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大案解密:中国最美女毒贩

编辑:xal5772020-10-22 06:36:14

《毒战》是杜琪峰导演的第一部完全内地取景拍摄的电影,也是他第一部内地公安题材的警匪电影。

《毒战》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从头到尾的“重口味”画面。从电影开篇的人体肠道藏毒,到古天乐饰演的毒枭遭遇车祸伤情严重,他的制毒工厂爆炸后妻子和妻舅均血肉模糊,一开场就展现多个血腥场面,让看片观众不时直呼“口味太重”。

说到人体藏毒,就想到了今天要讲的大案故事:正是一位只有20岁的人体藏毒女毒贩,同时她也是中国最美女毒贩。

今天大案的最美女毒贩是谁呢?

姓名:陶静

国籍:中国

民族:汉族

出生地:云南

出生日期:1971年

陶静是云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县人(今天叫做瑞丽市),她的父母都是林场的普通工人,家并不在县城。

陶静的家庭是比较不幸的。她的父亲长的很英俊,人也很潇洒,很多人都说陶静像爸爸。但是,帅哥爸爸却非常风流。

在她小学时候,一次在学校扭伤了脚,老师提前将她送回家来。

陶静用钥匙打开房门进去的时候,发现爸爸和邻居的景颇族阿姨睡在床上,赤身裸体。

陶静吓得大声哭喊起来,爸爸和阿姨急忙穿衣服。听到陶静的哭喊,林场的工人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急忙跑过来。

目睹这个场面,工人们都很尴尬,那个阿姨红着脸溜走了。

当晚陶静妈妈回来以后,同爸爸大吵了一架,这件事为陶静的童年带来了阴影。

陶静从这以后开始沉默寡言,性格也发生了变化。

大概2年后,爸爸又和林场开小卖部的傣族阿姨搞在了一起。最终陶静爸爸与陶静妈妈离婚。

陶静的家庭,就这样破裂了。

早恋的陶静,遭男友嫌弃

陶静家一共有2个孩子,最终陶静的哥哥跟了爸爸,陶静则跟着妈妈。

妈妈的工作繁重,收入不高,还要照顾孩子,生活非常艰辛。一次工伤事故,陶静妈妈腰部受重伤,几乎失去劳动能力,被迫办了病退,以微薄的一点工资维持生计。

因为是单亲家庭,缺少了父亲的教育和关爱,妈妈性格又比较软弱,陶静从小就比较独立,性格较为叛逆。

青春期以后,陶静就再不愿意听妈妈的话。

上高中以后,陶静开始变得非常漂亮,成为全校的美女。

高中一年级,陶静早恋了,对象是一个英俊的男生,是全班学习成绩最好的一个。

两人爱的死去活来,甚至逃课去街上约会。

这段早恋,严重影响了她的学习,两人成绩直线下降。老师发现以后,通知了陶静的妈妈。经常卧床不起的妈妈,气得骂了陶静好几次,让她好好学习。

只是,哪有斗得过孩子的父母,陶静一意孤行,不愿意放弃爱情。到了高考的时候,陶静的男友考上了广东一所三流大学,陶静则什么都没有考上。让陶静吃惊的是,一直海誓山盟的男友突然将她抛弃,不打一声招呼就去了广州。

