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爆料 导航

真实灵异故事改编,《咒怨》导演新作,吓傻了

编辑:xal5772020-08-26 12:57:04

星标”哦~

暑期两个月,和日本恐怖片大咖清水崇有关的影视剧,出现了两次,一次是上个月奈飞出品的剧集《咒怨:诅咒之家》

另一次,便是这个月刚释出资源的——

《犬鸣村》

前者虽然不再由清水崇亲自执导,但却是他一手打造的恐怖片大IP

后者则是清水崇开启的“恐怖村”系列的首部作品,由于该片在日本二月份公映后,票房很快超过10亿日元,出品方立即开启了该系列的第二部影片《树海村》的筹备工作。

真实灵异事件+顶级恐怖片导演,貌似即将开启日本恐怖片的新潮流。

01 积“怨”多年的犬鸣村

既然是真实灵异事件,我们便可以好好聊聊犬鸣村的前世今生。

犬鸣村最早诞生于江户时代(1603年至1868年),原先只不过是100多口人的小村落。但其神秘之处在于,它几乎与世隔绝,自给自足,甚至不存在于日本的地图上。

有一次,一对年轻情侣误入犬鸣村,看到村口有块“日本国宪法不适用于此地”的牌子后,进村一看,到处都是乱葬岗一般的墓地,令人十分惊骇。

可这对情侣有着美式恐怖片中一贯作死的个性,出犬鸣村之后,竟然敢再次来到犬鸣村冒险,遗憾的是,这回他们再也没能回去。

家人报警之后,警察的地毯式搜索最终也一无所获,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不仅如此,传闻这里的村民们一直近亲结婚,不允许与外人有婚嫁联系。甚至于,即使主动与村里的人搭讪,也会被刀斧问候,像极了美国恐怖系列电影《致命弯道》

不过在上个世纪时,当地政府为了大修电力设施,便打算在犬鸣村一带修建水坝。

虽然村民们都得到妥善安置,迁往别的地方,但是大量的祖坟并没有得到合理安排,很多都成为水库下的遗冢。从此之后,以犬鸣村为中心的周边地带开始怪事不断。

犬鸣水库修好后,一度成为“自杀圣地”。有时候,夜晚值班人员常能听到物体落入水面的声响,但拿起手电筒一照,水库却毫无动静。

而水库旁的犬鸣隧道,更是交通意外频发,死伤无数。不少黑社会人员甚至在隧道内持械斗殴,加重了其死亡气息。

尤其是1988年,有位叫梅山的旅客驾车通过隧道时,被五名青年拦路威胁,要求交出车钥匙弃车。梅山不从,遂被这帮青年残忍殴打,最终被拖到山上杀害。

此后,基于这些持续不断的死亡事件,日本当局强制关闭了犬鸣隧道,用石头堆在了隧道两端。

由此,犬鸣村、犬鸣水库以及犬鸣隧道,成为灵异圣地,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别说日本的网红们,就连中国的网红都不远万里,一看究竟,以此博人眼球。比如微博上的知名大V“冒险雷探长”,就曾在2018年8月到犬鸣隧道附近探险。

他不但用手机记录下那些阴森森的木制荒宅,还胆肥到翻过石头墙,在犬鸣隧道里穿行。

所以,当初传出清水崇要取材犬鸣村拍成电影,对于灵异圣地的爱好者来说,实在是场盛事,真是很期待《咒怨》的缔造者将会带来何种惊喜。

02 绕不开的“遗传厄运”

