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甄嬛传玉娆∣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编辑:xal5772020-10-28 14:37:13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众生皆苦,有情皆虐。

——金庸《天龙八部》

01.谁能过情关?

这人世间的男女,不管外貌、才华、身份、家世、地位、性情、人品等有多少差异,有一样却是相通的。

大抵都逃不开一个情字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古今痴男女,无人过情关。

和情字扯上的人生,总难免甜蜜和苦楚并存,温存和伤心兼顾。

也反反复复徘徊在求而不得、得而不惜、失而悔恨里沉浮,个中滋味,恐怕也只有当事人最明了。

普通人这一生尚且难以得偿所愿,更何况是那些嫁进高墙深宫里的紫禁城里女人们。

一生一世一双人,是何等的奢望?

自古帝王最无情,有多少荣宠长久不衰?又有多少深情不被辜负?

那深宫之中的嫔妃们的宿命不过都是花开百日红罢了。

红了过了,幸的寂静欢喜,不幸的也就默然枯萎了。

而更多的女人怕是一辈子,连盛开的机会都不曾有过,伊人独憔悴,坐看残红散尽,花飘去。

即便是受尽万般宠爱的甄嬛,也尝尽了“菀菀类卿”的凄凉与苦楚。

其实无论是普通臣民,抑或是后宫嫔妃,甚至是至尊无上的皇帝,但凡生在这红尘之中,都免不了为情所困。

雍正的“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甄嬛的“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宜修的“臣妾做不到啊”。

年世兰的“从天黑等到天亮”。

沈眉庄的““宁可枝头抱香死,不曾吹落北风中”。

允礼的“长相思,长相守”。

叶澜依的“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

这复杂的“情”,再加上复杂的“人性”,才演绎出了这《甄嬛传》那一幕幕爱而不得的“彼岸花,花叶不相见”的虐心场景。

如果说甄嬛的一生,是在努力抵抗皇权和规则,纯真浪漫美好的幻想破灭之后,最终仍成为规则本身的一生,无奈且悲凉。

那么甄玉娆的一生,则是彻底抵抗皇权专制,霁月清风、坦坦荡荡的一生,真正实现了“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甄嬛传》的诸多女子中,最终拥有美满结局的唯有玉娆一人。

02.玉娆的独白

我叫甄玉娆,父亲是大理寺少卿甄远道,有一姐姐名为甄嬛。

从小我便丰衣足食,生活无忧,受父母疼爱,得长姐宠溺,流朱浣碧和我亦情同姐妹,日子甚是舒心惬意。

是的,在平常人家里,如我这般最小的孩子可以不谙世事,保持一派天真,自有父母和兄弟姐妹将生活的艰辛挡在窗外。

直到长姐选秀进宫,我虽年纪尚小不甚明白,但看着父亲母亲和长姐都泪流满面、不忍别离之场景,知晓了从此一家人再难相见,也初初体会到悲伤的滋味。

尤记得长姐临别时对父母所言:

家中无子,女儿自然多尽孝道,我若不去选秀,多年后也会是玉娆。

心中略有所思,百感交集,我甄氏一族的荣辱,从长姐当选的那一天开始,就和皇帝的恩宠连成一线。

长姐进宫那一日,外人看着甄府风光无限,邻里百姓都围观赞叹。

但是我知道,这并非长姐所愿,实属无奈,我只愿有流朱浣碧两位姐姐陪伴,长姐在宫中能不那么孤单寂寞。

庆幸的是,听闻长姐入宫后,圣眷优渥、步步高升,短短时日,已被封为莞嫔,父亲也因此更得圣眷。

甄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说的大概即是我吧。

九岁那年,我闲时随母亲入宫,第一次看望皇宫中的长姐。

皇宫里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美不胜收。

我见到了长姐的“椒房之宠”、华贵宫服、稀世珍宝、蓝田玉鞋......着实一番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荣宠,同时趋炎附势的人也如同过江之鲫。

但只听长姐黯然对母亲道:

外人看我是风光无限,可是,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母亲摆手示意,长姐自知失言,不再多说,转而同我调笑打趣。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长姐还在家中未出阁的日子。