1个月后,男友寄来了一份分手信。信里指责和陶静的早恋害了他,让他没有考上名校。

陶静为此大受打击,一蹶不振。她决定放弃学业,去县城打工。

妈妈不同意,让她复读一年:你也就差了10多分,再读一年肯定能考上。

失恋的陶静已经没有心思读书:考上大学还不是要找工作,还不如早点进入社会。

陶静不听妈妈的劝告,去瑞丽市的一家发廊打工。什么技能都不会,陶静只能从洗头的小妹做起。

发廊工作,被英雄救美

在发廊干了几个月后,陶静渐渐有些厌烦了。发廊收入确实不高,还经常要对付这些男人。其中有些男人非常难缠,陶静一个小姑娘疲于应付,非常吃力。

突然,一切发生了改变。发廊里面来了一个外国帅哥。

这个帅哥很瘦,皮肤黑黑的,个子不高,衣服鞋帽却非常上档次,还带着名贵的宝石戒指和金手链。他说一口不标准的云南话,大约20多岁。

他每次都让陶静洗头,这样洗了半个月,两人也算认识了,偶尔也攀谈几句。

帅哥告诉陶静,自己不是中国人,是缅甸人,准确说是缅甸掸邦的华侨。

接触多了,陶静对这个缅甸华侨逐步有了一些好感。

这个缅甸华侨和其他想来占便宜的客人不同,他虽很有钱,谈吐却很严肃,从不调笑,看起来很稳重。

和陶静说话的时候,缅甸华侨很温和,谈吐很有礼貌。

就长相来说,缅甸华侨很瘦,长的挺不错。这样一来,陶静不觉对缅甸华侨有了好感。

一天,这位缅甸华侨照例来洗头。前面已经来了一个客人,他就坐在一旁椅子上等候。

客人是从没见过的一个中年人,好像还喝了一些酒。

洗头期间,客人风言风语调笑起来,陶静板着脸不理他。

突然,这个客人搂住了陶静:小妹,你长的这么漂亮还洗什么头。我刚刚离婚,你就跟了我吧。

陶静吓得急忙用力挣脱。

傍边的缅甸华侨见状,上来一把扯来男人的手:你干嘛?调戏妇女。

男人不服气:你多管什么闲事?皮痒想挨揍?

谁知道,看起来身上没二两肉的缅甸华侨,一把抓住男人的衣领,两三下将他拖到发廊外,一把推了出去,。

这个男人被推出去后,没敢吱声,自己走了。

英雄救美,陶静和缅甸华侨的关系一下就近了。

几天后,陶静为了表示谢意,请缅甸华侨吃饭。

吃饭的时候,陶静问:你这么瘦,怎么这么有力气?

缅甸华侨笑了笑:我在掸邦当过兵,还是个排长呢。

这次约会很愉快,送陶静回家的时候,缅甸华侨告诉她自己是单身汉,没结婚,也没有女朋友。

陶静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从这天开始,缅甸华侨几乎天天都来,每次都不空手,不是送鲜花,就是送衣服和首饰。

搞的店里卖淫女都好羡慕:还是陶静这丫头精明,调到这个外国金龟婿,比我们强多了。

陶静虽然不说什么,心里很高兴,很快陷入了爱情之中。

爱情中的女人,不管再精明,智商都会变为0。

与新男友同居,发现男友真实身份

陶静也不例外,不到1个月,两人就开始同居了。

同居期间,缅甸华侨对陶静也很关心。他不让陶静去发廊上班了,租了一个房子给她住,对她嘘寒问暖,关心备至。

平时,这位缅甸华侨经常带陶静出去玩,天天下馆子,每天不是唱歌就是跳舞,甚至去昆明高档场所消费,一掷千金。

缅甸华侨还给陶静买了很多衣服首饰,装满了一个衣柜,零花钱更是大把大把塞到她的手里。

陶静自然很高兴,憧憬着和缅甸华侨结婚,然后一起去国外过幸福的日子。

可时间长了陶静慢慢发现这位缅甸华侨总有些不一样的举动。

这位缅甸华侨经常往来于瑞丽和缅甸掸邦的木姐,奇怪的是每次来都没有携带什么货。

缅甸华侨说他是商人,但没有货怎么做生意呢?

更奇怪得是,缅甸华侨的行踪很诡异。虽和陶静同居,但缅甸华侨在瑞丽还有另外二三个住所,平时从不连续3晚住在同一个地方。

而且,缅甸华侨不给陶静留下联系方式,从来都是主动去找陶静。

也就是说,陶静平时根本不知道缅甸华侨在哪里,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陶静是个直爽的人,她曾经问过缅甸华侨,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

