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李安首夺金熊奖的杰作,男同志办中国婚宴的喜剧故事

编辑:xal5772020-10-18 17:46:55

2007年上映的《色戒》里,王佳芝本想利用美色勾引上易先生然后再设法将他除掉,可她却动了真情。

假戏真做的她令易先生逃过了一劫。

同样是李安导演的作品,同样是假戏真做,在1993年上映的《喜宴》中,高伟同和顾威威假结婚却成了真夫妻,而且更加戏剧性的是,同性恋的伟同还让威威怀上了孕。

顾威威和高伟同

这部电影是有多么杰出呢?

它拿下了第30届金马奖的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原著剧本等五项大奖;而且还获得了第43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金熊奖,这是李安导演的第一部获得金熊奖的电影。

后来,他还凭借《理智与情感》拿下了1996年第46届的金熊奖。

影片主角高伟同是一位男同志,虽然来自台湾但在纽约生活多年的他早已是美国公民,长得帅气而且有钱。

他的男友是一位美国白人,名叫赛门,职业是物理治疗师(康复治疗师)。

赛门

尽管他们在一起五年,可是伟同向身在台湾的父母隐瞒了这件事。

为了继续隐瞒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伟同听取了赛门的建议,与落魄房客顾威威谈好条件来一场假结婚,以此来骗过从台湾来到纽约看他的高父高妈。

可是,事情的走向却变得不可控制,围绕这场骗局,发生了一系列啼笑皆非却又触动人心的故事。

这部片子拍摄于90年代,那时人们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显然没有现在开放包容,但导演却并没有刻意去展现“同志们”遭遇的不公或悲剧,而是把重心放在展现中国传统文化习俗以及主角伟同的转变上。

而且,整部片子的基调是喜剧性的,一个又一个的搞笑桥段让人欢快无比,影片后段的反转让人大呼意外,皆大欢喜的结局也让人感到舒心。

那些和婚姻、家庭、人际关系有关的中国传统文化习俗能够得以充分呈现现,和片中高父高妈这对角色的设定有着直接关系。

高父和高妈

高父高妈看重中国传统礼仪,讲究人情来往,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的中国式父母。

高父在抗战期间当到了师长,常年在外抗战、剿匪;高妈则负责打理好家庭事务,把伟同养大。

年纪已经不小的伟同被催婚,高妈帮他择偶、介绍对象,两个老人迫切希望抱到孙子。

除了书法、中餐馆这两种典型的中国元素,与婚姻有关的中国传统习俗呈现的最多了。

提四色礼物去提亲、送红包、送旗袍、办喜酒、喝莲子汤、打麻将、闹洞房;其中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那个婚闹现场:众人敲着酒杯新娘新郎接吻,即使伟同不喝酒但依然被这一桌那一桌的人拉着喝酒,小罗让新郎新娘玩吃鸭脖游戏,蒙着眼睛的新娘玩接吻识新郎的游戏等等,这些和传统有关的婚礼习俗让整个婚礼现场的人笑翻了天。

伟同和赛门的外国朋友们见到这个场面倍感惊讶,这简直是颠覆了他们的认知,感叹道:“我以前以为中国人都是柔顺、沉默、跟数学天才。”

我想不仅是片中的这些外国人,看过这部片子的外国人估计都会改变对中国人的认知吧——原来中国人也是有着如此外向开放、幽默搞笑、放飞自我的一面啊!

这场喜宴让高父高妈格外高兴,高父也因此特别感谢促成这场喜宴的老陈——原先是高父当师长时的司机,现在是纽约最好的一个中餐馆的老板。

老陈提议补办喜酒

而高父这个威严却不强势而且不失人情味的角色被郎雄演得精妙纯熟,不管是作为部队师长在面对昔日手下的样子,还是作为父亲对待儿子各种事情的神态,都表演得近乎完美。

从公证处走出来,儿子终于结婚了可是没有像他希望的那样办喜酒,失望却又不想不尊重儿子意愿时的隐忍不满。

当说到没有办喜酒这件事时,高父的脸瞬间一沉,立即变得严肃难看起来,而后等老陈提到补办喜酒了,转而就欣喜起来了。

在家中,保持着一家之主的高姿态与强自尊,妻子和儿媳去逛商场没有准时做好饭,他便发脾气;因为他还没把赛门当成家人,当赛门做饭给他们吃,他说要洗碗时的坚定与逞强。

对化好新娘妆的威威说的那一番语重心长之话时的情真意切。

归亚蕾扮演的高妈这个角色,同样凭借她精湛的演技,将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塑造得真实自然、无可挑剔。

