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历史 导航

打油诗的前世今生

编辑:小男2012-07-13 17:08:49

    打油诗是中唐时期南阳一个秀才张打油创造的诗体。那厮虽然熟通诗法,但天生反骨,勇于创新,并不热衷于当时盛行的格律诗,反而爱上了街头巷尾、乡村田间的俚歌,从收集到创作,非常投入。随着时间推移,张打油肚子里的俚歌日积月累,越来越多,创作灵感也愈发敏锐,据传能指什么吟什么,出口成章。

打油诗的前世今生

    他的成名据说与张贴小广告有关,有一天他用木炭在墙上写了一首诗:

    六出飘飘下九霄,

    街前街后尽琼瑶。

    有朝一日天晴了,

    拿扫帚的拿扫帚,

    拿铁锹的拿铁锹。

    不料被城管拿住,以毁坏市容罪拿去见官。秀才说我是知识分子,受过高等教育,怎么能写这么俗气的诗啊。县官就让他以当时的政治形势为题写一首雅诗。这个鸟人端得厉害,张口就来:“十万天兵下南阳。”大家一听很雅啊!但他接着写道:

    十万天兵下南阳

    也无救援也无粮

    有朝一日城破了

    哭爹的哭爹

    哭娘的哭娘

    把个县官看的哭笑不得。于是,他就这样出名了。

    列位,休看张打油的这种诗貌似格律不对、对仗不讲、内容低俗、不求炼字,不登大雅之堂。但细细推敲,仍不失去诗之根本,也是属于旧体诗的一种,正名应叫“俳谐体诗”。其特点是内容和词句通俗诙谐,不拘于平仄格律,但一般地要求押韵。

    后来,很多文人墨客都取其幽默的特点开始写打油诗了,连现代大学者胡适,也写过一首“打油诗”赠给外号“杨大鼻子”的好友杨杏佛:

    鼻子人人有,

    惟君大得凶。

    直悬一宝塔,

    倒挂两烟囱。      

    由此可见,打油诗也是受大诗人、大才子欢迎的。究其原因,打油诗的个性突出是其中之一,而万变不离其宗,打油诗体并未偏离古体诗轨道更是主要原因。

    那么,是不是随意写出几句押韵的话就是打油诗了呢?非也!打油诗的特点就是诙谐,而达到诙谐二字,则须要懂得古体诗之章法。古体诗的章法不外四个字:起承转合。其中这个“转”字,就是要起到相声里的包袱作用。

    古体诗讲究诗味,没有诗味就不叫诗。我认为其语言可以白,但不能直,过直有伤蕴藉,失去诗之味道。现在有人以为打油诗好写,所以张口就来,没有转折,没有包袱,直白如水,味同嚼蜡,充其量不过是顺口溜罢了,绝然不敢称做是“打油诗”。

    张打油的打油诗是比古体诗更前卫、更自然,就像绘画里的漫画,书法里的草书一样,貌似很乱,其实最尊章法。没有工笔的基础画不好漫画,不会楷书难以写好草书。列位油友要想打好油,非得练好古体诗不可。

精彩推荐
取消