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仙侠虐恋剧,怎样由趋俗到求雅

编辑:xal5772020-10-29 20:12:17

作者:方 英

仙侠虐恋剧是个独特的电视剧类型。自2005年起,《仙剑奇侠传》《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烬如霜》《宸汐缘》《琉璃》等纷纷播出,除却仙侠因素外,还以男女主角缠绵悱恻、至死不渝的爱情吸引观众。这类作品,一方面追求宏大叙事背景,以人间大爱、匡扶正义为主题;另一方面,又局限于虐恋情深的俗套,容易让人产生审美疲劳。

东方特色的叙事情境

从仙侠虐恋剧的名称来看,“仙”包含着中国传统文化中修道成仙的神话因素,“侠”体现出侠士“救人于厄,振人不赡,仁者有乎;不既信,不倍言,义者有取焉”的精神风度;“虐恋”则对应着动人心魄的爱情罗曼史。

仙侠,是在我国特定文化背景、民族心理积淀下产生的人物类型,带有浓郁的东方美学特色。首先,我国文学传统中腾云驾雾的神仙、拥有法力的奇怪异兽、开天辟地的民族英雄、锄强扶弱的江湖侠客等,都是仙侠剧创作的原型基础。例如,《琉璃》中的腾蛇、蛊雕、烛龙、瞿如鸟等,都源自《山海经》里的志怪传说。《香蜜沉沉烬如霜》中的凤凰、龙族及穷奇等,在《山海经》中也有记载。其次,千古文人侠客梦,普通读者亦如是。侠士因慷慨豪爽的性格、高深莫测的武功、来去自如的神秘等,历来为读者、影迷所关注和喜爱。

仙侠剧将仙与侠融合,既吸纳了东方文化中缥缈朦胧的美感,又满足了观众快意闯江湖的心理快感。就这样,形成了独特的审美风格、文化美感。曲折动人的爱情这一创作母题,大致可追溯至唐传奇式的文言小说。“非必真有是事,谓之传奇”,点明了传奇建构于丰富想象之上。借助神话的外壳,可以使爱情故事更为天马行空。

这些年热播的古装仙侠剧,正是借助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的背景,来演绎古典传奇式的爱情。作品大都有着跌宕起伏的情节,并以瑰丽绚烂的特效打造出天、人、魔的三界盛景。值得一提的是,故事虽是虚构,但大都脱胎于古代历史,并未摆脱封建制度下的人物关系禁锢。

例如,《香蜜沉沉烬如霜》中有着花界、天界、魔界等的身份对立,塑造出来自不同背景的主人公的成长环境、个性特征。剧中,润玉身为天帝与情人之子,长期受到冷落。在见证生母被天后逼死后,他彻底黑化,推翻了父亲的政权,成为新的天界主宰。他对女主角锦觅由喜爱到偏执占有的缘起,也离不开天界和花界指腹为婚的约定。如此来看,所谓仙侠虚构的情境,也是对于封建皇权背景的模仿。这一点,与以往的古装剧背景并无多大差异。

概言之,不少仙侠虐恋剧以虚构、特效著称,但除开技术的帮助,怎样真正打开观众的想象、拓展观众的视域,并开辟全新的表现情境,仍有待探索。

幻设的女性成长主题

我们熟知的仙侠虐恋剧,大都关注到了女性成长的主题。但是,剧中对女主角的成长蜕变起决定性作用的,往往不外乎爱情。

例如,《花千骨》以花千骨的个人经历为主线,勾勒出一个修仙少女由天真懵懂到堕落成魔的历程。剧中,牵引花千骨犯下大错,打开炎水玉封印引发天下大乱的原因,正是要挽救恋人白子画的性命。《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则以白浅历劫开启三世虐恋情缘为主要情节。《琉璃》中的褚璇玑,因被贬下天界历劫而六识残缺。她的琉璃心和感知不断健全的过程,也和男主角禹司凤的陪伴、感化息息相关。

神话乌托邦看似气势恢宏,故事也显得宏大且脉络复杂,但这些仙侠虐恋剧其实都是以男女的曲折情爱为重心,来表现女性的成长和蜕变。这样,就将女性成长主题中的复杂因素单一化了,忽视了女性角色所面临的自我困境和欲望表达。有人说,经典剧作《牡丹亭》也是如此。事实上,尽管《牡丹亭》中的杜丽娘慕色还魂,因情而“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但其中包含的是汤显祖对封建礼教束缚下闺阁少女情爱难以自主的批判,是“以情抗理”的时代呼声。反观如今的仙侠虐恋剧,大都缺乏现代语境下对女性真实困境的思考。

相比之下,《仙剑奇侠传》之所以口碑良好,主要源于在架构爱情时不忘挖掘人性的脆弱与复杂。剧中,男主角李逍遥并非无所不能,而是也有着脆弱的一面。他因失去记忆,在对赵灵儿、林月如二人的感情中不断纠缠。这对三个人而言,都是一种撕裂和悲剧,由此启发观众对宿命般的悲剧进行思考。李逍遥虽有心怀天下的道义理想,却并未被神化,而是饱尝甘苦。剧作在一个普通少年身上,安放了拯救苍生的济世理想,可谓将侠义精神平民化了。

故事套路与创新求变

仙侠虐恋剧的火热播出,不仅使东方意境下的仙侠之美影响全国、传播海外,也显示出巨大的经济效益。这类剧,大都改编自知名游戏或小说,已积累了自己的粉丝群体。受市场规律制约,作品如何在追求艺术性、观赏性的同时,积极提高思想性?

我们看到,不少仙侠虐恋剧以冗长的故事脉络、复杂的人物关系来彰显男女主角的恩怨纠葛之深,而缺乏对故事情节的取舍、叙事节奏的把握。例如,《琉璃》中的褚璇玑在发现禹司凤妖的身份后,感到被欺骗了。自此,两人甜蜜的恋人关系发生转折。这时,编剧加入了他们之间可能存在杀母之仇的恩怨。这种不必要的误会仇杀,意在凸显两人的虐恋之深,却被网友纷纷吐槽。

除此,剧作女主角起初往往都是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在经历爱而不得的痛苦后,迸发出身上隐藏的超能力。男主角则大都是自带光环、深受称赞的皎皎君子。他们之间,不断上演相爱相杀的虐恋戏码。另外,人物塑造也是一大问题。仙侠虐恋剧对爱情的描写、刻画引人着迷,并以恣意遨游的仙侠布景,带给人一种精神抚慰。作品在塑造人物时,每每因追求完美而出现扁平化倾向。《花千骨》中的白子画,一出场便是孤高缥缈的长留上仙,一心匡扶天下。

显然,情节上千篇一律、千部一腔的通病,以及制作上审美趣味的自我重复,不利于仙侠剧题材的继续开拓。对于爱情元素的依赖,则说明仙侠剧仍未跳脱古代传奇的体式。“仙侠+虐恋”的故事套路,究竟还能流行多久?如何在古风古韵的视觉呈现中,融入更多文化内涵和思考,以启发和引导观众,是当前的仙侠剧有待进益之处。

来源: 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展开更多
标签:仙侠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