在喜宴上,她担心老伴的身体,时不时提醒他少喝点酒;把伟同当小孩咬他手臂时的慈爱。

当儿子向她坦白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后,除了惊愕,眼神和语气乃至动作都透露出的怀疑,以及终于相信儿子的话后表现出来的悲痛。

但之后,作为一个传统的中国式母亲,她虽然相信但始终接受不了同性恋这个事,于是她怀疑赛门的姐姐会不会像同性恋的赛门一样“奇怪”,以为儿子是对女人有心理障碍因此还期盼以后他自然会更正过来。

当她猜到伟同可能带威威去医院做流产手术,她焦急又慌张地冲到楼上去拿皮包,之后发现两人没等她就走了,以为抱孙子的希望就此破灭,仿佛遭受了天大的打击,瘫倒在地,表情里尽是绝望。

所以说,郎雄和归亚蕾凭借这部电影分别获得了当年金马奖的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女配角,真乃实至名归。

“同性恋的人能够在各方面合得来,凑合在一起生活,非常不容易,所以我跟赛门都很珍惜对方,你看我们当中这些所谓的正常夫妻,吵的吵,离的离,有几对能像我跟赛门处得那么好,怎么能说他把我带坏了?”

伟同向妈妈坦白的这段话应该是全片最容易引发观众共情的一段话了。

虽然大多数人还不能接受同性恋这个事实,但同性恋的人和其他性取向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工作认真,恪守法律,善良富有同情心,开朗热情,生活幸福和谐。

李安导演这部片子中的他们就是如此,不管是整体还是细节,导演都在展示着同志的好,似乎是希望人们对同性恋的人给予理解。

顾威威其实是非法移民,来到美国三年多,画画的事业没有起步,反而到了没钱、没工作、没绿卡的地步,连唯一的闺蜜都被移民局的人抓走了。

幸好,她的房东高伟同温和又善良,他准许她的一幅画抵掉三个月的房租;为了安慰丢了服务员工作的她,特地买了一台冷气机和赛门抬到六楼送给她;和威威假结婚帮她拿到绿卡。

伟同严厉提醒清理垃圾的人干好活,不要害他被罚钱;邻里一对白人夫妇看到赛门的同志好友亲吻赛门投来异样的目光,可是赛门这个朋友之后还带着微笑同这对夫妇打了个招呼。

赛门在办喜宴的餐馆上完洗手间出来后,看到走廊上喝醉酒的来宾胡乱坐在椅子上,便好心走过去帮他摆好姿势以防摔倒。

除了这些细节,全片赛门对高夫高妈这对长辈的尊敬和照顾更是随处可见。

《喜宴》作为李安的家庭三部曲之一,自然“家庭”这个主题是最主要的。

做子女的,在父母的爱与呵护下长大成才,于是子女感恩、孝顺,可是父母有时又会成为子女的负担与羁绊,尤其是传统的中国父母,他们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这样的希望往往是世俗标准之下的一种,而子女为了孝顺,只好牺牲自我去满足父母的愿望。

而这种牺牲的结果往往会让子女不幸福。

片中高伟同就是如此,他孝顺所以假结婚不想让父母抱孙子的愿望落空,他认为向父母坦白同性恋这个身份会给父母带来负担所以隐瞒了将近二十年,这样做的结果便是使得赛门和他分手了。

所幸,只要父母是真正爱自己的子女,子女坦诚相告,真实相待,依然有机会获得体谅与包容。

就像本片,最终有了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本来就喜欢伟同的威威主动把他给解放了,威威之后也没有把孩子打掉;高父原来会英语因此向赛门坦白交流,这也使得赛门最终还是和伟同在一起。

#高光时刻解读大赛#

展开更多
标签:赛门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