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王宝强演技巅峰,很多人看不懂,电影《树先生》到底讲了啥故事?

编辑:xal5772020-11-12 18:30:18

提到王宝强,你很难把他和演技两个字联系起来。

因为,看他的角色,憨憨傻傻的,似乎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天下无贼》里的农民工傻根,《士兵突击》里的特种兵许三多,《我的兄弟叫顺溜》里的狙击手顺溜,《一个人的武林》里的武痴杀手,《人在囧途》里的王宝,再到后面的《唐人街探案》系列。

你会发现,王宝强似乎每次都是在本色出演,他就是那副一眼看去不太聪明的样子。

但是你把这些人物形象放下一起去看,傻根、许三多、顺溜、王宝,还有《新喜剧之王》里那个“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每一个角色都有他自己独一无二的特点,你绝对不会把这些搞混掉。

把每一个角色都演的像自己,但是能让你一下子就区分出来不串戏,王宝强的演技,似乎从来都是被低估了。

而能代表王宝强最高演技的一部作品,应该是《hello!树先生》。

这部电影拍摄于2011年,前后只用了40几天,但是收获了很多国际大奖。其中最重要的,是在 海参崴国际电影节获得最佳导演奖和最佳男演员奖。

当天颁奖,王宝强并没有去,最佳男演员由制片人代领。听到自己得到这次电影节的影帝,王宝强第一时间感谢了导演韩杰和监制贾樟柯,并表示,树先生真不愧是我的代表作。

后来,这部《hello!树先生》的很多镜头,都成了表演专业的教材,王宝强在里面,真正展现 了“教科书般的演技”。

但是,在这部电影得奖之后,很多小伙伴慕名而来,看完之后脑子里却是大大的问号?这电影到底讲了啥?说好的是喜剧,农村幽默,怎么越看越像恐怖片呢?

别急,慢慢来,我们先来把这个电影剧情简单过一下。

主人公就叫树,王宝强饰演,是个农村人,在自己村里的修车铺给人做小工。这个人平时不好好工作,很邋遢不修边幅,满大街晃悠,和谁都唠嗑,总说自己有关系,要去办点事。

这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个死要面子但无所事事的农村边缘人,也就是我们这俗称的“二流子”。周围朋友叫他“树哥”,看似尊敬,实则嘲讽,

谁都没拿他当回事。小孩子都不理他。

他们好几次和树开玩笑,你这么能耐,等村里的矿开了,就该你去剪彩。

在村里晃悠了一圈,树两手空空回到家,正看到他妈给他爸和他哥烧纸。

树家里本来是兄弟三人,但是小时候,有一次,大哥做错事,被他爸吊在树上打,一不小心给勒死了。这一幕被树全程看到,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后来,弟弟进城打工,村里就留下了树和老母亲俩人。

树他妈一边烧纸,一边和树说,村里的恶霸办厂子占了自家的地,让树去和人说说。树在外面装的二五八六的样子,其实啥事儿都干不成。这事儿他答应了,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弄,就先压下来。这个恶霸还是个挺关键的人,记住,他叫二猪。

当天晚上,树就梦见了他爸和他哥,梦见他爸在田里烧他哥的尸体。这个梦,父亲和哥哥,就像冤魂一样,是树一辈子都走不出来的阴影。

没过多久,树在修车的时候出了个小事故,不按规则操作,不慎烧伤了眼睛。他眼睛上缠着纱布,却没人探望,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后来城里打工的弟弟来了,话不投机,扔下1000块钱走了。

老板觉得他干活不中用,过来给他结了剩下的工资,告诉他被开除了。

从这时起,树从一个无所事事的人,真的变成了一个无业游民。

出院后,树被村里一群朋友拉出去喝酒。这里面就有上面说的恶霸二猪。在酒桌上,大家一口一个树哥,叫得很亲切,但是很明显,都是在寒碜他,把他当傻子耍。

二猪还说,自己的工厂要开工,缺个看大门的,树哥你现在没事儿,过来给我看大门吧。

看似是给安排工作,实际是让他当看门狗。而且,这个工厂还压着树家的地。这事儿树还没给他说。

酒喝到一半,有人进来递话,说二猪的车让人蹭了。二猪出来,二话不说,冲着蹭车的人就是一脚。这个人树认识,是外地来的旷工小庄,是树唯一的朋友,也是唯一把树当人看的人。

