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李局长”曾是风靡中国的囚歌之王,却上演了一场大型假唱骗局

编辑:xal5772020-11-10 06:33:45

最近热播剧#瞄准#中,除了几位人气高的年轻主演以外,不知大家有没有留意到一位久未谋面的老演员,就是那位雷厉风行的“李局长”的扮演者,他叫迟志强。

迟志强是谁?如果不记得的话,不妨听他来唱首歌。

凑巧的是,近日有网友分享在某酒业交流会上的明星献唱视频,台上为大家唱着《钞票》《十不该》的中年明星,正是演员迟志强。

即使你不了解迟志强拍过什么电影和电视剧,但只要是90前的人,一定听过他的“囚歌”,什么《铁窗泪》《愁啊愁》等歌曲,他甚至被冠以中国“囚歌之王”的称号。

迟志强的囚歌系列,可以算是那年代中国歌坛的一个奇迹了。在“西北风” “摇滚风”“港台风”交织的80年代末,它从中脱颖而出,靠两盘磁带,卖出了1000万盒的销量神话,不得不令人惊叹。

这是一个销量神话,但这也是一个弥天谎话。

虽然当年打着“囚歌之王”名号的是迟志强,但20年后真相被公开,那些歌曲都不是他唱的,歌手另有其人,迟志强只是在里面念了几句旁白。他把歌迷骗了整整数十年,至今还有许多人并不知情。

那么,囚歌到底是谁唱的?这个大型假唱骗局又是怎么策划出来的呢?

当年负责囚歌专辑这一事件的幕后主脑,是音乐制作人周亚平。直到2008年,周亚平才公开向媒体披露当年事件的真相。

1988年,刚任职音像出版社编辑的他,从出狱不久的迟志强身上嗅到商机,准备策划一个“囚歌”题材。因为迟志强本身就是一个有名气的电影明星,后来因“流氓罪”入狱,如今他出狱了,如果以他坐牢这一事件为题材做唱片,还怕没关注没销量?

周亚平跟迟志强谈妥并付了定金后,把消息放出去,音像制品经销商也热烈响应,仅北京两家公司就预付了50万定金,全国订货量很快突破500万张。

说干就干。所有策划准备和制作全过程,全是周亚平这边在忙,迟志强本就一直在拍戏,仅仅在录制时,抽了点时间过来,唱完就走了。

录制完第一张专辑《悔恨的泪》后,迟志强就去了西藏拍片,而周亚平这边觉得效果不行,想要迟志强回来重新再录。迟志强回不来,周亚平想,迟志强他一个演戏的,本来对唱歌也不在行,就算重录也恐怕好不了多少,市场上期待又这么高。他“铤而走险”想到了一个法子——索性找人代唱。

随后他找到了一个在长春唱歌厅的歌手翟惠民。当时翟惠民只有17岁,却唱得不错,尤其是有着年少老成的悲怆嗓音,跟他想要的很适合。于是,周亚平让翟惠民顶替迟志强唱完了专辑中所有歌曲的男声部分(女声为张秀艳)。只有朗诵部分,保留了迟志强的声音。当然,专辑打出去的旗号,还是迟志强。

翟惠民

就这样,李代桃僵的一幕上演了。事后,翟惠民获得的酬劳是5万元,而只念了旁白的迟志强,获得的酬劳仅1500元(他本身是长影的职工,专辑也是长影音像录制发行)。至于周亚平,他坦言也只获得2万元奖金,税后仅8000元。

但以上所说的,都是针对第一张专辑《悔恨的泪》,好像每一个人都很无辜的样子。至于第二张销量更高的《拥抱明天》,他们并没有着重披露细节。曾有人问过迟志强,既然第一张专辑是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被代唱的,那么第二张专辑为何仍然不亲自唱?迟志强表示闪烁其词。

很显然,有了第一次合作的成功,第二次就顺理成章了,大家都心照不宣。即使20年后披露当年内幕时,大家也一致略过了后面这一段。

周亚平公开这段历史时,他觉得这只是特定时代下的产物,最多算一场商业上的炒作与营销罢了,不涉及道德因素,更犯不上网友所说的“建国以来最大假唱案”,他甚至惊奇于网友的“较真”。

在周亚军之后,有人联系迟志强核实此事,迟志强也给予了肯定的回应,但他表示这一切并非出自本意。

而翟惠民,其实在周亚军公布真相的3年前,即2005年,就对媒体爆料过他是囚歌系列的真实演唱者。但在当时,当事人周亚平与迟志强在做客《鲁豫有约》时,面对鲁豫的提问,周亚平选择了含糊地否认:这张专辑,肯定是迟志强的专辑,所有的歌曲,都代表迟志强的心声。

三人当年合作这一出之后,多年来关系变得微妙,尤其是迟志强与翟惠民之间。据翟惠民透露,有一年迟志强在开演唱会,他去了现场,当迟志强看到他的那一刹那,话筒都掉了,而音响中传出的是他的声音。还有一次,他在某夜总会玩,突然有人来跟他打招呼,说迟志强来了,让他避一避,因为迟志强知道他在,可能会张不开嘴。

当“假唱”这一真相被公开后,也有人为他们辩白说,当年专辑封面上印有翟惠民的名字,也不能算假唱吧。确实,磁带上好像是印了迟志强、翟惠民、张秀艳的名字,但“迟志强”的字很大,另外两个的名字印得比较小,且封面是迟志强的照片,有过坐牢经历的也是迟志强。在你没有特意说明演唱者是翟惠民的情况下,每个人自然都会认为是迟志强唱的了。

大家固然都知道了,当年囚歌系列的演唱者不是迟志强而是翟惠民,但是许多人依然还在相信并讹传着一个事情,说这些歌曲都是迟志强在狱中创作的,只是并非他亲自演唱而已。

虽然没有人特意公开辟谣这个事,但想想都知道,要说这些歌曲都是迟志强作曲作词,甚至编曲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首先,迟志强入狱前跟音乐毫不相干,怎么突然会在狱中写歌?他有这方面的能力和兴趣吗?迟志强充其量只能算一个业余歌手,至于音乐创作甚至编曲这种技术性的工作,我相信他是完全不在行的;

其次,上面说了,迟志强只是利用拍戏的间隙过来录了音,其他一切策划与创作工作均由周亚平主导,迟志强并未参与;

最后,虽然没有公开辟谣,但仍有资料表明,这些歌的曲子基本是当时制作团队在市井小巷里搜集整理出来的,署“佚名”才是最正确的方式;而歌词一部分是长影厂的陈福利填写的,另外几首是词人甲丁和黄小茂填的。编曲、制作就更不用说,跟迟志强一点关系都不会有。

现在网上的记载都五花八门,根本没有什么可信度。那个年代根本不太在意歌曲是谁写的,所以更难考究。从常理推测,这些歌来自迟志强创作的可能性,还远远低于这些歌是他演唱的。

卖出1000万盒,以当时约5元一盒计算,这些囚歌专辑轻松卖出半个亿。这在80年代末来讲,真是一个恐怖的数字。要是没有迟志强这个“流量”,这能实现吗?从这层意义来讲,这还真是一个天大的“骗局”啊!

展开更多
标签:志强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