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当红男星出轨年轻女星,妻子含恨离世:不被爱的人生,有多凄凉?

编辑:xal5772020-11-24 10:20:49

全香港人都知道,郑少秋不爱沈殿霞。

可沈殿霞不信。

1974年,沈殿霞已是《欢乐今宵》的金牌主持人。

综艺感爆棚。

火遍整个香江。

人人都称她是:开心果。

就连时任行政区长官曾萌权都说:“肥肥(沈殿霞)是香港的开心果。”

是的,是全香港的。

可这个开心果,自从遇到郑少秋,便一次次流泪。

那是1967年。

香港无线电视台成立。

沈殿霞作为元老级成员,坐稳了无线一姐的交椅。

她到底有多火呢?

这么说,当时邓丽君、林青霞、甄珍、欧阳菲菲等大牌女星来香港,都是沈殿霞第一个去采访的。

她聪颖、有趣,情商高,特爱自嘲。

最重要的,她胖。

这样的女人,在女人堆里最受喜爱。

因为毫无竞争力。

就像沈腾在《王牌对王牌》形容贾玲,称女人爱和她做朋友,因为很轻松。

沈殿霞出身富贵家庭。

自小家庭氛围自由而温暖,她对胖这事,从不避讳,也没自卑感。

“我一直认为我是胖人中的美女,我照照镜子,我觉得我虽然胖,我还蛮可爱的哦,样子也蛮甜啊。”

因为她的坦诚,她更受欢迎。

不仅女明星们爱她,观众们也爱这个胖乎乎的女主持人。

她索性将胖当成一种艺术。

经常会胖胖的出现在银幕中。

穿芭蕾裙跳《天鹅湖》。

主动尝试去踩鸡蛋。

还走进电影里,塑造胖女人角色。

观众们能很深切的感受到,当时的沈殿霞,真的好快乐。

于是赐了她一个爱称:肥肥。

沈殿霞很爱这个名字,此后,她就用它行走江湖。

倘若,肥肥一直这么快乐就好了。

可她偏偏遇上了郑少秋。

就在肥肥在主持界蹦跶时,郑少秋也入了无线电视台。

他是新人,无名气,所以总被忽视。

甚至进来几个月,没几人知道他。

肥肥自然也不认识。

不过,经由公司的安排,郑少秋经常去《欢乐今宵》客串。

他是配角。

肥肥是主角。

两人算是有了交集。

但心高气傲的少年,怎会甘心当配角呢。

郑少秋模样俊朗,个子高,是个美少年。

港媒称,郑少秋很受女孩喜欢。

有人说过一事。

有一次,郑少秋去无线电视台总部大厦,在电梯里,没人认得他。

但电梯还未到15楼,他已将同行的女同事搞定。

女同事对他爱慕得不行。

林燕妮这样评价郑少秋:除了英俊的外表,郑少秋对女性一向有着不自知的殷勤。

很快,郑少秋恋爱了。

对象不是肥肥。

而是另一知名女演员,黎小斌。

人称森森。

森森和肥肥还是闺蜜。

那一年的森森,一头齐腰长发,眼睛大大的,一笑,整个舞台都亮了。

自然会被很多人仰慕。

郑少秋是其中之一。

她最终也是被郑少秋追到手了。

郑少秋追森森,套路很简单,便是写情书。

但恋爱三年后,他们还是分手了。

分手是用情书说的。

其中郑少秋给森森写信:

三年来,我们共同面临的甜酸苦辣,实在不足为外人道。当你向我提出分手的建议时,我以为你只是为了刺激我。只是换另一种方式,和我闹别扭而已。然而随着日子的过去,我知道你是认真的。

森森要分手。

郑少秋还想挽留。

但貌美又有名的森森,到底看不上籍籍无名的郑少秋。

森森做法很决绝。

他将郑少秋给她的情书,全部交给肥肥,要肥肥还给郑少秋。

而这,促成了肥肥一生的悲剧。

1974年,森森将郑少秋写给她的信托给肥肥,随后什么也不说,走了。

肥肥不知情,以为他们还在恋爱。

于是想着好人做到底,成全这对有情人。

见到郑少秋,肥肥几乎是一蹦一跳走到郑少秋面前,将信仍了过去:“喂,请喝茶,给你带来了情书来。”