树看不过去,凑到跟前,给二猪说,看我的面子,这事儿就算了。结果,被二猪一把就推到了一边,直接回了他一句,有你什么事儿。

完蛋了,这饭也吃不下去了,最后不欢而散。

树又回到街上瞎溜达,上朋友的车唠闲嗑。在朋友的车上,树看到了后座上的聋哑人张小梅。他对这个聋哑人姑娘一见钟情。

树开始找媒人,要去和小梅相亲。为了提升自己在小梅心中的形象,树还特意去配了一副眼镜。一身邋遢,配一副金丝眼镜,树的形象,矛盾又讽刺。

树真的带着这副眼镜去和小梅相亲,结果,一个不会手语,一个不能说话,这场相亲见面,效果着实一般。

镜头一转,就到了村里一个人结婚,在村里大摆宴席。

在这家门外,树碰到了自己的好兄弟忆贫,又改名叫艺馨。我们叫他小白吧。小白是树童年的玩伴。小白在城里开了家学校,开上了车当上了校长。看到自己的兄弟一个个混的这么好,树心里就有点不得劲。在酒桌上,树和小白说了下自己没活干的事儿,寻思着能不能去小白那里上个班,打打杂跑跑腿。小白一口答应。树特别开心。

酒喝到一半,树突然想起来,那个自家的地还被二猪占着,他就端着酒杯,去隔壁的桌上敬酒,顺便和二猪讨说法。

但是在婚宴前面,树被人拉出来说话时,踩了二猪一脚。这事儿二猪膈应一上午了。

二猪心眼坏,借着敬酒这机会,直接满上一杯白的,要让树一口闷下去。树不喝,说自己还得干活。你推我让的,二猪就急眼了,借着这个事儿说树不给他面子,直接就要动手。

树这边被二猪摁着头捏着脸,也有点上火。话赶话来了句。

你仗着自己的姐夫是村长,装牛X是吧。

这一句话让二猪真发火了。当着婚礼所有人,让树给他跪下认错,不认错这事儿不算完。

事闹大了压不下来,主办一家给树还有二猪拉到了屋里。

二猪依然不依不饶,非得让树下跪,谁劝说也没有用。

树这时候也认了怂:

兄弟,兄弟,刚才外面人多,哥不对。

说着就低着脑袋给二猪跪下了。

二猪还是不解气,临走撂下句话:

看你这样我都闹眼睛,以后长点记性啊。

这一跪,感觉树整个人都崩了,后面越来越不正常。

快晚上,树和大家一起闹新郎的时候,才得知,小白早就回城里了,根本就没等他。树感觉更崩溃了,连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都在玩他。

但是,因为实在找不到工作,树还是厚着脸皮进城找小白去了,想从小白那弄一份工作。小白看他可怜,最后留下他在自己的补习班扫地搞卫生。

前面小白在村里那么豪,到城里就是个开补习班的。

有了工作,有了钱,树就有了心思,想给自己也找个老婆成个家。琢磨着正常人也看不起自己,树还是决定去勾搭聋哑人小梅。说话划手势都不管用,树采取了短信攻势。

一来二去,树成功搞定小梅,准备回村里结婚。

村里结婚讲排场,树就找自己亲弟弟,去借老板的皇冠车来给自己当婚车。就是上次烧伤了眼,来给他摔1000块钱就走那个。上次看人家结婚用的大奔挺好,树觉得自己不能丢份儿。

婚礼准备差不多了,就等着弟弟开皇冠给自己壮门面。结果,皇冠没开回来,弟弟只搞到一路帕萨特。

树不乐意了,婚礼前夜在院子里和弟弟骂骂咧咧。

要你这个兄弟干TM啥用啊,啥TM也干TM不了,给我丢人败兴。

气不过,树直接给弟弟头上来了下狠的,结果被弟弟一把推倒在地。

树爬起来,没地撒气,一脚踢翻了火盆,引出了大火,结婚准备的婚庆材料全烧了。弟弟从屋里冲出来,给树一顿暴打。

树挨了一顿打,躺在床上,脑子里开始出现幻觉。

树又看到他爹在田里烧哥哥的尸体,他掐着爹的脖子,问他为啥阴魂不散缠着自己。

树还看到被老爹勒死的哥哥又回来了,带着一个嫂子,在自己的婚礼上又唱又跳,气氛一片祥和。

但是镜头里有个细思极恐的细节,哥哥(王大治饰)虽然又唱又跳,脖子上的勒痕却清晰可见。

连番刺激下,树的表情一会狰狞一会微笑,感觉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等到第二天结婚时,很明显看到树的眼神都涣散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被人架着去参加了婚礼,感觉自己还在幻觉里。

