星砸过十几万,如今靠明星挣钱,大概这就叫成熟吧。

为追星动用公司运营资源,结果我们粉的明星是“扶不起的阿斗”

小张 27岁 互联网运营

我是做互联网运营的,管理过上千万用户的平台,在饭圈却连个“大粉”都混不上。

今年5月,我喜欢上一名新晋小鲜肉。

因为太“新”了,他还没有成型的粉丝团,数据不好,商务资源也不行,我都替他着急。

所以,他的经纪公司开始招募大粉时,我毫不犹豫地投了简历。

“大粉”即粉丝群体的组织者,工作量很大,拉新、做数据、运营线上活动,每天需要保证大量在线时间,却没有一分钱报酬,纯粹“为爱发电”。

大粉的考核过程极其严格。

应聘者不仅要提交简历,还要通过专门的笔试和粉丝委员会的多轮面试,公示无异议后,才能进入试用期。

尽管条件如此苛刻,仍然有大把粉丝踊跃报名。

我凭借多年工作经验,顺利通过了简历筛选和笔试,第二轮面试却遇上了对手。

对方也是互联网产品运营,在一家大公司负责一款日活非常高的产品。

在讨论粉丝后援团未来的运营时,她运用项目管控模型,做出了一份详尽的操作方案,连每个月的目标、可以置换的资源都列得清清楚楚,堪比专业团队。

面对这么厉害的对手,我不敢大意,像竞争正式岗位一样拿出十二分的努力,最终成功杀入PK环节。

这一关要求我们为爱豆的最新作品做一个宣传方案,针对不同平台设计不同的展示内容,再由其他粉丝投票评比。

为了能助我喜欢的小哥哥一臂之力,我把业余时间全部投入这项任务,每天下班后认真研究各个媒体平台的特点,反复修改方案,力求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

没想到,对方拿出的方案比我更胜一筹,不仅包括展示内容,还有详细的推广策略乃至预算分配。

在专业的公关公司,这样一份方案至少价值10万块。

最终,这位大厂运营成功当选“大粉“,我则被选为副手,协助她做活动落地执行,包括评控、管理水军、策划剧本等等。

我们为共同的爱豆并肩战斗了几个月,产生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她甚至想把我挖到她公司。

可惜的是,我们的爱豆是个扶不起的阿斗。粉丝群全力挺他,他的心思却完全不在工作上,接连失误,一天比一天“糊”。

最后,我失望脱粉了。

那位大粉至今还在坚持。她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娱乐圈就是战场,他还是个孩子,没有‘过来人’帮可怎么办啊?”

为爱发电奔波400公里,我和偶像依然隔着千山万水

Aurora 女 28岁 影视行业

我学生时代没追过星,毕业工作多年以后,反而为一个明星发了疯。

2018年夏天,我无意中看了热映网剧《镇魂》,迷上了白宇。

我自认为已经过了追星的年纪,但白宇给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他英俊又温柔,安静又沉稳,正是我内心深处一直渴求的恋爱对象。

我疯狂补课他演过的电影、电视,把自己代入故事中的女主角,被他捧在手心、揽在怀里。

那几个月里,我在幻想中和他陷入爱河,心里全是粉红色的泡泡。

我开始在网络上和其他粉丝交流,分享白宇的照片、视频,聊他的种种美好。

他的粉丝大多都是女孩,很多人比我小得多,但聊到白宇就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

我也买过他代言的产品,主要是护肤品,前后大概花了5000元,跟其他粉丝比起来算少的。

为爱豆花钱在饭圈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个说法:花500算约会,5000算恋爱,要是能花个50000,就算和爱豆结婚了。

爱豆周边商品种类繁多,杂志、代言、专辑甚至珠宝,为追星花几万乃至几十万的大有人在。

有些粉丝还是学生,没什么钱,为了买明星周边省吃俭用,热度过去了,再把东西挂在二手网站上卖。

这样买进卖出,也是饭圈的一种社交方式。

我的狂热一直持续到11月,白宇到距离我200公里的某城参加线下活动,这是我离他最近的一次。

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即坐高铁奔赴那座城市,想亲眼见一见自己的偶像。

在高铁上,窗外一片皑皑白雪,我的心情却是满园春色。

到了活动现场,我却呆住了:小小的场地人山人海,挤满了各路粉丝和媒体记者,保安竭力维持着秩序。

我费尽力气挤到前排,使劲踮起脚尖往舞台上看。

白宇出现的那一刻,我身边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

当时他离我只有3米,比屏幕上更加高大帅气,周身仿佛围着一圈光环。

奇怪的是,我沸腾的心情突然冷静下来,我感到自己仿佛一寸寸地从周围的尖叫声中抽离,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一群女孩和零星几个男孩一起大喊“白宇,我爱你!”,甚至有一丝好笑的感觉。

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粉丝和明星之间永远隔着一条银河,他在屏幕里的深情并不是给我的。

我专门跟单位请了假,来回奔波400公里,换来的也不过是在人山人海中看他一眼,而他看到的只是无数双纷乱挥动的手、无数张模糊不清的脸。

我即使竭尽一切努力,也不可能再靠近他哪怕一寸。

从活动现场回来以后,我对白宇的热情就淡了。

我仍然喜欢他,会继续买他代言的护肤品,还和一个同城的白宇粉丝成了非常好的朋友。但是,我不会再把他当作自己的精神恋人。

这大概就是追星女孩必然经历的一个心理历程吧。

我现在对白宇唯一的幻想,就是有一天或许会通过工作接触到他,为他做一点事,毕竟我是做影视的,和他勉强算同一个圈子。

这是我能够想到的和他最近的距离。

展开更多
标签:粉丝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