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香江往事:胜和“沙田ME”,香港黑帮风云录(22)

编辑:xal5772020-10-04 18:26:10

有型有财、威风气派,沙田ME无疑是胜和群雄里、最具号召力的中生代王者。

沙田ME是和胜和中生代的领军人物,江湖上从沙田ME这一代开始,不再单靠拳脚打杀上位、转型为食脑捞金,借助财雄势大、交游广泛,来争取更多话事权。

早年经历

沙田ME,真名翟浩琛,74年生于香港沙田一家富户。从小顽劣好动、精明机灵,很早便开始踏上江湖。先是混迹深水埗、加入14K,跟从RICKY收保护费、同时承接大楼维修业务。

后被父母送到澳洲念书、练得一口流利英语、顺便还娶了漂亮外籍妻子。

90年代初,沙田ME返回香港,起初跟着哥哥在海事处上班、每月能拿13000港币的薪水,有了一点积蓄之后,沙田ME转行开录像厅、靠卖光碟捞取第一桶金。

头脑圆活的沙田ME,善于交结攀附,与各路人马都有往来,再加上做事机敏精干,不久便走上出位快车道。

先是转投和胜和,认胜和超级元老“青面仔”为“义父”,接着拜入胜和实力大佬“鸡脚黑”门下,还与合义堂话事人、西环霸主“牛荣”结为黄纸兄弟。

生意版图

沙田ME与前辈“上海仔”一样、都是卖光碟起家。

当年胜和元老“上海仔”最先卖光碟,食尽VCD红利、巅峰期挣下数亿身家,沙田ME开录像厅时,翻版光碟黄金时代已过、只能说是赶上了末班车,赚得并不多。

不过,凭借灵活的交际手腕和丰厚的人脉资源,沙田ME涉猎众多行业、生意遍地开花。

DU海乘风破浪

赌坛向来是捞偏门的主要方向。借助义父“青面仔”和恩师“鸡脚黑”的影响力,沙田ME将多家麻将馆和酒吧夜场收入麾下,一边经营麻将馆、一边收夜场保护费。

澳门方向,沙田ME和同是鸡脚黑门生的师兄“薯仔”合伙、在新濠天地赌厅做叠码生意。

为在澳门站稳脚跟,沙田ME不断向澳门教父“崩牙驹”示好。崩牙驹母亲寿宴、沙田ME热情上门祝寿;崩牙驹在马来西亚建温泉酒店的消息刚一发出,沙田ME就公开表态全力支持。

进军娱乐圈:开影视娱乐公司,对标洗米华

沙田ME风流倜傥,在娱乐圈人缘颇佳,与港星陈浩民、演员艾威早有旧谊。且看同门“宝明”借力周星驰、影视公司做得有声有色,常让沙田ME感到侧目。

沙田ME旗下娱乐公司签有多名嫩模,据传他也是弘武电影公司的幕后老板、委托艺人马天乐代为经营,与沙田ME关系暧昧的落选港姐林雅诗、便是弘武电影艺人。

沙田ME做影视娱乐公司,更是与“洗米华”之间的较劲与暗战。洗米华的太阳娱乐公司、玩的风生水起,洗米华三天两头跟嫩模女友登上娱乐头条,商场情场双得意、好不风光热闹。

平心而论,沙田ME才干智慧都不输洗米华,洗米华更风光、无非就是背靠澳门赌厅的地利。洗米华做娱乐公司,沙田ME跟着做,是唱对台戏、也是沙田ME做姿态给崩牙驹看。沙田ME深知,崩牙驹在澳门赌业依然拥有巨大影响力,同时、洗米华也是崩牙驹永远无法释怀的心结。在崩牙驹跟前站好队、在澳门做生意特别是赌厅利益关系、崩牙驹不会亏待自己。