郑少秋很激动地接过去。

但他打开信,脸色又暗沉下去,落寞离开。

肥肥是个马虎性子,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

她还在等着喝郑少秋的茶呢。

只是,到吃晚饭时间,郑少秋都没回来。

肥肥这才觉得不对劲,跑出去寻找郑少秋。

她在厨房寻到了他。

郑少秋在哭。

隐忍着流泪。

肥肥意识到,自己带来的,不是甜蜜的情话,而是分手信。

她有些过意不去,推了推郑少秋,想安慰他。

随即,又对好友们说:“我们以后吃饭、喝茶,都叫上郑少秋吧,万一他想不开怎么办。”

为预防郑少秋真的想不开,她还抽空跑去请郑少秋喝茶。

就这样,两人交往越来越密切。

肥肥发现,这个哭泣的男人,其实有很多优点。

比如,他孝敬父母,工作敬业,对感情也执着。

而郑少秋,对时刻陪伴自己的肥肥,也有了异样的看法。

他觉得,肥肥虽外形不出众,但为人开朗,有正义感。

最重要的,肥肥从不嫌弃他无名气,没有钱。

1978年,他们在一起了。

是明报爆出了这个消息,还刊登出肥肥依偎在郑少秋身边的相片。

舆论一下就炸了。

几乎整个香港人都沸腾了。

肥肥和郑少秋恋爱,不是说不好,而是太不般配了。

郑少秋是出了名的花心。

肥肥性子直,一旦认准一件事,绝不回头。

粉丝们都怕肥肥吃亏。

但肥肥不在意。

有记者问她:你有没有想过,我这么肥,郑少秋到底喜欢我什么?

肥肥说:“没有,爱情是盲目的这句话,我相当的相信。”

他们的恋爱新闻,也引发无线电视台的注意。

无线还专门为他们编出一个电视剧,叫《流氓皇帝》。

郑少秋演花心皇帝。

肥肥则真人出演,演肥妃子。

台词也挺雷人。

肥肥问郑少秋:“皇上,你是不是嫌臣妾貌丑啊?”

郑少秋低着头:“不是。”

“那你是不是嫌臣妾胖啊?”

“不是。”

郑少秋依然不看肥肥的脸。

而这闹剧一般的剧情,也奠定了他们感情的结局。

只是肥肥还是不以为然。

她相信爱情。

也相信自己。

自从和郑少秋恋爱,肥肥便打理郑少秋一切商务活动。

她要给这个男人,最好的资源和最体面的荣华。

为了郑少秋,肥肥特意缩减了正在高升的事业,全部以郑少秋的事业为主。

肥肥对郑少秋的打造,触及到各个方面,财政、演艺、人脉等。

她说,做这一切,全因心甘情愿。

而郑少秋在肥肥的推动下,演艺事业真的越来越好。

他接到人生第一部古装剧《书剑恩仇录》。

这部戏,汇聚了台里的顶流明星。

按理说,郑少秋根本不够资格参演。

肥肥还是利用自己的关系,将他硬塞了进去。

郑少秋笑,“一直以来也觉得很顺利,很好。”