缅甸华侨见瞒不住了,告诉陶静,其实他是做白粉生意的,这一个陶静大吃一惊。

瑞丽紧靠缅甸掸邦木姐县,而掸邦就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海洛因生产基地。

瑞丽人对海洛因,并不陌生。自从改革开放以来,著名毒品将军坤沙控制区掸邦制造的毒品,就源源不断进入瑞丽,经过昆明飞机、火车中转运到全国各地或者香港。

对于瑞丽这个不富裕的小地方来说,贩毒的利润很惊人。

90年代,从缅甸搞来的海洛因,只要能够带到中国国内,价格就会提高二到三倍。如果能够运到香港,价格最高能到10倍。

任何一种生意,都没有这样的高利润。

一个毒贩只要干上一二年,最低程度都能赚上十几万。

所以,明知道超过50克的都会被枪毙,还是有不少人以身试法。

以德宏自治州为例,每年都有一批毒贩被枪毙,陶静也看惯了。

在知道缅甸华侨是毒贩以后,陶静震惊不已,痛哭了一场,想和他分手。

只是,此时已经很难分手,陶静已经怀孕了。

陶静不愿意再同缅甸华侨毒贩一起生活,毅然去医院做了人工流产手术。拖着沉重的身体,陶静回到了妈妈家。

此时妈妈的腰伤还是很重,平时都只能卧床。

妈妈对对陶静还是很好的,明知道她做了人流,只是责备了她几句。妈妈挣扎起来去菜场买了鸡鸭鱼肉很多菜,让她补补身子。

躺在床上的陶静,看着不到50岁就头发花白的母亲,看着家徒四壁的家,心里又发生了变化。

和缅甸华侨在一起的几个月,陶静体验了奢侈富贵的生活,知道什么叫做穷奢极欲。现在让她倒退回去做洗头妹,住在这种破旧的民房内,她很难接受。

同时,陶静也很自责。妈妈一个人千辛万苦将她养大,她却从没报答过妈妈。从小大大,陶静惹了很多祸,现在甚至不明不白打了胎。陶静觉得自己没什么本事,做个洗头妹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能养妈妈呢。

再说,陶静对缅甸华侨还是有感情的,并不是玩玩而已。

再次被毒男引诱,沦为贩毒工具

曾下定决心分手,甚至还做了人流,但几天后缅甸华侨亲自上门来找到她的时候,情况又不一样了。

陶静哭了一场,又同缅甸华侨回去了。

回去以后,陶静害怕再次意外怀孕,去医院里面安装了金属避孕环。

这次回去以后,缅甸华侨不再掩饰毒贩身份,直接让陶静一起干:这种事是有一点危险,但只要我们小心,肯定没事。我身边那么多做这行生意的,有几个被抓的。被抓的都是一些蠢人。我们两人就冒险干上一两年,赚了几十万就收手。

陶静逐步被缅甸华侨的甜言蜜语打动。

缅甸华侨告诉她,毒品交易在缅甸掸邦是没问题,有当地军阀坤沙保护。有危险的是两个地方,第一是带毒品进入中国边境,会有很多关卡检查。还有一个就是在昆明将毒品交给下家,昆明的缉毒警察是全国最多的。

缅甸华侨说:到了昆明其实没关系,我们的下家做了很多年了,绝对没事。现在主要是过边境关卡不容易。关卡对男人查的很严格,一旦有怀疑就脱光搜身,基本藏不住。但对女人查的比较松,再说你们女人有天生的优势,没问题的。

缅甸华侨所谓的天生的优势,就是阴道藏毒。

当时运送毒品,基本是两大类,一是货物藏毒,一是人体藏毒。

货物藏毒主要是将毒品隐藏在汽车某个部位内。总体来说,这比较危险。汽车的目标比较大,公路上的缉毒警察很多,经常会对汽车抽检。这些警察吃这行饭,对于汽车结构也很熟悉,还是能够发现毒品的。

相比起来,人体藏毒较为安全。每天中缅边境入境出境的人众多,根本不可能一一搜查,很容易混过去。

在90年代,阴道藏毒是很常见的。

在缅甸华侨的引诱下,陶静开始做了第一单生意。

狡猾缅甸华侨知道陶静可能不太在乎钱,就说:你就算不太需要钱,你妈总是要的。她现在不能劳动,又没有生活来源,以后怎么过。这样,你每跟我去一次,我给你妈2000元,也算我这个未来女婿尽尽孝心。万一你出事了,我每年给他寄1万元,直到他去世为止。