人弃我取—菜场肉档

在超市、网购的冲击下,街市菜场逐渐式微,甚至许多江湖人都看不上菜市场的那点油水。

沙田ME有留学经历、风度翩翩,按说不愿从事传统行业。但沙田ME是个生意人,只看利润所在,敏锐的发现许多乡民都有怀旧情结、对热情熟悉的菜市场情有独钟,仍会有相当多数人首选街市菜场购买日用食材,于是在深水埗和油麻地盘下不少菜场肉档、每月都能带来不错的收益。

小钱也赚—鸡公煲、烧烤店

人前体面讲究,在生意上沙田ME则是没有那么多道道、能赚钱就行,哪怕是小钱。

沙田ME 在九龙城和老家沙田大围田心村开了两家鸡公煲饭店,马仔熟人都来捧场、每晚七点后生意火爆,偶尔还能看到沙田ME在店里打点帮忙、与来往客人谈笑风生。据称,沙田ME也经营烧烤,还曾因为烧烤场地与胜和某元老发生冲突。

此外,听说沙田ME 还做骨灰盒生意。近年不少江湖大佬转身投资骨灰龛/kān/场,胜和校长双鹰青便在这块收入颇丰,引得沙田ME也来分一杯羹。

江湖雄心

坐馆之争

善于社交、钱多粮足,再加上义父“青面仔”和恩师“鸡脚黑”背书,沙田ME在和胜和很是风光出位。

“鸡脚黑”一系堪称胜和实力最强的一派,鸡脚黑早年为同门大佬出气、击败14K最恶华喜,后为和胜和西进澳门奔波出力、硬刚澳门教父崩牙驹,不仅功勋卓著、声望颇高,而且马仔众多、财力雄厚,随着鸡脚黑年事已高、少问江湖之事,沙田ME就成了鸡脚黑势力的代言人。

10年,沙田ME台前周旋、鸡脚黑幕后谋划,帮助同门伙伴“薯仔”上位坐馆;

13年,沙田ME更是不负众望,与肥坚、BEN仔光一起当选坐馆;

16年子腾上位、19年四眼康上位,子腾与四眼康同属鸡脚黑派系,他们的成功上位与沙田ME的支持、运作密不可分。

明争暗斗

鸡脚黑一派与有着“金牌经理人”之称的大飞一派,素来不睦,胜和首倡“以和为贵”,虽然不像14K动辄同门相残,表面和平之下也涌动着不少明争暗斗、互相之间经常借红白喜事晒马,谁都想在气势上压过对方。

13年,大飞一系的肥坚为庆祝荣升坐馆,在深港两地连开酒席、广邀宾朋,还请到胜和元老国华到场,向外界炫耀实力;肥坚高兴太早,10天后沙田ME便主持在尖沙咀洲际酒店开28桌、为恩师鸡脚黑做寿,相比于肥坚选在土瓜湾寻常酒家、沙田则选在了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还请到从不露面的胜和骨灰级元老国龙到场,让大飞一系相形见绌。

经营有方的沙田ME财大气粗、出手阔绰,经常操办各类酒席、宴会,出席的各类场合中间、常常都是沙田ME所带门生马仔最多,堪称吹鸡达人。据称现在帮会晒马,已经很少用自己门生兄弟出头、都是出300-500港币喊上本港青年或者200块叫上印巴人士、过来充场面。

沙田造势

15年,沙田ME 在家乡沙田操办了一场盛会。江湖大佬、本地乡绅云集,和胜和倾巢出动前来捧场,包括胜和元老国华、鸡脚黑、崩嘴崩、肥坚、陈安,14K大佬陈惠敏、陈慎芝,沙田名宿高佬和等,乡民皆来观瞻、好不热闹。

当天所为何事?原来是和胜和出资设立一所“围村联合体育会”,来丰富乡民业余文化生活。

当然,这只是表面,背后更深层的是沙田ME借胜和之力、为自己在家乡造势。

沙田ME名声在外、在本地势力却不是很强,况且沙田ME早就有意涉足沙田地产开发,当然需要向身边的竞争对手展示一下自身实力、为商业谈判增加筹码。

看来,沙田ME还有更大志向,一直在布局推进。

展开更多
标签:沙田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