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导航

引狼入室 老两口好心招待留守少年不料被其捅杀死亡

编辑:小男2017-04-10 17:26:34

  留守儿童问题一直都作为社会的关注焦点,但是留守儿童犯罪案件却逐年增多。当日,年近八旬的李某夫妇盛上饭菜热情地招待了和自己孙子差不度大的留守少年张良。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引狼入室,酒足饭饱后的张良将罪恶的匕首捅向两位老人,事后张良被判处无期徒刑,于2016年11月开始在少管所服刑。

  宁静小镇惊现凶杀案

  “我爸妈被人杀了,你们快来啊!” 2015年11月24日清晨,湖北省天门市公安机关接到天门市彭市镇居民李成的报警电话,称自己的父母被人杀害在家中。

  彭市镇居民不多,作为天门市治安先进城镇,小镇上平时连小偷小摸都很少,如今却惊现命案,年近八旬的李某和张某夫妇,竟被人残忍地杀害在了自己家中,这让小镇上的居民都难以置信。

留守少年杀人

留守少年杀人

  和平日里一样,李成这天来给两老送早点。在门口喊了几声无人应答,李成感到非常奇怪,这个点,两老怎么会不在家?进屋后,略显凌乱的景象让他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隐隐飘来的血腥味更是加重了李成的担心和焦虑。他接连查看每个房间,等到了后院,一下子清晰起来的血迹让李成彻底慌了神,沿着若隐若现的痕迹,李成在后院堆砌的草垛下,发现了父母的尸体。此时,李成只觉得天昏地转,颤抖着掏出手机,向公安机关报了警。

  经过公安机关的现场勘查,初步还原了案发时的整个经过,受害人李某和张某死于窒息,但面部都毁损严重。经过分析,凶手曾用类似匕首的小型刀具多次刺伤受害人的面部。公安机关初步怀疑凶手与死者之间存在比较激烈的矛盾,才会采取如此残忍的手段行凶。

血案现场

血案现场

  “两老平日对人都和和气气的,挺古道热肠的,爱帮人,没听说和谁结过冤。”在警察安抚下,稍微平静一些的李成回答着警察的询问。“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也不太清楚有没有贵重物品不见了。但就算是抢劫,有多大的仇,要把我妈的脸桶成那样!”说到这里,李成情绪又激动了起来。“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把凶手给抓住啊,一定要啊!”

  好意招待却引狼入室

  急促的警笛声划破了校园的宁静。看着眼前还不满16周岁的犯罪嫌疑人,办案人员都不敢相信,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害了两位老人的,竟是这么个看上去老实本分的孩子。

  就读于天门市中学高一年级的张良出生于2000年。2015年11月20日至22日,根据统一安排,天门市中学放假三天,学生应在22日晚上六点半之前返校上自习。张良借口不舒服,让爷爷向学校请假,并未于22日返校上自习。23日早上,张良跟爷爷说去上学,离开家在横林镇购买了折叠刀一把、手套一副,从横林镇乘车来到天门市城区,又从城区乘车来到凶案发生的彭市镇。

好心招待

好心招待

  “奶奶好,我是天门市中学的学生,钱包丢了,能不能给些吃的东西。”当天下午5点左右,张良在彭市镇街道上转悠时,发现李某和张某家门没有锁上,便进屋与张某交流,趁机观察屋里情况。

  听说张良因为钱包遗失,而且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张老太立马邀请张良在自己家中吃饭。不久,李某外出回到家,三人一起吃了晚饭。吃过饭,老两口送张良离开时,还专门叮嘱张良要好好读书,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再把钱包遗落了。

  “奇怪了,孙子不是说今天已经上课了吗,怎么这娃不在学校呢?”“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吧。”躲在房子后门附近厕所伺机准备盗窃的张良偷听到老两口在议论自己。这时,张老太打开后门准备上厕所,看到躲在里面的张良,还来不及说话,便遭到张良刺来的一刀。张良用购买来的折叠刀朝张老太的头部乱刺,站在院内的李大爷听见妻子的惨叫声,冲了出来。张良看到李大爷后舍弃张老太用刀朝李大爷头部刺去,听到张老太嘴里不停喊叫,又返回朝张老太脸上刺。张良发现李大爷还在呻吟,便进屋在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对着他乱砍一通,还找来绳子,勒在李大爷脖子上,直至他不再出声。

偷走零钱

偷走零钱

  李某和张某夫妇倒在血泊中,张良翻遍了李某衣服的口袋,只有一些零钱。张良将两具尸体拖拽到后院的草垛旁,用谷草盖住,清理完犯罪现场,又进屋翻找了各个房间,总共搜到900多元。将移动过的物品还原后,张良从李某家前大门离开了。

  青春期两年未见父母

  “这本是一起不该发生的悲剧。”该案一审承办法官肖志祥说,“家庭亲情关怀的缺失、校园教育管理的漏洞、社会不良信息的引诱,导致了这起悲剧的发生。”

  张良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中,为了改善生活,爸妈在张良出生后就外出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在张良的记忆中,对爸妈的记忆很模糊,直至案发前,张良已经有两年多没有见到自己的爸妈了。

  长期分开生活,让张良对父母的感情非常淡薄,几乎也没有什么交流。法庭上,面对儿子犯下的恶行,张良的父亲张毅在被告人代理人席上痛哭流涕,泣不成声,而张良却一脸的冷漠,一言不发。

审问罪犯

审问罪犯

  “在与张良的交谈中,我们发现,张良长期与父母分居两地,一年难得见上一面,为节省电话费,张良的父母基本每周和张良通一次电话,张良和他的父母感情很浅。”肖志祥法官说道。“上学后,张良遇到事情,也不喜欢和家里说。”

  从小与父母的分离,让处在成长发育关键期的张良缺少了起码的与父母交流的机会,无法享受到父母在思想认识及价值观念上的引导和帮助,成长中缺少了父母情感上的关心和呵护,产生了认识、价值上的偏离和个性、心理发展的异常。同时,由爷爷奶奶带大这种隔代亲的教育方式,也使得爷爷奶奶对张良在生活、学习过程中遇到的困惑了解不清楚,或是了解了也难以提出比较可行的解决方法。

  缺乏必要的情感宣泄途径的张良,又恰好身处天门这座经济并不发达的城市,读书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刻苦读书、考取高分、读好大学,这在天门是一个普遍的认识。特别是高中学习,所有的时间都在为高考做着准备。老师们疲于应对繁重的教学压力,学生们疲于应付沉重的学习压力。

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

  张良在学校的成绩中等偏下,属于最容易被老师们忽视的群体。因为性格偏外向,对于老师布置的作业也基本能够按要求完成,在老师们的印象里,属于那种比较听话,但成绩不理想的学生,平时关注度不是很高。

  “张良与其他同学相处比较和善,在班上担任劳动委员,帮助老师和同学时比较积极,对于学习,不是很积极主动,喜欢的科目就认真听讲,不喜欢的科目就选择睡觉或者看课外书籍;在对待学校规章制度上,张良属于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学生,抽烟比较多,但从不打架,旷课。”在接受警察询问时,张良的班主任是这样评价他的。

  正是因为对像张良这样学生容易忽视,所以老师和学校的领导并不清楚,张良读书期间,因为留守儿童的身份,曾被嘲笑没有父母,遭受过欺辱。为了获得他人的认可,他一方面被高年级的同学欺负,另一方面又主动向他们靠近,在被高年级同学强迫卖烟时,也没有及时向长辈或者老师说明情况,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上一页 1 2
展开更多
相关阅读
热门视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