陶静听了这番话后竟然同意了。

于是,缅甸华侨找人给陶静办了假身份证,然后在银行开了个假户头。

缅甸华侨和陶静两人从瑞丽进入木姐,然后乘坐长途汽车几个小时,到达掸邦的一个小镇。

出发之前,缅甸华侨提前将2000元打入这个账户,让陶静放心。

在这里,缅甸华侨带着陶静四处旅游了几天,等上家送货过来。

陶静毕竟是个年轻女孩,虽明知运毒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这几天的旅游仍然很开心。

几天后,一个妇女找到他们,将一包东西交给缅甸华侨。

当然,这就是1公斤包装的海洛因,纯度是99.99%。拿到货以后,杨博带着陶静回到木姐,将海洛因分别用避孕套包成一颗颗,让陶静塞入阴道,一共是200克。

然后缅甸华侨将到昆明的汽车票和一个女式小提包交给陶静,告诉她:到了以后,把海洛因取出,放入包内。在第二天中午12点,准时去昆明市儿童医院附近一个小巷子。有一个带着白色运动帽,拿着黑皮包的男人,会将货取走。交给他以后,你回到瑞丽我们的房子,我会来找你。

随后,缅甸华侨就消失了,留下陶静一个人。

陶静非常紧张的,过了边境关卡。

卡上的边防警察见她是年轻小姑娘,又没带什么行李,根本没有进行检查。

如惊弓之鸟的陶静,一路上几乎不吃不喝的到了昆明。

贩毒被抓,拒不供出毒男

1991年10月8日中午,昆明市儿童医院附近的小巷内,陶静在焦急的等着那个带着白色运动帽,拿着黑皮包的男人。

大概十多分钟后,那个男人终于出现了。

男人看了陶静一眼,低声问:你是陶静?

陶静没说话,点点头。

高个男人又小声说:货呢?

陶静犹豫了一下,将女式小提包交给那个男人。

瘦高个男人一把拉开提包,看了看,又捏了几下。

陶静紧张的说:你干嘛?别在街上打开啊!

高个男人突然笑了一下,一把抓住陶静的胳膊。

陶静大吃一惊:你干嘛?

抓住女孩的瘦高个男人说:干吗?跟我走一趟吧!

陶静说: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啊。

高个男人不再说话,拿出一副冰冷的手铐。

陶静见到手铐,双腿发软瘫倒在地上:你是公安啊!

不错,高个男人将陶静拽到路口,一个女民警接替了他。

女民警将陶静塞入街口等待已久的面包车,关上门迅速开走。

就这样,贩毒失败的陶静被抓进了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

审讯室里面,高个男人已经换上了警服,他是一个大队长,姓王。

一同审问的还有那个女民警。

根据制度,在审问女性嫌疑人期间,必须有女民警一同在场,防止出现意外情况。

王大队长:姓名?

陶静小声说:陶静。

王大队长:年龄?

陶静:20岁!

王大队长不觉感叹:才20岁!干什么不好,干这个!籍贯?

陶静:德宏瑞丽人。

王大队长:第几次干这个?

陶静:第一次?

王大队长:你们这帮人,向来都这么说,一问就说是第一次。我再问你,第几次干这个?

陶静:真的是第一次。

王大队长:好,我现在相信你是第一次。不妨告诉你,在昆明你的下家,已经被我们一网打尽了。我也知道你只是运输毒品跑腿的。现在我就问你一个问题,这个上家是谁?就是交给你毒品,安排你来这里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躲在哪里?

陶静。。。。

王大队长:怎么?不想说?