片刻的温馨欢愉过后,又是长久的别离。

从那时起,我便隐隐地知道,长姐受尽恩宠、人人艳羡,但并非真正的快乐和幸福。

虽然彼时我年纪尚小,但前来甄府谋算着结亲的人络绎不绝,跟红顶白一向是人之常情。

那时我便暗暗下定决心:我这一生,不求荣华富贵,只嫁一心一意对我之人。

朝廷风云瞬息变幻,波云诡谲,转眼间,甄府一朝失势。

长姐自请甘露寺带发修行,父亲被人陷害流放宁古塔,甄府被查抄,侍女仆从一律变卖,整个甄家如同倾颓的大厦一败涂地。

那些昔日里意图攀附的人们此刻唯恐殃及自身,忙不迭地作鸟兽散。

我一夜之间,切身体会到了至高无上的皇权的威力,它如同一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手,既可以让你扶摇直上九万里,也可以让你家破人亡各奔散。

自此,我的心底,对于权势和富贵,生出一份疏离、警觉,甚至厌恶。

此后的流放之旅,可谓是“风霜刀剑严相逼”。

我从未想过宁古塔是如此苦寒之地,环境恶劣、寸草不生、五谷不长。

这段日子究竟有多么的艰苦?大概是我曾经无法想象,如今咬牙煎熬,此后毕生难忘的“黑洞”生活。

再难的日子我也可以咬牙隐忍,可父母已一把年纪,还要受如此之苦,我心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郁郁间,不禁落下泪来,长夜漫漫,似乎看不尽的黑暗。

一夜长大的滋味,原来如此。

苦难是使一个人成长最快的方式。

也许数年严峻的生存环境塑造了我刚烈的性情,也同时助我熬过生命中的严冬。

光阴荏苒,甄家的命运终于随着长姐的回宫渐渐回暖。

昔日的长姐甄嬛如今冠以“钮祜禄氏”,被封为熹贵妃,而我,也终得以重见光明。

一别数年,再见长姐,未言语,心已酸,彼此都悲痛难抑,泪眼婆娑,此时无声胜有声。

之后,我安心在宫里住着,陪伴待产的长姐。

长姐的“永寿宫”较昔日的“碎玉轩”,更加富丽堂皇,可这些似乎衬得长姐的心里更深的忧郁。

遇见允禧,纯属偶然。

初初时,我对这位眉目俊朗、身姿挺拔的慎贝勒并无好感,只因他一口断定我也是皇帝的嫔妃。

这位未曾见过,不知是哪位小主?

我不觉心生懊恼,直言相对:

难不成略平头正脸些的都要嫁与你那位皇兄么?我偏偏就不是。

说罢,只见允禧惊愕的表情,徒然一怔,又瞬间低下头去。

我继续不依不饶:

也难怪你错认了我,想來宫中略有姿色者皆是受皇上雨露恩惠者,以致你如此猜想。

长姐听闻我此言,不觉沉下脸去,我也自觉有些失态了。

我不禁目光窥至允禧处,他倒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丝毫没有怨气,嘴角还含了一缕捉摸不透的笑意。

之后,长姐寒暄几句,赶紧将我拉走,我不经意间回头,看他还站在原地。

从浣碧姐姐口中,我才得知,他是慎贝勒,允禧。

允禧,先皇幼子,生母熙太嫔,出生微寒。

不曾想,长姐回宫后不久,因恩宠日盛,那些昔日仇人便按奈不住了。

一场“滴血验亲”的污蔑陷害,因我带甘露寺的尼姑前来作证护长姐周全,不想因此而吸引了皇帝的目光。

而角落一处,还有一道隐隐的目光,似乎始终追随着我,慌乱之中,我看到了允禧,他镇定自若地微微向我点头致意。

在这场风波中,虽然长姐最终化险为夷,但与长姐为莫逆之交的眉庄姐姐,却因此丧生。

长姐悲痛万分,在眉庄姐姐的丧礼上,哭得不能自己。

大殿之外,我又遇见了允禧,无意间我瞧见了他的衣衫袖口破了,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

于是,我用随身携带的荷包里的针线替他缝补好。

只见他若有所思的神情,接着坦言,除了他额娘熙太嫔,再没有人为他缝补过衣服......