又两年,他演了第二部戏,古龙的《楚留香》。

因这部剧,郑少秋一炮而红。

他扮演的楚留香,完美还原书中人。

有个数据,《楚留香》在香港上映,引发了万人空巷的场景。

每个年龄段的人,男女老幼,都为楚留香着迷。

4年后,《楚留香》在台湾播放。

再次引发追剧热潮。

郑少秋红遍港台两地。

有人这么形容他:他缔造了一个影视神话。

而1993年的《戏说乾隆2》,更令他坐稳古装男神的地位。

其受欢迎程度,能与之相媲美的,就属15年后播映的《命中注定我爱你》了。

一到播放时段,街上空无一人,全跑回家看剧去了。

因此,粉丝们亲切地唤他:秋官。

短短几年,郑少秋从配角,变得万众瞩目。

肥肥功不可没。

但他们的爱情,并没随着郑少秋名气的上升而升温。

没几年,郑少秋的合约到期了,他远走台湾。

肥肥为爱紧随而去。

图片来源:家事

离开前夕,两人一起去了《欢乐今宵》。

在舞台上,他们一边嬉闹,一边柔情地对唱。

合唱了一首《让我带回家》。

台下的观众无一不动容。

这时人们渐渐相信,或许郑少秋是真的爱肥肥,会好好疼肥肥。

图片来源:家事

此时,已没人再反对他们。

可观众们不会预料到,肥肥也没有猜测出,郑少秋的心,早就变了。

来到台湾,郑少秋不再被粉丝们监视。

他有了自己的想法。

1984年,《楚留香续集》开拍,郑少秋依然是主演。

而在剧组,他结识了一个女人,官晶华。

彼时官晶华刚从学校出来,年轻,长得也清秀。

她在《楚留香续集》里演女杀手。

戏份少。

但她一见郑少秋,便情不能自已。

工作人员称,官晶华疯狂迷上了郑少秋。

而郑少秋,见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没有拒绝。

他们开始了地下情。

剧组人都知道。

唯独苦苦等候郑少秋回家的肥肥不知。

但女人啊,一旦恋爱,触觉就非常灵敏。

肥肥对外虽大大咧咧,但对自己爱的人,心思极细腻。

有一回,她从美国参加完活动回来,准备再去日本。

她想打开家里的保险箱拿东西。

密码只有她和郑少秋二人清楚。

但输入密码,却怎么也打不开。

肥肥感觉到不安。

郑少秋修改密码,他想藏什么秘密?

肥肥便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去试,非要找出保险箱里的秘密。

她从000开始,往后一直推算,终于推到一个数字,打开了。

她拿出郑少秋的护照一看,他竟然背着自己出去了。

他,出轨了?

肥肥多年以来,第一次有了危机感。

她去一打听,果然得知郑少秋出轨了。

但肥肥是真爱这个男人,不想放弃,也不愿放下。

为了让郑少秋回来,她做了一个决定——

立马结婚。

这个决定,也令她的后半生痛苦不堪。

直到死去,也没法释然。

没多久,肥肥要求郑少秋一道去加拿大。

他们在那里拍结婚照。

又在那里登记。

因为肥肥太胖,没有合适的婚纱穿,于是她穿了一件旗袍,是蓝色的。

这事肥肥一直耿耿于怀。

多年后,她和郑少秋分开,肥肥为此埋怨自己:“结婚当然是要穿红旗袍,我穿蓝色的旗袍,不是好彩头啊。”

但不管怎么样,她靠婚姻,将郑少秋套在了身边。

官晶华不得不离开。

很多年后,肥肥对小s说,她之所以选择闪婚,是想要一个名分,也想要郑少秋对她负责。

如此,或许郑少秋就会收心,不再花心。

但她忘了,如今的郑少秋,早就不是当年的小配角郑少秋。

他成了秋官,有自己的想法,也开始对肥肥不耐烦。

结婚后,郑少秋从不关心肥肥。

每次说话,语气都很冲。

一天,郑少秋拍戏回来,看见肥肥便甩出一句话:

“你可以快点替我生小孩子了,我再给你三年的机会,假如再没有你就不要怪我。”

肥肥不是吃亏的主儿,她反驳道:

“郑少秋,我跟你一起去检查过身体,我是个很正常的女人耶,问题在你那里,医生说你的精子很弱。”

但上天终是宠爱肥肥的。

她如愿怀了孕。

在42岁高龄时。

对孕妇来说,42岁生孩子,风险太大,说不定性命都不保。

但为了牵住郑少秋的心,她执意要生下孩子。

如今她怀孕了,想着郑少秋能对她好一点。

郑少秋没有。

当肥肥告诉郑少秋自己有孕时,郑少秋只是很敷衍地说:“有儿子了。”

脸上一点也不激动。

肥肥全当没看见,一个人吞下所有的欢乐和心酸。

因是高龄产妇,需要人照料,郑少秋又一直对她很冷淡。肥肥决定去加拿大,让母亲和妹妹照顾自己。

临走前,她对郑少秋说:“我希望我生小孩时,你能够在我身边。”

郑少秋答应了。

但一直到生产前天,郑少秋都没有出现。

他说自己忙,抽不出空。

不过,生产时,郑少秋还是来了。

肥肥挺着肚子,又痛苦又欣喜。

或许,郑少秋是爱她的吧?

肥肥这么安慰自己。

可她在产房分娩,痛得眼泪都流不出,郑少秋却只是拿着相机,左拍拍、右拍拍,仿佛生孩子是个陌生人。

就在那刻,肥肥陡然清醒了——

这个男人,到底不爱她。

“那个时候我心里已经有感觉,我身边的人已经开始变了,可能我这婚姻是没有希望的。”