在清水崇的电影中,家庭始终是绕不开的叙事主题。《犬鸣村》也同样如此,它讲述的是女主角森田奏一家的故事。

某天,森田奏的哥哥悠真和女友明菜打算夜入灵异圣地犬鸣村,诡异的事情由此一件件发生。

先是明菜神神颠颠,小便失禁,最后当着悠真的面,从高压电线塔上坠落死亡。

而当悠真重返犬鸣隧道,打算为明菜报仇时,偷偷随悠真一起的小弟康太,连同悠真一起,被犬鸣村的冤魂抓走,下落不明。

面对家中横祸不断,森田奏的父亲莫名其妙地责备母亲血缘肮脏。

母亲在犬鸣隧道前绝望无助时,又突然犬齿突出,撕咬父亲手臂。

家庭开始分崩离析,亲人逐渐异样离去,这让作为长女的森田奏只能求助外公,询问母系这一支家族的秘密。

由此,清水崇开始引出了上文中我们提到的“犬鸣村”往事。

然而,他的侧重点却并非是那些耸人听闻的自杀事件或者交通意外,是“犬鸣村”中的那个“”字。

犬鸣村的村民以猎杀野狗为人不齿,而水库电力建造者设计屠杀犬鸣村村民,至于森田奏的母系源头——外婆,则是村中唯一的幸存者。

所以,才出现了母亲的犬化咬人,也出现了外曾祖母的犬化造型。

这种动物化的妖魔,在文学作品中并不少见,最为普遍的就是《聊斋》中各类修炼成人形的妖精。

而在香港电影《凶猫》中,更有猫妖附人身作恶,从而做出取人首级、咬人舌头、活吞生鱼等重口味行为,可谓疯狂!

《犬鸣村》则有所不同,影片中将作恶的鬼魂犬化处理,只是一种外形上的异化,它更多的是在增添森田一家血缘上的“咒怨”。

这种“咒怨”不仅具有遗传性,更具有传染性。前者在于悠真的死去、森田奏的最终犬化,后者在于明菜和悠真三位朋友的“溺水身亡”。

我们完全可以将犬鸣村当作《咒怨》中佐伯一家的那座凶宅,而将溺水死亡的那些人和住进凶宅的房客视为相似的“感染者”

但是不同之处在于,清水崇将《咒怨》中“不讲对错,只顾杀伐”的无来由恐怖氛围,在此变得有理有据,线索分明。犬鸣村的前世今生,都通过那位年轻的冤魂,用胶片残酷地记录下来。

于是,肉眼可见的恐怖场面,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犬鸣村》中。比如电话厅中的溺水身亡。

医院里的群鬼簇拥。

放映机中的鬼魂光影打到森田奏的身上。

这些极富创意的恐怖场景,是本片为我们带来的为数不多的惊喜。

然而,《犬鸣村》中有关家庭的恐怖主线,在清水崇以往的作品中,我们已看了太多太多,早就免疫。

比如2004年的《稀人》,有着对精神异常的摄影师増岡的诡异描述。它表面上是一个地下异世界的设定,实际上是増岡对妻女的变态留恋。

2005年的大制作《轮回》,它的元故事和《闪灵》一样,都是父亲在旅店里屠杀妻儿。之后的故事,又套上了一个前世今生的死亡轮回。

而以儿童惊悚片示人的2011年的《恐怖兔子》,以梦呓式的笔触勾勒了一个家庭的悲哀。女儿背负着一尸两命的罪过,父亲企图逃避压抑的狭小空间,最终构成了女儿自杀或者精神分裂的残酷结局。

这些影片毫无疑问都围绕家庭而展开,也覆盖着“传染”因子。在清水崇的梦魇世界里,家庭的缘起充满未知神秘,家庭的构成覆盖怨怼不和,家庭的离散爬满咒怨之虱。

但千年不变的“家庭咒怨”,只是在一味地消耗清水崇的恐怖才华,却无法为我们展现更多的惊悚氛围,甚至于幻想世界。

《犬鸣村》便是这样,对于日本历史上如此著名的灵异地标,清水崇却只是用一个家族的遗传厄运来呈现,确实是一种“资源浪费”。

近亲结婚、不与外界交往,以及“日本国宪法不适用于此地”的牌子,本应赋予这个故事更为宏大的宗族脉络,以及恐怖谱系。

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在《犬鸣村》里看到这些。

展开更多
标签:隧道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