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导航

戒网瘾死亡怎么回事?少年被虐2天后死亡 父母有无责任?

编辑:小男2019-02-25 10:45:00

  戒网瘾死亡。刚过完春节,但是刘丽一家人却是高兴不起来,没到逢年过节别人阖家团圆的时候,一想起小儿子被自己和丈夫送进戒网学校后死亡,心里就难受。

戒网瘾死亡

戒网瘾死亡

  刘丽一家住在安徽阜阳市临泉县,2017年8月,刘丽18岁的小儿子李傲辍学在家已经半年了,平时李傲网瘾非常大,经常吃住都在网吧,为了能让李傲回归正途,刘丽夫妻俩在网上发现了一家“戒网瘾”的学校,名为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以下简称正能教育机构),上面还留有一位罗姓老师的联系方式。

  刘丽检索到的“罗老师”,正是正能教育机构的负责人罗铿,其于2016年3月14日在合肥市注册成立安徽正能教有限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2017年5月18日,罗铿租赁庐江县白山镇新港村新农小学校舍,并以“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的名义对外招生。该机构对外宣称可以通过隔离封闭式的成长辅导,戒除青少年的网瘾,解决厌学、叛逆等成长问题。

       刘丽在向罗铿询问了学校的一些情况后,刘丽觉得“比较满意”。2017年8月2日,经刘丽夫妻的同意,罗铿带着两名教官到阜阳临泉县去接李傲赴庐江县“戒网瘾”。当天,李傲父母与正能教育机构签订《委托协议书》,约定将李傲带到学校戒除网瘾,“封闭式培训,培训的时间为180天,还有180天后续辅导。”此外,协议约定收取学费22800元,另收取500元生活用品费。

戒网瘾死亡

戒网瘾死亡

  同时罗铿还询问孩子的身体情况,刘丽称体检刚过身体情况一切正常,2017年8月3日下午3点多,刘丽老公把李傲交给了罗铿一行带走了。2017年8月5日下午6时许,罗铿拨通刘丽的电话,告诉她“孩子中暑在抢救”,随后告知她“孩子死了”。

  罗铿和正能教育机构4名教官的供述,8月3日那天,李傲的父亲将李傲送上车后,因为李傲在车上不配合他们便用手铐将其拷在车上,他们回到学校已经晚上9点了,李傲拒绝接受学校管理并要求回家,罗铿遂安排两名教官,把李傲关入名为“静心室”的禁闭室,将李傲双手铐在禁闭室窗户栅栏最上面的横条上。之后,由罗铿和其他3名教官轮班看守。

戒网瘾死亡

戒网瘾死亡

  四人在看守李傲的过程中,不仅不给李傲休息,还限制李傲的体位、进食、饮水,并对李傲实施殴打。至2017年8月5日17时许,其中一名教官发现李傲身体异常,遂与罗铿等人一起,将李傲送至庐江县中医院抢救。罗铿在医院拨打电话报警。后侦查人员赶到时,李傲已经抢救无效死亡。根据尸体检验和案情调查,经鉴定,李傲符合因高温、限制体位、缺乏进食饮水、外伤等因素引起水电解质紊乱死亡。

  2018年10月15日,正能教育机构的负责人罗铿等5名被告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和非法拘禁罪在合肥市中级法院受审。当年10月31日,合肥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罗铿获刑16年,余下4名教官分别获刑1年至8年6个月不等。此外,罗铿等四人被判共同赔偿李傲家属3.2万余元。

展开更多
标签:网瘾死亡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