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导航

媒体曝周克华去年8月还曾在家长住 每天带前妻换药

编辑:小男2012-08-14 09:10:10

媒体曝周克华去年8月还曾在家长住 每天带前妻换药

    重庆枪击案发生后,重庆、四川、贵州警方全体停止休假。周克华最后失踪在重庆新桥加气站,有网友怀疑周克华是否已经扒火车逃跑。去年八月,周克华曾经回到前妻家里,每天都扶着患病的前妻去医院换药。有网友统计,8年来,各地通缉缉拿周克华的赏金累计已达到540万。警方表示,赏金各地不叠加,原则上只会拿到抓获地警方提供的悬赏金额和公安部的10万元奖励。

  顶着烈日,重庆军警对于周克华的搜捕仍在继续,重庆周边的贵州、四川警方也放弃休息,加入到搜捕的队伍中。而长沙警方也对外公布该犯罪嫌疑人不同时期拍摄的面部照片,并同时悬赏30万元征集嫌犯线索。

  记者昨日从周克华前妻的姑父母口中得知,虽然周克华和妻子徐蓉(化名)已经离异,但二人仍然有来往,而2011年8月,周克华仍然出现在镇子上。

  最新进展

  周克华最后失踪在新桥加气站,很多人纷纷揣测周克华的逃跑路线,因为附近就有两条铁路线,有网友怀疑周克华是否已经扒火车逃跑。

  沿着新桥加气站,记者两分钟就爬到了铁路线上,而沿着铁路线一路向北不到300米,就是两条铁路交叉的地方,一条当地的线路;另一条是襄渝线,而襄渝线北通陕西,西至四川,同时将东面的湖北连接起来。

  上午9点53分,就在记者登上铁路线不久,一辆列车驶向梨树湾站,而记者从梨树湾货运站了解到,“两条交会的线路主要是货运站,一天也就几十趟。”

  一场车祸改变他的家庭

  在距离案发地几十公里外的长生街道,记者辗转找到了周克华前妻的姑父母家里,在周克华前妻姑父母的口中,记者了解到关于周克华的一些琐事。

  街上到处都贴满了周克华的悬赏通告,而做了十六年的亲戚,周克华前妻的姑父王建国(化名)称,自己竟然也是从悬赏通告中才得知侄女婿的大名,“而在此前,我只知道他的小名叫做华儿。”

  王建国思绪回到了16年前,那一年,在重庆市区打工的侄女徐蓉(化名)给家里带回来一个男朋友,因为一家人是亲戚,王建国就见了年轻人一面,“当时大家都叫他华儿,我也跟着叫。 ”而16年前的这第一次见面,王建国仍记忆深刻,“他当时是个光头,戴着帽子,我还以为是犯了事的,”但碍于都是亲戚,王建国并没有多问。

  徐蓉是家里的二女儿,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因为徐蓉的姐姐招上了女婿,排行老二的徐蓉就改成了出嫁。但让王建国一直也没想明白的是,两个人后来结婚了自己竟然也不知道,“因为他们连酒席也没得摆。”华儿在亲戚面前的话很少,经常出现其他亲戚都交谈甚欢而他却一言不发。

  夫妻俩刚开始住在镇子上,后来华儿曾有过一段在外面打工的经历,到2002年的时候,夫妻俩开一个中巴车,男的开车、女的售票,但后来一场车祸改变了这个家庭。“当时我记得是下半年,那个中巴车好像遇到了什么车祸,徐蓉还有几个乘客都受伤了,因为付不起乘客的医疗费,华儿就跑道外面躲债去了。”王建国表示自己记得很清楚,因为华儿外出躲债那年,正好是2003年的上半年,“那时候到处都是非典,人心惶惶。”

  此后,华儿回镇子上的次数逐年减少,而有时候也是一年难得见一面。

  华儿后来和妻子徐蓉离了婚,但对于这个消息,王建国也是一脸的疑惑,“离了吗,我们具体也不晓得,可能离了吧。”

  王建国介绍,2002年,徐蓉租住在了在王建国的一处二层房子里,自此之后,徐蓉就一直住了下来,因为是亲戚,王建国只向徐蓉收取了很少的房租。对于侄女的具体情况,王建国夫妇也是模棱两可,“她好像是在茶园打工吧,好像是给人家做饭。”昨日,在徐蓉租住的房子前面,记者并没有见到徐蓉,王建国表示,“我也是好多天没见到她了,好像是警察陪着。 ”而对于华儿儿子的情况,王建国也表示,“小孩已经读初中了,长得挺高了呢。”

  去年8月他每天带前妻换药

  居住在徐蓉租赁房旁边的易婆婆,和徐蓉做了将近7年邻居。她说,这7年时间里能够见到徐蓉丈夫的次数屈指可数,通缉令上的那男人通常是年底回来十天半月,然后又是长期见不到人。对于丈夫常年在外,徐蓉在闲话家常时曾说:“丈夫是在远处打工。”

  徐蓉的另一位邻居李女士记得,周克华最后一次长时间待在家中是在去年7月至10月。

  李女士说,去年7月14日村里死了一个老人,从那天夜里后,原本只有母子在家的徐蓉家中多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但是徐蓉家有“进出随手关门”的习惯,她并未看到徐蓉家中的人。

  直到去年8月初徐蓉生病做手术,徐蓉家里的那个声音才走出屋子。那是一个黑黝黝的男子,和通缉犯周克华一模一样。“那男人还多有耐心的,每天都扶着徐蓉去医院换药。”

  但10月国庆节后,那个黑黝黝的男子不论是声音、还是人都再也没有出现。

上一页 1 2
展开更多
推荐信息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