她由期望,退化为失望。

现在,只剩绝望。

离婚的念头,在肥肥心中油然而生。

不过对外,他们依旧是恩爱的夫妻。

孩子出生,他们又一起去了《欢乐今宵》。

肥肥抱孩子,郑少秋扶着肥肥,两人摇摇晃晃地歌唱。

就像他们当年离开这里,用歌声来庆祝新的开始。

只是,这次,不是开始,而是结束。

肥肥已经决定,要结束这段求而不得,付出一切却一场空的感情。

她后来给孩子取名:Joyce。

意思是希望孩子开心,一生快乐,不再因情落泪。

孩子长到8个月,郑少秋搬走了。

肥肥主动提出离婚。

一年后,郑少秋辗转和当年的情人官晶华结了婚。

此后再无花边新闻传出。

也许,他是遇到了想要疼爱的人吧。

这个人,却不是肥肥。

离婚后,肥肥总是假装不在意。

可事实上,她真的很在意。

她对陈志云说:

“刚刚离婚的前三年,这个心真的是很痛,

我很怕人家在我面前提起她的名字,

我很怕看到他任何消息,

一看到我心就会揪着很痛,真的会很难过。”

为了走出情伤,肥肥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

她重新回到无线,当起了主持人,还尝试做演员。

像不曾受伤一样,每天嘻嘻哈哈去工作。

她公开说,不会再结婚了。“对待感情已心如止水。”

但每到夜里,肥肥就失眠。

她患上了抑郁症,还被检测出糖尿病。

头发大把大把地掉。

有一次,肥肥一抓头,手中一大团头发。

她害怕。

后来,她索性买来十个头套,每天换着戴。

她吃够感情的苦。所以孩子长大后,强烈要求孩子减肥。

小孩也争气,用一年的时间,减掉了80公斤。

后来孩子长大,工作顺利,肥肥似乎又是年少时的她了。

爱笑。

为人亲和。

被无数观众追捧。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有个伤口,永远都不会愈合。

那个伤口,写着郑少秋三个字。

她从不愿主动提郑少秋。

但一再被人无意揭开伤口。

有一次晚会,曾志伟大骂郑少秋:“请你(说)坏人(时)不要指着我,你去指那个姓郑的那个。”

肥肥一听,立马变了脸,维护郑少秋说:“乱讲了,我跟你说……”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继续说。

但她不说,观众也明白,她放不下郑少秋。

2002年,肥肥和郑少秋已离婚近20年。

此时的肥肥,依旧一个人。

郑少秋呢,和官晶华后,又生了2个女儿。

这年,无线电视台为肥肥专门做了一档访谈节目,让她任意挑选采访艺人。

肥肥执意要采访郑少秋。

郑少秋也真的来了。

按照节目流程,他们聊了很多趣事,肥肥一如既往逗趣幽默。

可到节目末尾,肥肥突然话锋一转,问出一句震撼所有人的话:

“在我心里面一直有个心结,我今天借着这个机会,

只有一句你需要回答YES或者NO就行了。

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面,你有没有真真正正的钟意过我?”

这不是台本的剧情,郑少秋慌了,他回复说:“我真的好钟意你。”

但他的“你”字尾音还未落,立刻就被肥肥打断了:“好,好了,行了,不再再说更多其它了。”

她不想听,这一句,已足够。

后来肥肥解释:“我只想知道,假如他没有爱过我的话,那这14年,他是在利用我呢,还是在演戏,我只想知道。”

但她还是没勇气问得明白。

采访完郑少秋的第5年,肥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

不久去世。

郑少秋没来看她。

在肥肥患癌期间,一次也没有探望。

这事激怒了一大批爱肥肥的人。

其中有个人,叫邓光荣。

他是肥肥的结拜大哥,香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一个月后,肥肥的追悼会在红磡体育馆举行。

近万名香港市民都来了。

仅到场的大牌艺人,就有100多位。

邓光荣为肥肥抱不平,在台上逼问郑少秋:

“为何现在才见郑少秋出现?

秋仔,你上来同大家表白,这些年来,你对阿肥付出过什么?”

这时的郑少秋,已不再年轻。

当年的俊逸少年,也老了。

他在女儿的陪伴下,一步步走上台,回应邓光荣的话:

“作为一个父亲,欣宜是我的女儿,我当然要给她爱了。

我还要做我应该做的本分,

那么至于这次,我不能去加拿大,哎……”

他的解释毫无说服力。

台下嘘声一片。

郑少秋尴尬得不知如何下台。

这一年,肥肥62岁。

她用半生,爱的这个男子,到她离去,都没有正视她一眼。

她倾尽所有,捧红的这个人,从未在意过她。

若有来世,我想,肥肥一定会说:此生,不再遇到郑少秋,倘若还是遇见,不再动情……

作者:池槿文

展开更多
标签:肥肥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