如果说举家获罪流放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危机,那么被皇帝看中就是我的第二次危机。

而且,这个危机对我而言,更加麻烦,我只觉一阵眩晕,似乎比那宁古塔更加恶寒。

伴君如伴虎,更何况,是做别人的影子,长姐“菀菀类卿”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再则,姐姐喜欢的任何东西,包括人,我都绝不染指。

我甄玉娆宁死也绝不嫁与皇帝,我只做一人的妻,绝不做妾,而对方也必须同我一样对爱情忠贞不二。

我知允禧同我一样,都喜欢忠贞之鸟,都是感情里揉不进沙子的人。

他“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而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我知道,现在尘埃未定,你总有许多顾虑,你放心,一切有我。

皇上总不允许我们在一起。

皇兄若不许,我就一直求他,我绝不负你,也不另娶旁人。

桐花台,允禧一笔一划刻下我们的名字——允禧,玉娆。

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

梧桐,是最贞节恩爱的树木,梧桐相待死,同生共死 。

允禧深情道:

玉娆,我要带你去见我的额娘,我要告诉她,她的儿子拥有了世间最好的女子。

我执着他的手,喃喃道:

允禧,我是罪臣之女。

他的手抚过我的发丝:

玉娆,有你,我别无所求。

......

皇帝一再试探我的心意,然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而尝尽了“菀菀类卿”苦楚的长姐,也绝不允许类似的悲剧在我身上重演。

对于皇帝明里暗里的示意,长姐要么旁敲侧击地委婉提醒,要么开门见山地直接拒绝。

拂逆圣心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啊,稍有不慎,刚刚回到巅峰的长姐就会受到牵连。

可是为了我的幸福,长姐和皇帝之间来回过招,危险至极。

最终,我不想连累长姐,便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与皇帝进行了一次长谈,终于让皇帝亲自赐婚我与允禧。

我甄玉娆就是甄玉娆,只可独一无二,不可为人替代。

我爱的,草莽山夫也嫁;我不爱的,任凭你君临天下,荣华无上。

我要嫁的人,一定要两情相悦的男子,我也一定要成为他心头唯一所爱的妻子。

我与允许的大婚之日,长姐欣慰落泪道:

玉娆,甄家总该有一个女儿是要幸福美满的,有你一个,就够了。

长姐没能完成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心愿,我终是替她圆满了。

我和允禧,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从此以后,我依旧是灿烂的笑容,眼眸中依然莹莹闪烁着最干净的光芒。

我的心波澜不惊,盛大而安宁,因为嫁给允禧,我像从未在宁古塔受过苦难,从未受过伤一样。

03.一生一世一双人

甄嬛虽然“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但到了现实里她还是会退而求其次。

而玉娆性情刚烈,真正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有人说是玉娆运气好,有一个甄嬛这样的姐姐拼尽全力相护,又有浣碧暗中助力,甚至连苏培盛都在神助攻,她才得以和慎贝勒结成百年好合。

细细品来,玉娆能收获美满爱情,绝非靠运气。

玉娆能撩开至尊者的诱惑,放下人人都在争的东西,后宫中有几个人能做到?

人的痛苦常常来自欲求不满,比如眉庄就比敬妃苦,因为她从恩宠要真心,而敬妃只想体面地活着。

甄嬛最苦,她想保全的人太多,只好豁出自己去周旋,把心丢掉靠一张假面具活着。

玉娆坚定,她的爱情,有一条明确又高贵的底线,就是不能够给所爱之人带来伤害。

不夺姐姐所爱,不慕物质虚荣,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明确拒绝自己不要的。

玉娆从不自卑,也从不谄媚,不论面对什么人,都不卑不亢。

心中已有取舍的玉娆,最终以一篇诚意满满、句句恳切、态度坚决但又不伤害对方感情,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妻子论”说服了皇上,为她和允禧赐婚。

足见玉娆无比聪慧、通透、刚烈。

而玉娆虽然幼年时期便历经生活的不幸与不公,却并没有染上一点命运残酷过后的戾气和风霜。

这样宠辱不惊、有思想的、顺境逆境都能安然度过的女子,换到什么时代,都是最容易获得幸福的人。

倘若,当初被皇上看中,玉娆没有坚持自己,成为纯元的另一个替身,她的命运将会如何呢?

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每个人都在承受自己选择的悲喜。

甄玉娆,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END~

作者:咖啡里的云

一直一直

在文字的陪伴中倾诉一颗不曾叛离的心

坚信成长才是女人最终的归宿

愿你能在我的文字里感受温暖

展开更多
标签:的人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