去接新娘,树看到哥哥和嫂子坐在高处叫他。

回到自己家,还看到父亲坐在自己的酒席上。

等到晚上洞房花烛,树又看到了当年亲爹勒死哥哥的场面。好好的激情戏,一下子就进行不下去了。

剧情越往后越不对劲。

树结婚第二天,树和人说,矿上出事了。又跑去和二猪说,你身上有脏东西,神仙要收了你。最后跑到村长家,神仙告诉他,说几天后要停水。

结果,矿上真出了事儿,树最好的朋友小庄被抬出来送医院,但是没抢救过来。过了几天,村里真的停水了,日子和树说的一点不差。

大家认为树被鬼神上了身,说话就是神仙显灵。二猪也害怕了,找到树,让他帮忙赶走身上的脏东西。

黑暗里,光打在二猪的脸上。树说,我请了何仙姑,你得给何仙姑磕个头。

二猪趴下就磕头,和前面树给他下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这时候,小梅再也受不了树的邋遢又神经,收拾东西回娘家了。

村里要开矿,村里人都搬出了村进了城。弟弟也把母亲接走了。村长来找树,想让他算个开业的日子,请他去矿上剪彩。

矿开业,树站在人群里,后来又在台上开怀大笑,给仪式剪彩。

小梅也回来了,怀上了孩子,还和树开口说了话。

最后是一个远景,树一个人在满是雪的荒原里走。

电影到这里也差不多结束了。似乎讲了一个很荒诞离奇的故事。前后矛盾,逻辑不通,主人公也疯疯癫癫的。

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完全写实的故事,用的是魔幻现实的首发。这个电影前一半是现实,后一半应该是树的幻想。

当树出现幻想的时候,他就已经疯了,后面的故事都是他想出来的。

荒诞、离奇,只是疯子想象中的世界。

但是在这里有一个疑问,就是树到底是什么时间疯的?

有两个时间点需要注意。

一是树给二猪下跪,这时候他确定外人看不起他,内心已经开始崩溃了。

二是树和弟弟打了一架,婚庆用品烧光,树躺在床上,发现连亲弟弟都看不起自己,幻觉里开始看到他爹和他哥哥。

这两个点都是树疯的契机。

至于后来,二猪给树下跪,树给矿业剪彩,小梅回到身边,开口说话,还怀了他的孩子。都是树的无端想象。

所以关于树疯的时间点,就有下跪和打架两个说法。

有人说,树和弟弟打了一架后,就疯了,后面结婚看到父亲和哥哥,已经全是树的幻想。因为婚礼用品烧完了,后面已经结不成婚。

还有人说,树跪下之后就疯了,后面包括进城,谈恋爱,结婚都是他臆想出来的。这种更惨,说明他的生活从希望到破灭都是想象。

既然后面都是疯子的想象,那现实是什么情况呢?

在电影中也有几个镜头。村里空落落的,人们都搬到了城里,母亲也被弟弟带走了。

树一个人,白天在村里的树上蹲着,晚上就回到屋里,没水没电过一整夜。

村已经没别人了,只剩下树这一个疯子,活在自己的幻想里。

实惨。

在影片最后,还有一个特别恐怖的长镜头。

树蹲在田垄上,望向远方。

世界变成血红色,所有人都在这个世界里奔向远方。

在树的眼里,这个世界就是一个血色地狱。

简单说完了电影的剧情,我们再说说这部电影牛在哪。

不说电影的细节和隐喻,就单单王宝强这个角色,就反映出很多问题。

他渴望得到公平,得到尊重,得到其他人的认可,成为所有人的焦点。但是树每次饱含希望,又一次次被现实打败。

树被别人嘲笑,被所有人看不起,连小孩子都知道他是个傻子。

最后,在别人的冷嘲热讽中,树真的被现实击溃了,变成了他人眼中的傻子,变成了自己世界的疯子。村里搬空了,他成了村里唯一的弃子。

每个看到这部电影的人,都能从树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我们努力,我们挣扎,我们想生活的更好。

我们不敢放弃,因为一旦放弃了,我们也许就变成了“树先生”。

一个别人眼中的傻子,一个自己世界的疯子。

展开更多
标签:村里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