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导航

五旬老父为儿讨说法时死亡 尸检中毒身亡 多跟肋骨断裂

编辑:小男2017-04-14 09:34:44

  2年前,儿子曹某飞因为与某煤矿保安队发生冲突被打伤,受伤后,五旬老父就多次到煤矿讨说法,因为赔偿条件一直不能得到一致解决,今年1月4日,老父再次来到煤矿上交涉,却不曾想,这一去竟再也回不来了。为儿讨说法时死亡是怎么回事呢?尸检报告又有哪些蹊跷?

  今年1月4日,曹鹏飞的父亲曹文化带着家人又一次来到榆林金鸡滩煤矿,为儿子被该煤矿保安队员打伤一事讨个说法。曹文化在煤矿门外等候6个小时后,因身体不适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曹文化的死亡证明

曹文化的死亡证明

  4月13日,记者从曹鹏飞处了解到,曹文化的尸检报告已经印发给了家属,不过家属对于尸检报告的结果并不认可。

  “尸检报告显示我父亲肋骨骨折,心血未检出毒物,但是结果却是符合服毒死亡。”曹鹏飞表示,目前警方仍在调查此案,同时家人也聘请了律师,希望能还给父亲一个公道。

曹文化死亡原因的司法鉴定

曹文化死亡原因的司法鉴定

  为儿讨说法,却蹊跷死亡

  2015年,曹鹏飞和榆林市榆阳区金鸡滩煤矿的保安队员杜某发生冲突,曹鹏飞头部受伤,鉴定为轻微伤。榆阳公安分局金鸡滩派出所依法对杜某处以行政拘留。

  当事双方对于赔偿问题始终没有达成一致,曹家人曾多次到金鸡滩煤矿讨说法。

  2017年1月4日上午10点左右,曹文化带着妻子和父母再一次来到金鸡滩煤矿门口。

  华商报报道称,现场监控视频显示,1月4日上午10时40分左右,曹文化一行4人带着被子等物品出现在了煤矿门口,遭到煤矿保安的阻拦后,4个人或坐或站的在门口徘徊。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当天中午12点,曹文化躺到在地上,现场也集聚了十多名保安人员维持秩序。下午2点,由于有车辆进出煤矿,多名保安人员将曹文化抬出监控范围,随后曹文化又爬至煤矿门口。

  下午3点,曹文化的父亲给躺在地上的曹文化盖了一条被子。3点45分左右,煤矿保安人员发现曹文化出现发抖、抽搐的现象,于是赶忙报了警。4点15分,金鸡滩派出所民警赶至现场,联系120将曹文化拉至榆阳区人民医院进行抢救,不幸的是曹文化抢救无效死亡。

  记者了解到,整个事件的过程中,监控视频没有记录到曹文化与煤矿保安发生过激烈的肢体接触,只是曹某的妻子情绪比较激动,与保安发生过推搡。

  记者从榆阳区人民医院为曹文化开出的死亡通知书上了解到,曹文化的死亡时间为1月4日下午6点06分,死亡诊断为昏迷,原因待查。同时,医院建议家属在死者死亡48小时内进行尸检。

  对于事发的经过,曹鹏飞向记者表示,自己当时并不在场,所以具体什么原因导致父亲死亡并不清楚。“我父亲今年50岁,平时身体很健康,所以对于死因,我感到很蹊跷。”

  事情发生以后,金鸡滩派出所一名民警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经法医检查,曹文化的身上没有发现外伤,死因需尸检才能确定。

曹文化死亡原因的司法鉴定

曹文化死亡原因的司法鉴定

  死者心血中未检出常见毒物,却符合农药中毒死亡的原因

  记者从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编号为西交司法鉴定中心【2017】病鉴字第13号的法医病理司法鉴定意见书上了解到,榆林市公安局榆阳分局在1月21日委托该鉴定中心对曹文化死因进行了鉴定。

  在检验过程中,鉴定中心发现曹文化身体左侧肋骨有4根骨折,右侧肋骨有5根骨折,其骨折处可见肋间肌出血。

  除此之外,关于曹文化的毒物和药物分析显示,送检的材料中未检测出安眠镇静药物、杀虫剂及杀鼠药毒鼠强。从死者心血中未检出常见毒物。

曹文化死亡原因的司法鉴定

曹文化死亡原因的司法鉴定

  不过,鉴定结果却显示,曹文化死亡符合呋喃丹中毒所致。

  记者了解到,呋喃丹时氨基甲酸酯类杀虫剂,是高毒农药,主要抑制体内胆碱酯酶活性,使乙酰胆碱在组织中蓄积而引发中毒。其中毒表现为流泪、呕吐、瞳孔缩小及肌束震颤等。

  鉴定意见书的分析说明指出,呋喃丹在体内具有代谢与排泄迅速的特点,加之曹文化生前有抢救史,故血液中未检测出呋喃丹。不过曹文化患有冠心病,中毒后,剧烈呕吐及胆碱能神经兴奋可加重心脏负担,加速曹文化死亡过程,为死亡的辅助原因。

  鉴定意见书还提到,鉴定结果还结合了临床表现以及现场提取物的检测,分析认为曹文化死亡符合呋喃丹中毒。

  关于鉴定意见书提到的现场提取物检测结果,来自于榆林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提供的一份毒物检验报告,显示在案发现场,警方提取的塑料袋内粉末,矿泉水瓶1个以及不明液体浸渍后的沙土中均检出呋喃丹成分。

曹文化死亡原因的司法鉴定

曹文化死亡原因的司法鉴定

  鉴定意见书称,多发肋骨骨折伴肋间肌出血,为间接外力所致,其特点符合抢救过程所致,与死亡无关。

  对于这样的鉴定结果,曹鹏飞表示自己很难接受。“我不认可尸检报告的说法,因为就是个经济纠纷,不至于以命相博呀。现在我们家里也请了律师,要为父亲讨回一个公道。”

  4月13日上午,记者与榆林市公安局榆阳分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不过因为案件正在由警方调查,该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同时,记者从国内某司法鉴定机构的相关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对于家属不认可鉴定结果的情况,家属可以要求鉴定机构出具相关的情况说明,以此印证鉴定结果的真实性。

  “最近将向警方提供律师的意见书,要求警方对曹文化体内没有检测出呋喃丹残留的说明,以及肋骨骨折为什么会断了9根,这些都需要一个说法。”曹鹏飞的代理律师余超向记者表示,对于鉴定意见书上出现的矛盾,需要警方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样才能还死者一个公道。

上一页 1 2
展开更多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