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历史 导航

晚清当红女明星如何引发官场大案【照片】

编辑:小男2012-08-05 11:49:32

晚清当红女明星如何引发官场大案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岁次丁未,在晚清朝廷中发生史家所称的“丁未政潮”。那是以袁世凯、奕劻、端方等人为一伙的“袁党”,及以瞿鸿禨、岑春煊、林绍年等人为首的“瞿党”,两党为了争权固宠,进行了明枪暗箭、势不两立的政治斗争。结果身为协办大学士、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的瞿鸿禨被逐出朝廷,袁世凯、张之洞入值军机,农工商部尚书载振被迫辞职,牵连到尚未上任的两广总督岑春煊也被免职。

    “丁未政潮”的起因,其导火线却是出在一歌伶杨翠喜身上。

    杨翠喜京津享盛名

    据《菊影录》云:“杨翠喜者直隶通州人,幼以贫娄,鬻于陈姓,辗转之津门,遂坠乐籍,其假母曰杨李氏。翠喜善淫靡哀艳之曲,出其技,在侯家后协盛茶园演剧。尝一至哈尔滨,俄军官某梳栊之,时翠喜年十六矣。继返津,构香巢于河北,受大观园、天仙园之聘,声价重一时。”杨翠喜在天津、北京享盛名之时,约为光绪三十一二年之际,到了光绪三十三年因载振案而“上达天听”,据说慈禧太后私下问过李莲英:“这个小妮子有这样大的魔力能撼动朝局吗?”可惜当时没有人胆敢拿杨翠喜的小影给老佛爷看,否则她见了也会说“我见犹怜”呢。

    而已经成了当红明星的杨翠喜,更加受人追捧,身边自然不乏大把的追求者,年轻时的李叔同就是其中之一。李叔同的朋友姜丹书在《弘一法师小传》中就不讳言地说年少的李叔同“一腔牢骚忧愤,尽寄托于风情潇洒间,亦曾走马章台,斯磨金粉,与坤伶杨翠喜,葛郎金娃娃,名妓谢秋云以艺事相往还”。李叔同工诗、善画、善歌唱、懂音律,对于传统戏剧的改良,曾经付出过不少心力。他每天晚上都到杨翠喜唱戏的“天仙园”为杨翠喜捧场,散戏后便提着灯笼陪着杨翠喜回家。不只是为杨翠喜解说戏曲历史背景,更指导杨翠喜唱戏的身段和唱腔。对杨翠喜而言,李叔同是她亦师亦友的至交,李叔同也以为两人可以缔结鸳盟,共度一生。但后来他因奉母南迁上海,虽偶而北返,但为时甚暂。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他在上海因思念杨翠喜,还填了两阕《菩萨蛮》,可见李叔同的一往情深。

    段芝贵献歌伶获进身

    但当李叔同由上海回到天津后,换来的却是失望的悲凉,因为“佳人已属沙叱利,从此萧郎是路人”了。这时的杨翠喜早已经被段芝贵量珠聘去,送到北京孝敬载振小王爷去了。《菊影录》说杨翠喜,“后为富商王益孙、道员段芝贵所赏。会贝子载振奉节东省归,道出津沽,置酒高会,一见翠喜,颠倒不置。段方有求于贝子,乃托王益孙名,以万金购翠喜为使女,即车送之京,进之贝子,翠喜则年十九矣。”

    在光绪三十二年九月,朝廷命庆亲王奕劻之子、农工商部尚书载振与巡警部尚书徐世昌,赴东北查勘边务。归途路过天津,直隶总督袁世凯留二人暂住,以商议东三省设官事宜。庆亲王奕劻自光绪二十七年留守北京与李鸿章为和议大臣后,慈禧太后渐渐宠任他。荣禄去世后,奕劻继为军机领袖,大权在握,袁世凯则大为巴结他。奕劻为人庸劣而贪婪,袁世凯任直隶总督后,依时向他进献,出手很阔,奕劻大悦,袁世凯又和载振结为兄弟,从此关系更为密切。日俄战后,清廷鉴于东三省重要,于是有设东三省总督,下设奉天、吉林、黑龙江三巡抚之议。袁世凯曾向奕劻说:“王爷府中日用,大部分由直隶一省供应,王爷用世凯在直隶,就像王爷自己做总督。将来东三省改制,由王爷与世凯选派自己人去充当督抚,从此四省都在我们掌握中,王爷不怕财源枯竭了。”奕劻贪财,袁世凯投其所好,奕劻大喜,遂奉袁世凯为谋主,稳操朝政。

    当载振一行人至天津时,袁世凯特派段芝贵热诚款待,段芝贵善于交际趋奉,得袁世凯赏识,时以候补道任天津北段巡警总办,为袁之心腹。段芝贵对载振百般奉迎,招待唯恐不周。一日饮宴后,召梨园演戏,由杨翠喜唱《翠屏山》。翠喜登台之际,施展手段,倍极妖冶,博得满堂喝彩。载振本是倜傥风流的纨绔贵冑,见此佳丽,不禁意乱神迷,口为之伴唱,手为之拍板,全失钦差大臣的体统。剧终,段芝贵询问戏演得如何?载振却答非所问地说:“杨翠喜甚好!”段芝贵见状心领神会,即刻召杨翠喜进屋侍候。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