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评论 导航

教父:黑手党界的爱马仕;《教父》:黑帮的史诗(八)

编辑:xal5772020-10-12 23:15:39

教父训斥完桑尼,看见汤姆正往房间里搬一个大花篮,便问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汤姆:这是强尼送的,他主演了那部新电影。

教父:好了,把它拿走。还有,叫路卡布拉西到这里来。

“好了,把它拿走。还有,叫路卡布拉西到这里来。”简单的一句话,起到的却是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即对强尼事件的结果有了交代,又引出了下一个情节的重要人物——路卡布拉西。

在和大毒枭索洛佐会面之后,尽管教父每一句话都说得小心翼翼,对索洛佐也很客气,但教父还是不放心。

于是便吩咐路卡布拉西到塔托里亚家族去做卧底,以便查清塔托里亚家族和索洛佐的底细。这说明教父深知黑帮界的水有多深,也说明教父是个心思细密、做事谨慎的人。

那么为什么派路卡布拉西去?而不是别人?我想影片在27分钟的开场中已为此做足了铺垫——作为一个将教父视为神一样的存在的手下,路卡布拉西的忠诚度无人能比。

而正是因为如此,教父才充分地信任他。派去做卧底的人,首要的条件就是忠诚。否则一旦进到敌人的阵地,叛变是分分钟的事情。

另外,教父派路卡布拉西去做卧底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不仅有忠诚度,而且也有能力,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黑手党。

接下来的情节也证实了这一点,路卡布拉西非常专业而且谨慎,在去做卧底前做足了准备——穿好了防弹背心,枪膛里上满了子弹。在见到塔托里亚家族的人和索洛佐后,也没有迫不及待地提出加入,而是问自己会有什么好处。

做了很充分的准备,言行也足够谨慎,但谁说有备就能无患?尤其是黑帮之间的杀戮,总有一种死法让你防不胜防。

路卡布拉西的防弹背心没有发挥任何作用,他那上满了子弹的手枪也根本没有机会拔出来。他的手被塔托里亚家族的人用尖刀钉在了吧台上,他的脖子则被索洛佐的手下用绳子紧紧勒住了,路卡布拉西就这么死了!

路卡布拉西的死仅仅是个开始,紧接着汤姆在购物的途中被索洛佐绑架,再接着就是教父了。

教父走出自己的办公室,看见二儿子弗雷多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便叫道:“费雷多,醒醒了!叫保利备车,我们要走了。”

弗雷多:“好,我来开车,保利今早生病了!”

听到“保利今早生病了”几个字时,教父嗯了一声,这一声嗯明显能听出意外的感觉。观众看到这里,似乎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教父和二儿子弗雷多来到街上,教父让弗雷多先上车,自己去街对面买点水果。

身为教父,一个大家族的族长,买水果这种小事还要亲力亲为吗?别人或许不会,但教父会。为什么会?

因为正是圣诞节的前夕,而圣诞节正是家人团聚的节日,街上到处是浓浓的节日气氛。刚刚下班的教父,顺路买点水果回家。

在身为黑手党的教父看来,这才是正常的生活,大约也是他真正向往的生活——和家人一起过平常、平静、平安的日子。

做黑帮到底不是长久之计,这或许是教父做了一辈子黑手党后的终极领悟。

教父走到水果摊前,亲切地问候水果店的店主:“圣诞快乐!”然后,细心地挑选水果。此情此景,是那样的温暖和祥和,那一刻甚至让人忘记了教父是一个黑手党。

当教父抱着买好的水果走向自己的车子时,他看见两个陌生的男人朝自己走过来。教父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一边跑向车子一边叫着二儿子弗雷多的名字。

然而无奈的是,二儿子弗雷多是个怯懦的废物,枪都拿不稳,才掏出来就掉地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身中数枪倒在自己的面前。而无能的弗雷多望着倒在血泊中的父亲,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在看到教父中枪的那一刻,我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感觉,反正我的心是痛的,非常痛!

那一刻,我想的不是什么黑手党不黑手党,黑帮不黑帮,我想的是这个有底线、有担当的男人,这个有责任感、有爱的父亲,不该死,该死的是别人!

前一刻的温暖祥和,和后一刻血腥杀戮,这种强烈的反差和鲜明的对照是那样的刺眼和扎心,仿佛在告诫人们说——千万不要陷入黑帮的泥潭,那是你永远无法摆脱的沼泽,或早或晚,你将葬身于此。

麦克和女友正在逛街,路过一个报摊,麦克的女友不经意看到了报纸上报道教父被暗杀的大字报道,于是将麦克拉回到报摊前。

麦克看到报道后的反应,那种紧张、迫切、焦虑和担忧,似乎在宣告麦克从此再也无法跟他的家族割裂了。

随后镜头从街头电话亭打电话的麦克身上转到了在家里不安而焦躁的乱转的桑尼身上,当桑尼从手下那里得知街头传闻教父已死的消息时,桑尼一把揪住手下的衣领将其推至墙边,再次表现出了他一贯的冲动、焦躁和不冷静。

教父一共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桑尼做事冲动、暴躁、对家庭缺乏责任感,注定难堪大用。而二儿子又是个连枪都端不稳的窝囊废,影片演到这里,如果观众的智商没问题,就会知道谁会成为未来的教父了。

麦克作为克里昂家族最优秀的继承人,作为教父最爱的小儿子,注定重任在肩。

展开更多
标签:教父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