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产子1年,女人味倍增的刘诗诗却遭群嘲:成年人的世界,唯有自愈

编辑:xal5772020-10-26 10:43:20

刘诗诗又被群嘲了。

主演新剧《亲爱的自己》收视率一路下滑,评分暴跌,豆瓣只有6.6分。

网友逮住“刘诗诗产后复出首作”的噱头,大肆嘲讽她作为女主却撑不起一部戏。

“三十而已的年龄,只有二十不惑的演技。”

“这85小花再也等不来乘风破浪的那一天。”

受到攻击的刘诗诗淡然一笑,回应道:

“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有缺点才显得更加真实。对于面部表情控制不好,是因为产后浮肿,身体激素水平还没下来,每个当妈妈的人都能够理解与懂得。”

三言两语的解释过后,她没有低沉落寞,反而再一次沉淀下来。

每天早上4:30起床前往剧组,抓紧每一秒背下拗口的台词,上各种各样的演艺课,去琢磨着改善自己的角色,用实力“自愈”。

人生难免起伏,明星如此,遑论普通如你我。


特别是风波不断的2020,一个晃神就可能身陷泥淖。


永远不要指望有人会跳下来救你,成年人的苦难唯有自渡,成年的世界唯有自愈。

01

说一个故事吧。

曾经有一只猴子,肚子被树枝划破,流了很多血。它见到一只猴子就扒开伤口说,你看我伤口好痛。

每个看见它伤口的猴子都安慰它,告诉它不同的治疗方法。它就继续给朋友们看伤口听取意见,后来它感染死掉了。

一个老猴子说,它是自己把自己弄死的。

伤口,说一次就痛一次,不如埋进心里,默默愈合。


去年底,深圳有个叫孙立的产品经理,被裁员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失去了生活来源的他,只能去送外卖。

他趁空闲时间去面试,面试完了再继续送,赚的钱,只够抵掉房租和日常消费。

他说,山穷水尽了,人总得吃饭的。

还有一个叫“宋兵乙”的,被裁了半年多,一直找不到工作。

闲待了几个月,去了便利店当理货员。

2020,我看到了太多成年人的艰难时刻,可也看到了同样多的自愈瞬间。

有人父亲去世,母亲重病,所有支撑他扛过去的力量,就是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告诉自己“挺挺就过去了,会好的”。

有人因为生病,差点被夺去生命,脖子上留下了一个永久的伤疤,想过自杀逃避。

可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拯救了自己,也想拯救别人,他现在是一名医生。

疼痛总是伴随着清醒,想要甩掉双腿的泥泞,只能大步往前走。

人到了一定岁数,自己就得是那个屋檐,再也无法另找地方避雨了。

村上春树笔下的《海边的卡夫卡》里有段话,我很喜欢:

“暴风雨结束后,你不会记得自己是怎样活下来的,你甚至不确定暴风雨真的结束了。

但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当你穿过了暴风雨,你早已不再是原来那个人。”

一个人的自愈能力越强,才越有可能接近幸福。

02

耳朵也曾经历过黑暗。

15岁那年,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六层高的大楼。

那年我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第一次进了县城。

永远忘不了开学那天,同学们上下打量我的眼光。

我穿着母亲特意带我到镇上买的蓝色的确良长袖衬衫。

那件衣服早已找不到

但就类似于图片里男士身上的这件

我把衬衫扎进裤子里,坐在教室靠墙的角落,看着其他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同学,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土,什么叫自卑。

当同学享受着食堂的饭菜,而我只能就咸菜和辣椒酱拌饭时,我才知道什么叫落差,什么叫底层。

整个高中时期,我都因为这些在今天看起来近乎可笑的东西而自卑,并且因为自卑变得有些孤僻。

好在我逐渐想开,去接受自己的一切,并决心跳出祖祖辈辈的循环。

我没有手机,没有玩伴,那一千多个日夜里,陪伴我的只有读不尽写不玩的课本和习题。

三年之后,我终于爬上了更高的台阶,开始将目光放得更远。

之后的几年,我在报社记者、金融领域、自媒体人之间流转,能走到现在,我很感谢那个不曾放弃的自己。

今年是很特殊的年份,我们经历了疫情,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挑战,面对着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打击。

每一个人,身心都想被治愈。

展开更多
标签:什么叫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