陶静。。。。

王大队长:好好,不说是不是!我看你能坚持多久?这里是昆明市公安局!贩毒10年的老毒贩,进了我们这里也得老实交代,别说你一个小姑娘。

陶静。。。

就这样三人僵持了几个小时。无论警方怎么问,陶静就是一语不发。

见陶静不开口,王大队长和女民警出去商量了一下。

过了一会,女民警一个人进来。

女民警:陶静,你抬起头来。

陶静缓缓抬头。

女民警:陶静,你自己看看,长的这么漂亮,年纪这么轻。我们查了你的记录,还没结婚,也没有生孩子。我不是吓你。你携带的海洛因一共有200克,都是高纯度的。你也知道,只要50克就可以判死刑。你携带的量,可以判几次死刑了。我们云南警方首要任务是禁毒,对于毒品犯罪从来是严打。你现在一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了。

陶静听到这里,身子抖了一下。

女民警接着说:当然,你也不要怕。你如果和我们合作,可以宽大处理,也许能免于一死。你有宽大处理的条件。第一,你是第一次犯罪,不是惯犯。第二,如果你交代出上家的姓名和躲藏的地点,就算立功。正常来说,法院很有可能改判死缓或者无期。你这么年轻,还可以在监狱里争取减刑,出来时年纪也不算大,三十出头,还可以结婚生孩子,一样有大好人生。

陶静还是不说话。

女民警又语重心长的说:小妹。我知道,我也是女人。我知道这些人的套路。你的上家肯定是个帅哥吧,说跟你做朋友,还要带你去国外一起生活?这种话你也能信吗?摆明了是骗你的。这种家伙都用这种手段骗年轻女孩子,为他们携带毒品。如果他真的喜欢你,能让你去做这个吗?这个可是要掉脑袋的。他一个大男人,自己怎么不去做?你自己想一想。

见陶静始终不说话,女民警也有点生气了:你这个小妹怎么这么糊涂!人家利用你,把你害的都要判死刑了,你还跟人家讲感情。现在我明着告诉你,你这个案件很重大,省里面都是挂上号的。如果你不争取立功,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无论女民警怎么说,陶静就是不开口。

死刑前最后的愿望

终于,法院一审宣判,陶静携带毒品数量巨大,被捕后抗拒政府,无立功表现,依法判处死刑。

得知死刑判决以后,王大队长和女民警还是很好心的。他们设法找到陶静妈妈和多年没有联系的爸爸、哥哥,希望他们劝告陶静,一定要争取立功。

到了25日,也就是行刑前最后一天,女民警找到陶静:陶静,你现在立功,还来得及?

陶静。。。

女民警:哎。。。那你还有什么心愿?

陶静:我有两个要求,第一个,能不能把我身上的金属避孕环取出来。你也是我们德宏人。我们的风俗,人死了身上有金属物,会变孤魂野鬼。

女民警:我请示一下吧,应该可以。还有呢?

陶静:我希望见妈妈一次。

女警:这个不行。看守所纪律是不能见,怕会出事。但你执行前会有公判大会,到时候我通知你妈妈,那时候能见一下,说几句话。其他需要什么,你都跟我说,比如衣服、鞋帽、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妈妈,让她准备。

陶静默默的点点头。

所长亲自批准,从德宏医院妇科找来了一个医生。第二天,这个医生在看守所的医务室,为陶静取出了金属避孕环。

女警将陶静妈妈准备好的崭新衣服、鞋子还有亲手做的一顿饭,都交给了陶静。

第二天,时间到了,陶静还是很沉着,自己跟着武警走出了监狱,被绳子绑上。

囚车到了公判现场,一个简单宣判以后,就要送往刑场执行。

在押解上车的时候,在好心女民警帮助下,陶静的妈妈和哥哥,甚至十多年没有见面的爸爸,都已经等在了车前。

押解的武警也是有同情心的,就违规让他们见了一会。

哥哥哭着说:静儿,你就说吧。说了就不用死了!你才20岁啊!

谁知道陶静很凶的对哥哥说:我是不会说的。你哭什么哭。你要真的对我好,我死了以后,一定要照顾好妈妈。

站在后面的陶静妈妈,早已经哭干了眼泪,人很麻木的望着女儿,一句话说不出。

双方就这样对视了几分钟,后面的武警说:好了,时间太久了,不能再等了,走吧。

陶静低下头,往前走。

经过妈妈身边的时候,她妈妈突然伸手抱住了陶静。

一直没有流泪的陶静,突然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妈妈!母女抱着痛哭起来。

后面的武警感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干什么不好,非去贩毒害人。走吧。走吧。

在刑场上,一声枪响,陶静的年龄定格在了20岁。

展开更多
标签:缅甸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